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為便雅憫人娶妻

士師記
21:1-25
士師記 21:25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師記21:1-25 以色列人在米斯巴曾起誓說:「我們都不將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以色列人來到伯特利,坐在神面前直到晚上,放聲痛哭,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啊,為何以色列中有這樣缺了一支派的事呢?」次日清早,百姓起來,在那裡築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以色列人彼此問說:「以色列各支派中,誰沒有同會眾上到耶和華面前來呢?」先是以色列人起過大誓說,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的,必將他治死。以色列人為他們的弟兄便雅憫後悔,說:「如今以色列中絕了一個支派了!我們既在耶和華面前起誓說,必不將我們的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現在我們當怎樣辦理,使他們剩下的人有妻呢?」

又彼此問說:「以色列支派中誰沒有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呢?」他們就查出基列雅比沒有一人進營到會眾那裡, 因為百姓被數的時候,沒有一個基列雅比人在那裡。會眾就打發一萬二千大勇士,吩咐他們說:「你們去用刀將基列雅比人連婦女帶孩子都擊殺了。所當行的就是這樣,要將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盡行殺戮。」他們在基列雅比人中,遇見了四百個未嫁的處女,就帶到迦南地的示羅營裡。

全會眾打發人到臨門磐的便雅憫人那裡,向他們說和睦的話。當時便雅憫人回來了,以色列人就把所存活基列雅比的女子給他們為妻,還是不夠。百姓為便雅憫人後悔,因為耶和華使以色列人缺了一個支派。

會中的長老說:「便雅憫中的女子既然除滅了,我們當怎樣辦理,使那餘剩的人有妻呢?」又說:「便雅憫逃脫的人當有地業,免得以色列中塗抹了一個支派。只是我們不能將自己的女兒給他們為妻,因為以色列人曾起誓說,有將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的,必受咒詛。」他們又說:「在利波拿以南,伯特利以北,在示劍大路以東的示羅,年年有耶和華的節期。」就吩咐便雅憫人說:「你們去,在葡萄園中埋伏。若看見示羅的女子出來跳舞,就從葡萄園出來,在示羅的女子中各搶一個為妻,回便雅憫地去。他們的父親或是弟兄若來與我們爭競,我們就說:『求你們看我們的情面,施恩給這些人,因我們在爭戰的時候沒有給他們留下女子為妻。這也不是你們將女子給他們的;若是你們給的,就算有罪。』」

於是便雅憫人照樣而行,按著他們的數目從跳舞的女子中搶去為妻,就回自己的地業去,又重修城邑居住。 當時以色列人離開那裡,各歸本支派、本宗族、本地業去了。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思考:

1.為何以色列人要為便雅憫人找妻子?

2.以色列人為何要殺雅比人?

在士師記的初期,以色列人還可以為了征討不法之人而同心敵愾;在底波拉時,有的支派各自營生,已經無法同心;到了參孫時,神只能用他單打獨鬥非利士人。在士師記裡,以色列人猶如一盤散沙,沒有王,因而各人任意而行。以色列人攻打便雅憫人時,正是亞倫的孫子,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做大祭司的時候,所以這場內戰應發生在士師記的早期。以色列人在米斯巴集合,如同一人去攻打便雅憫人,但是他們打勝仗之後,卻痛哭不止,為什麼?

打勝仗不是應該歡呼慶祝嗎?以色列人得勝了,但是他們很痛苦,因為這是一場內戰,是他們在懲治自己的弟兄。他們原本以為給他們下馬威,只要他們交出犯罪的人即可。沒想到便雅憫人不肯,因此他們就發動戰爭了。這些作法從人的眼光來看,似乎都理所當然,但是我們看到他們對自己處理的後果並不滿意,反而很心,因為死傷了太多人,都是自己人,便雅憫人幾乎都被他們殺光了。在人的意氣用事之下,以為理直氣壯,沒有想到後果竟是如此嚴重。

這就是人的本相,我們有時看到不法之事就怒氣填胸,立刻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往往兩敗俱傷。但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倘若我們可以在生氣時學會禱告,讓神來負責整件事,後果必然完全不一樣。有位姐妹作見證,有次有位同事對她很不客氣,她本想立即反擊。但是她立刻安靜下來,在心裡禱告,聖靈立刻給她一節經文:要愛你的仇敵。此時姐妹一抬頭,那位同事正好也在看她,姐妹衝她微微一笑。同事整個人都傻住了。可想而知,這位姐妹不但沒有豎敵,反而多了一個好朋友。當我們看不法之事時,都會有意氣之爭。我們很可能有道理,理都在我們這邊,但是我們解決事情的方法是否高明,那就不一定了。

以色列人集中在米斯巴時,他們發下了兩個大誓,一不把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二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的必治死。因為發了誓,就不能不執行,現在他們為便雅憫人傷心時,他們一定希望自己沒有發過那樣的誓言,把自己綁住了。這就是為何主教導我們不可隨便起誓(太5:33-37)。因為起誓通常是在缺乏理性、情緒不穩定時說的話,怎能不懊悔?

以色列人從米斯巴回到伯特利。伯特利的意思是“神的殿”或“神的家”,雅各去巴旦亞蘭時,曾在此夢見天梯,神向他顯現的地方。伯特利在基比亞以北約12公里。以色列人經過激烈的內戰之後,現在情緒已經平穩下來,發現便雅憫人只剩六百個男人,而且都躲起來了。他們開始懊悔自己做得過頭,以致於以色列中要少一個支派了,他們必須彌補這個過錯。同時,他們想到曾經起的另一個大誓:“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的,必將他治死”。

他們一查,發現基列雅比人沒有出來。基列雅比人是瑪拿西的的後裔,與便雅憫人有比較近的血緣關係,他們都是拉結的後裔。所以他們又出兵殺基列雅比人,只留下他們的處女,給便雅憫人為妻。在這裡作者說:“百姓為便雅憫人後悔,因為耶和華使以色列人缺了一個支派”。這句話是有欠公平的,因為以色列人並沒有先求問神應該怎樣處理這件事,只是集合了要打戰後,才問誰該先上去。所以在前兩次,他們憑著自己的血氣去打就打敗了,直到他們謙卑在神面前,神就教他們戰略了。但是他們一打起仗來已經忘了打仗的目的是警戒,反而到最後“又轉到便雅憫地,將各城的人和牲畜並一切所遇見的,都用刀殺盡,又放火燒了一切城邑”。殃及無辜。

太多的戰爭以神為藉口,其實是因為人的自我中心太強,只憑血氣和衝動行事,不肯安靜等候神的帶領,卻又把罪名往神的頭上扣。人,應該學會擔當自己做惡的結果,承擔自己莽撞的責任。

以色列人後悔了,就去臨磐石那裡跟那躲起來的六百個便雅憫人說好話。他們回來了,就把基列雅比的處女分給他們為妻,便還缺少兩百個。因為以色列人不能把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所以便雅憫人必須用搶的,這樣起誓的咒詛就不會落在他們的頭上。所以就在示羅有耶和華的節期時,示羅的女子若出來跳舞,他們就可以各自搶一個回去為妻。以色列人自己做王的後果,就像剪一塊布去補一個大洞,結果越補洞越大,只好又剪另外的布去遮又破了的大洞。

沒有神的人生,就是不斷在修補的人生。因為一直無法把洞(過犯)補好。補了一個,另一個洞又出來了。總是縫縫補補地在過日子,好不痛苦。便雅憫人有了妻子就回他們的本地,重修城邑居住;其他以色列人也離開那裡,各歸本支派、本宗族、本地業去了。但是事情真的解決了嗎?沒有解決,因為作者的總結是:“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