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但族遣人覓地

士師記
18:1-31
士師記 18:31 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

士師記18:1-31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但支派的人仍是尋地居住,因為到那日子,他們還沒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為業。但人從瑣拉和以實陶打發本族中的五個勇士,去仔細窺探那地,吩咐他們說:「你們去窺探那地。」他們來到以法蓮山地,進了米迦的住宅,就在那裡住宿。他們臨近米迦的住宅,聽出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來,就進去問他說:「誰領你到這裡來?你在這裡做什麼?你在這裡得什麼?」他回答說:「米迦待我如此如此,請我做祭司。」他們對他說:「請你求問神,使我們知道所行的道路通達不通達。」祭司對他們說:「你們可以平平安安地去,你們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華面前的。」

五人就走了,來到拉億,見那裡的民安居無慮,如同西頓人安居一樣。在那地沒有人掌權擾亂他們,他們離西頓人也遠,與別人沒有來往。五人回到瑣拉和以實陶,見他們的弟兄。弟兄問他們說:「你們有什麼話?」他們回答說:「起來,我們上去攻擊他們吧!我們已經窺探那地,見那地甚好。你們為何靜坐不動呢?要急速前往得那地為業,不可遲延。你們到了那裡,必看見安居無慮的民,地也寬闊。神已將那地交在你們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無所缺。」於是但族中的六百人,各帶兵器,從瑣拉和以實陶前往,上到猶大的基列耶琳,在基列耶琳後邊安營。因此那地方名叫瑪哈尼但,直到今日。 他們從那裡往以法蓮山地去,來到米迦的住宅。

從前窺探拉億地的五個人對他們的弟兄說:「這宅子裡有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並雕刻的像與鑄成的像,你們知道嗎?現在你們要想一想當怎樣行。」五人就進入米迦的住宅,到了那少年利未人的房內問他好。 16 那六百但人各帶兵器,站在門口。窺探地的五個人走進去,將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並鑄成的像都拿了去;祭司和帶兵器的六百人,一同站在門口。 那五個人進入米迦的住宅,拿出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並鑄成的像,祭司就問他們說:「你們做什麼呢?」他們回答說:「不要作聲,用手摀口,跟我們去吧。我們必以你為父,為祭司。你做一家的祭司好呢,還是做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祭司心裡喜悅,便拿著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並雕刻的像,進入他們中間。

他們就轉身離開那裡,妻子、兒女、牲畜、財物都在前頭。離米迦的住宅已遠,米迦的近鄰都聚集來,追趕但人,呼叫但人。但人回頭問米迦說:「你聚集這許多人來做什麼呢?」米迦說:「你們將我所做的神像和祭司都帶了去,我還有所剩的嗎?怎麼還問我說做什麼呢?」但人對米迦說:「你不要使我們聽見你的聲音,恐怕有性暴的人攻擊你,以致你和你的全家盡都喪命。」  但人還是走他們的路。米迦見他們的勢力比自己強盛,就轉身回家去了。

但人將米迦所做的神像和他的祭司都帶到拉億,見安居無慮的民,就用刀殺了那民,又放火燒了那城。並無人搭救,因為離西頓遠,他們又與別人沒有來往;城在平原,那平原靠近伯利合。但人又在那裡修城居住,照著他們始祖以色列之子但的名字,給那城起名叫但,原先那城名叫拉億。但人就為自己設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孫子、革舜的兒子約拿單和他的子孫做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

思考:

1.米迦的祭司和神像的下場如何?

2.但人為何攻擊拉億?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這句話在士師記中一共出現了四次(17:6/18:1/19:1/21:25),表示作者在寫此書時,以色列中已經有王治理。所以他認為,以色列人的問題,是因為以色列中沒有王的原因。其實“王”只是領導者的代名詞,但是以色列人想的並不是這樣,他們渴望的是像外邦人一樣有個耀武揚威的王,使人產生敬畏的王。因為摩西、約書亞和一些士師,其實都起了很好的帶領作用,使他們遠離偶像,敬拜耶和華,在許多方面蒙福。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以色列人一直沒有找出他們得罪神和失敗的根源。

在約書亞為以色列人分地時,但支派似乎沒有像其他支派那樣,得到又大又美的地界。他們分到了十七個城邑,散住在迦南各地(地圖上有紅點的便是但人原分得的城)。在士師記第一章34 節說:“亞摩利人強逼但人住在山地,不容他們下到平原”,加上在參孫做士師前後受到非利士人的壓迫,所以但支派的人一直在為尋找一個可以定居的地方而努力。從約書亞死後到參孫做士師的時期結束,可以算出的大約是410年,當然其中有一些年數是我們無法統計的,因為作者沒有把它們列出來。但支派找到拉億定居是否是在參孫死後,因為無法抵抗非利士人,所以更積極地尋找長久的定居之地呢?因為參孫被耶和華的靈感動時,但的軍營或者說但的營地,尚在瑪哈尼但,瑣拉和以實陶之間。

作者也點出米迦所邀請作為祭司的利未人,原來是“摩西的孫子、革舜的兒子約拿單和他的子孫”。所以摩西的子孫做但支派的祭司,並且設立(敬拜)米迦所雕刻的像,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這“遭擄掠的日子”有三種說法,一是指在祭司以利執政的末期,他的兒子們帶著約櫃去迎戰非利士人,結果約被非利士人搶去,示羅的會幕形同虛設。二是指掃羅死後,大衛尚未作王之時,以色列人在迦南的地大部份都被非利士人佔據了。三是指列王記下,北國以色列被亞述人毀滅的時候。但是士師記的作者很可能是撒母耳,他在掃羅被殺之前去世,也不知道北國以色列滅亡之事,所以第一種解釋比較有可能。在撒母耳記一章時,約櫃和會幕都還在示羅,非利士人送還約櫃之後,約櫃就留在基列耶琳至少有廿年。

假如摩西的子孫都那樣糊里糊塗的作起祭司來,那更別說普通的以色列人了。因為按照神的分配,只有亞倫的子孫才可做祭司,摩西的子孫是負責管理會幕工作,是不能當祭司的。不過可能因為糊口困難,以色列人若不敬拜神,不奉獻十分之一,就沒有人供養利未人,所以有這個好機會,在米迦的家裡做祭司,何樂不為?

但支派的人從瑣拉和以實陶派了五個勇士去仔細窺探那地,那麼巧合,正好住到了米迦的家裡。他們聽出那利未人的口音,就跟他問了個詳細,知道他是利未人,便請他向神求問前途。這個利未人給了他們一個祝福的回答。那五個人去看了拉億之後,便找了同族的人上去佔領那地。佔領之後,便想起米迦的祭司曾經給他們的祝福。於是不但搶走了祭司,連米迦的神像和以弗得通通帶走。並且出語恐嚇米迦,使他不敢再追趕。

從但支派和米迦的作法,我們可以看出他們都希望得到耶和華神的帶領,但是他們在別的地方找不到,所以看到這個利未人和米迦做的神像和以弗得,就覺得非常寶貴,以這個利未人為他們的精神領袖。這就是主耶穌講的一種情況: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已路。我們希望得到心靈的飽足和帶領,但是我們不知道去哪裡尋求?好像落海的人看到有一根草,都會去抓住,希望能得以救命。這就是信仰於人之重要,我們都需要神的帶領和保守,但是怎樣才能找對一個真的神去信靠祂,這就是人要面對的問題。你怎樣才能知道自己所信的是對的?

原住在拉億,安居無慮的民,平白遭到滅族之禍,實在可憐。在那個弱肉強食的世代,這種事似乎很平常,其實在現在也依然有這種事。好像恐怖份子伊斯蘭國到處肆虐,有誰能夠去救那些被他們殺害的人呢?但族為了他們的需要而殺掉拉億的原住民,為了他們的需要而搶走了米迦的祭司和神像。在“需要”面前,人總是想出各種方法來滿足自己,把道德踩在腳下,把原則丟到背後,這就是人類的歷史。我們怎能不相信,在神面前,我們都是罪人呢?為了一己之需,一己之慾望,有多少人巧取橫奪,且認為理所當然!

根據鍾鵬章牧師提出的考古學資料,拉億(Laish) 就是現在的 Tell el-Qadi,在約但河的源頭附近。他說,從考古的斷層分析,可以肯定在主前 1190 - 1180,這個城市被毀,猶如士師記17-18章和約書亞記19章47 節所描述的:“但人的地界越過原得的地界,因為但人上去攻取利善,用刀擊殺城中的人,得了那城,住在其中,以他們先祖但的名將利善改名為但”。然後主前十一世紀中葉(約 1060年),當非利士人在示羅(耶路撒冷以北約 18哩)毀掉祭壇時(撒上4:1 – 11),他們也上來攻擊拉億;後來但人再重建拉億,直到王國時期。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