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米迦立像

士師記
17:1-13
士師記 17:6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師記17:1-13 以法蓮山地有一個人名叫米迦。他對母親說:「你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被人拿去,你因此咒詛,並且告訴了我。看哪,這銀子在我這裡,是我拿去了。」他母親說:「我兒啊,願耶和華賜福於你!」米迦就把這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還他母親。他母親說:「我分出這銀子來為你獻給耶和華,好雕刻一個像,鑄成一個像。現在我還是交給你。」米迦將銀子還他母親,他母親將二百舍客勒銀子交給銀匠,雕刻一個像,鑄成一個像,安置在米迦的屋內。這米迦有了神堂,又製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分派他一個兒子做祭司。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猶大伯利恆有一個少年人,是猶大族的利未人,他在那裡寄居。 這人離開猶大伯利恆城,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行路的時候,到了以法蓮山地,走到米迦的家。 米迦問他說:「你從哪裡來?」他回答說:「從猶大伯利恆來。我是利未人,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 米迦說:「你可以住在我這裡,我以你為父,為祭司。我每年給你十舍客勒銀子,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利未人就進了他的家。利未人情願與那人同住,那人看這少年人如自己的兒子一樣。 米迦分派這少年的利未人做祭司,他就住在米迦的家裡。米迦說:「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於我,因我有一個利未人做祭司。」

思考:

1.米迦的母親為何要改咒詛為祝福?

2.在這章裡,你可以找到有幾件事是各人任意而行的?

雖然士師記裡參孫是最後一個士師,但是真正最後的一個士師是撒母耳。在士師記裡最後幾章都是描寫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的幾個例子,讓我們明白在一個心中沒有王的社會裡,會產生的奇怪現象和許多悲劇。第一個例子說到有一個叫做米迦的人的家中所發生的事情。有一天,米迦的母親丟了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迦母(簡稱)非常生氣,可能大罵小偷無恥無道,又咒詛他絕子絕孫的。假如你丟了那麼多錢,你會怎樣罵小偷,你想得到的,她可能都罵出來了。

沒想到偷她錢的小偷聽到了,這個小偷天天聽她罵和咒詛,越聽越不是滋味,更深怕那咒詛在自己身上應驗。於是他自首了。迦母沒想到偷錢的是自己的兒子,立刻改口:“我兒啊,願耶和華賜福於你!”多麼希望能收回那些咒詛的話啊!怎能讓那些咒詛落到至愛的兒子身上呢?只好求神賜福,希望可以蓋過那些咒詛。別人偷錢該死,自己兒子偷錢罵兩聲也夠了。這就是人的標準,別人做錯事,就要下十八層地獄,若是自己人,陪個不是就可以了。

為了消除自己的咒詛,迦母就想為兒子雕個神像,她以為這樣可以討耶和華神的高興。她雖然知道耶和華神,對於律法卻一無所知。以為雕像當作神來拜,就是在敬拜耶和華了,卻沒想到她的作法正好與神的教導相悖,她做了神最討厭的事。我們會不會這樣呢?有時憑著一股熱心,要為神做這個做那個,卻沒想到反而得罪神。

真正敬拜耶和華神,不是為祂做什麼,而是做祂要我們做的,說祂要我們說的,像耶穌一樣,順服至死。耶穌說:“因為我從天上降下來,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來者的意思行(約6:38)”。又說:“因為我沒有憑著自己講,唯有差我來的父已經給我命令,叫我說什麼、講什麼(約12:49)”。“你們舉起人子以後,必知道我是基督,並且知道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做的(約8:28)。”這就是敬拜和事奉神的原則。不是看我們的意思,乃是看神的意思。祂就是我們心中的王。假如我們心中有王,有耶和華神,我們就會順服王的帶領。

以色列人心中沒有王,自己做王,所以自己在做什麼,自己都不曉得,得罪了神也不知道。在這裡我們看到基甸留下的遺禍,米迦有了神像,又製造以弗得,這以弗得就是基甸做給以色列人拜的,所以他們也不知道那是壞事。米迦自己分派他一個兒子做祭司。好像有的人把自己的孩子送去當和尚,為家裡求福。在人所設立的宗教如是,在神所立的信仰裡卻不能如此,因為神已經設立亞倫的後裔為祭司,其他人即使稱之為祭司,也不算是祭司。一片枉然的熱心。

猶大族的利未人,聽起來很奇怪吧,卥為在猶大地裡有利未人的,那些住在大利未人城裡的,就叫做猶大族的利未人,其實是指住在猶大地的利未人。在亂世時沒有人奉獻,所以很多利未人沒得吃,只好出去討生活。他來到了米迦的家。米迦可高興了,這個利未人好像從天而降,真是求之不得。他兒子是假祭司,現在來了個真正的利未人,當然讓利未人做祭司了。有的利未人想做祭司而不可得,現在有人要供他為祭司,何樂不為?反正敬拜獻祭的事,他也看過,依樣畫葫蘆不就得了?

米迦這時好開心,他覺得有一個利未人做祭司,就可以得到神的賜福了。你覺得這是神賜福的原則,是蒙福之道嗎?米迦的美夢像一個自己吹出來的泡泡,這個泡泡可以維持多久呢?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