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耶弗他許願

士師記
11:1-40
士師記 11:32 於是耶弗他往亞捫人那裡去,與他們爭戰。耶和華將他們交在他手中。

士師記11:1-40 基列人耶弗他是個大能的勇士,是妓女的兒子。耶弗他是基列所生的。 基列的妻也生了幾個兒子,他妻所生的兒子長大了,就趕逐耶弗他,說:「你不可在我們父家承受產業,因為你是妓女的兒子。」 耶弗他就逃避他的弟兄,去住在陀伯地,有些匪徒到他那裡聚集,與他一同出入。

過了些日子,亞捫人攻打以色列。亞捫人攻打以色列的時候,基列的長老到陀伯地去,要叫耶弗他回來, 對耶弗他說:「請你來做我們的元帥,我們好與亞捫人爭戰。」 耶弗他回答基列的長老說:「從前你們不是恨我,趕逐我出離父家嗎?現在你們遭遇急難為何到我這裡來呢?」 基列的長老回答耶弗他說:「現在我們到你這裡來,是要你同我們去,與亞捫人爭戰。你可以做基列一切居民的領袖。」 耶弗他對基列的長老說:「你們叫我回去,與亞捫人爭戰,耶和華把他交給我,我可以做你們的領袖嗎?」基列的長老回答耶弗他說:「有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做見證,我們必定照你的話行。」 於是耶弗他同基列的長老回去,百姓就立耶弗他做領袖,做元帥。耶弗他在米斯巴將自己的一切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

耶弗他打發使者去見亞捫人的王,說:「你與我有什麼相干,竟來到我國中攻打我呢?」亞捫人的王回答耶弗他的使者說:「因為以色列人從埃及上來的時候占據我的地,從亞嫩河到雅博河,直到約旦河。現在你要好好地將這地歸還吧!」耶弗他又打發使者去見亞捫人的王,對他說:「耶弗他如此說:『以色列人並沒有占據摩押地和亞捫人的地。以色列人從埃及上來乃是經過曠野到紅海,來到加低斯,就打發使者去見以東王,說:「求你容我從你的地經過。」以東王卻不應允。又照樣打發使者去見摩押王,他也不允准。以色列人就住在加低斯。他們又經過曠野,繞著以東和摩押地,從摩押地的東邊過來,在亞嫩河邊安營,並沒有入摩押的境內,因為亞嫩河是摩押的邊界。以色列人打發使者去見亞摩利王西宏,就是希實本的王,對他說:「求你容我們從你的地經過,往我們自己的地方去。」西宏卻不信服以色列人,不容他們經過他的境界,乃招聚他的眾民在雅雜安營,與以色列人爭戰。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將西宏和他的眾民都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以色列人就擊殺他們,得了亞摩利人的全地,從亞嫩河到雅博河,從曠野直到約旦河。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在他百姓以色列面前趕出亞摩利人,你竟要得他們的地嗎?你的神基抹所賜你的地,你不是得為業嗎?耶和華我們的神在我們面前所趕出的人,我們就得他的地。 難道你比摩押王西撥的兒子巴勒還強嗎?他曾與以色列人爭競,或是與他們爭戰嗎?以色列人住希實本和屬希實本的鄉村,亞羅珥和屬亞羅珥的鄉村,並沿亞嫩河的一切城邑,已經有三百年了。在這三百年之內,你們為什麼沒有取回這些地方呢?原來我沒有得罪你,你卻攻打我,惡待我。願審判人的耶和華今日在以色列人和亞捫人中間判斷是非!』」但亞捫人的王不肯聽耶弗他打發人說的話。

耶和華的靈降在耶弗他身上,他就經過基列和瑪拿西,來到基列的米斯巴,又從米斯巴來到亞捫人那裡。耶弗他就向耶和華許願,說:「你若將亞捫人交在我手中, 我從亞捫人那裡平平安安回來的時候,無論什麼人,先從我家門出來迎接我,就必歸你,我也必將他獻上為燔祭。」於是耶弗他往亞捫人那裡去,與他們爭戰。耶和華將他們交在他手中,他就大大殺敗他們,從亞羅珥到米匿,直到亞備勒基拉明,攻取了二十座城。這樣,亞捫人就被以色列人制伏了。

耶弗他回米斯巴到了自己的家,不料,他女兒拿著鼓跳舞出來迎接他,是他獨生的,此外無兒無女。耶弗他看見她,就撕裂衣服,說:「哀哉!我的女兒啊,你使我甚是愁苦,叫我作難了!因為我已經向耶和華開口許願,不能挽回。」 他女兒回答說:「父啊,你既向耶和華開口,就當照你口中所說的向我行,因耶和華已經在仇敵亞捫人身上為你報仇。」又對父親說:「有一件事求你允准,容我去兩個月,與同伴在山上,好哀哭我終為處女。」耶弗他說:「你去吧!」就容她去兩個月。她便和同伴去了,在山上為她終為處女哀哭。兩月已滿,她回到父親那裡,父親就照所許的願向她行了。女兒終身沒有親近男子。此後以色列中有個規矩,每年以色列的女子去為基列人耶弗他的女兒哀哭四天。

思考:

1.耶弗他為何住到陀伯地和匪徒們在一起?

2.耶弗他為何要許願?

從亞比米勒和耶弗他的出身,我們看到男人放縱情慾的後果,造成很多家庭裡悲傷的故事。亞比米勒是基甸在示劍娶的小妾,在基甸的家中根本不被重視,或者可以說根本不被承認,因為他和他的媽媽很可能都住在示劍,靠基甸每個月的供養。但是基甸有那麼多妻妾在家裡,又怎麼來得及去照顧他們母子?所以亞比米勒才會那麼盼望被重視,那麼盼望做領導,更狠心到把七十個兄弟殺掉,反正這些人從來就沒有把他看在眼裡。這個耶弗他也是可憐的孩子,因為是妓女的兒子,所以在家裡也不被承認,在要分產業時被趕出去。

假如他們的父親不到處拈花惹草,又怎麼會使這些兒子們從小就過著被人欺凌的日子,以致心理受到太多創傷,從而造成家庭的不幸呢?“基列人耶弗他是個大能的勇士,是妓女的兒子”,這句話道盡了耶他的悲傷。大能的勇士a mighty man of valor,是指他不只長得很威武,而且很有勇氣。這麼好的一個兒子,卻總被“妓女的兒子”這個稱號壓得死死的。不管他事情做得多好,人家都叫他是妓女的兒子,讓他一輩子抬不起頭。

Ron Archer 牧師也曾經是個妓女的兒子,照顧他的人經常虐待他、嘲笑他,他在十歲時痛不欲生,拿著母親的槍想自殺,卻因為不知怎樣打開保險桿而自殺不成。但是他一身殘疾,渾身是病,原以為人生就如此結束了。沒想到藉著有人把福音傳給他,現在他們一家人都成了傳道人,包括他的母親。“妓女的兒子”就註定了要過不幸的一生嗎?

耶弗他是大能的勇士,但是當他的兄弟們都成長後,怕他也來分家產,就夥同基列的長老,把耶弗他趕出去。耶弗他沒有地方去,只好去住陀伯地。陀伯地是一處荒涼的地方,在基列雅比東北約24公里,位於以色列國境外,與亞捫的北界遙遙相對。有一些沒有財產,為生計而被雇傭和訓練的窮人,他們窮困潦倒,都去投靠耶弗他。一般人稱他們為匪徒。有點像英國當年的綠林英雄羅賓漢和他的跟隨者。

當亞捫人來攻打以色列人時,基列的長老們一直在尋找一個領導他們抵抗亞捫人的領袖,但在基列居民中找不到一個這樣的人。這個人必須能在面臨危難時刻有能力和聲譽贏得部族的信心。他們想到了耶弗他。所以我們明白,耶弗他在族中的表現一定很好,使得家裡同父異母的兄弟們都非常嫉妒他,能夠眨低他的,就是他母親以前的工作。而耶弗他可能也因為母親地位低,所以力爭上游,要贏得眾人的尊敬。因此,家鄉一旦有危難時,眾人想到的不是別人,而是耶弗他出眾的能力。

耶弗他對基列長老提出的兩個反問很有意思:對第一個反問“從前你們不是恨我,趕逐我出離父家嗎?現在你們遭遇急難為何到我這裡來呢?”長老們的回答包含這樣的意思,“是的,我們承認以前沒有正確地對待你,但是現在我們要正確地對待你,以彌補從前的過失”。第二個反問“你們叫我回去,與亞捫人爭戰,耶和華把他交給我,我可以做你們的領袖嗎?”,長老們回答“有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做見證,我們不但請你做軍隊領袖,也請你做基列一切居民的領袖。” 一個長久被人看不起,卻不肯放棄自己,把自己交給神的人,神終於從灰塵中抬舉他。這就是信心,不管在怎樣無望的環境裡,都相信神的公義。

從耶弗他和亞捫人的談判裡,他一一指出亞捫人的理虧之處。耶弗他並不急著要交戰,他希望能以理服人,避免無謂的犧牲。他根據歷史一一道來,指出1. 以色列人並沒有占據摩押地和亞捫人的地,2. 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將西宏和他的眾民都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以色列人就擊殺他們,得了亞摩利人的全地,從亞嫩河到雅博河,從曠野直到約旦河。3, 以色列人住希實本和屬希實本的鄉村,亞羅珥和屬亞羅珥的鄉村,並沿亞嫩河的一切城邑,已經有三百年了。他下了一個總結:“原來我沒有得罪你,你卻攻打我,惡待我。願審判人的耶和華今日在以色列人和亞捫人中間判斷是非!”但亞捫人存心挑釁,豈肯認聽他的?

耶弗他倒也不怕開戰,因為他是一個相信耶和華神的領袖。當神的靈降在他身上時,他就巡行基列和瑪拿西直到米斯巴,去招兵買馬,準備迎戰。雖然他相信神,也不怕打仗。但是他心裡的自卑感,使他覺得這一仗無論如何不能輸,一輸就掃地,他再也沒有這樣好的機會可以重新站起來了。因此他向神許願:“無論什麼人,先從我家門出來迎接我,就必歸你,我也必將他獻上為燔祭。”神幫助耶弗他,他攻取了廿座城,亞捫人被制伏了。一切都非常圓滿。

當耶弗他高興地回家時,沒想到第一眼看到的,竟是他獨生的女兒從家門出來迎接他。這使他所有的快樂化為烏有。想想看耶弗他獻獨生女兒為燔祭時,何等痛苦;那麼耶和華神獻上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時,心情又如何?耶弗他愛他的獨生女兒,神豈不愛祂的獨生子?在這裡因為耶弗他的女兒明說是終生為處女,指的不是用火燒的燔祭,而是守獨身的祭,終生屬神。因為耶和華神是不喜悅把人燒為燔祭的神。耶弗他的故事提醒我們,不可隨便許願,若是許了願一定要還。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