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底波拉和巴拉之歌

士師記
5:1-31
士師記 5: 4 耶和華啊,你從西珥出來,由以東地行走,那時地震天漏,雲也落雨。

士師記 5:1-31那時,底波拉和亞比挪菴的兒子巴拉作歌,說:「因為以色列中有軍長率領,百姓也甘心犧牲自己,你們應當頌讚耶和華。君王啊,要聽!王子啊,要側耳而聽!我要向耶和華歌唱,我要歌頌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耶和華啊,你從西珥出來,由以東地行走,那時地震天漏,雲也落雨。 山見耶和華的面就震動,西奈山見耶和華以色列神的面也是如此。

「在亞拿之子珊迦的時候,又在雅億的日子,大道無人行走,都是繞道而行。以色列中的官長停職,直到我底波拉興起,等我興起做以色列的母。以色列人選擇新神,爭戰的事就臨到城門,那時,以色列四萬人中豈能見藤牌槍矛呢?我心傾向以色列的首領,他們在民中甘心犧牲自己。你們應當頌讚耶和華! 騎白驢的、坐繡花毯子的、行路的,你們都當傳揚。在遠離弓箭響聲打水之處,人必述說耶和華公義的作為,就是他治理以色列公義的作為。那時耶和華的民下到城門。

「底波拉啊,興起,興起!你當興起,興起,唱歌!亞比挪菴的兒子巴拉啊,你當奮興,擄掠你的敵人! 那時有餘剩的貴胄和百姓一同下來;耶和華降臨,為我攻擊勇士。有根本在亞瑪力人的地,從以法蓮下來的;便雅憫在民中跟隨你;有掌權的從瑪吉下來;有持杖檢點民數的從西布倫下來;以薩迦的首領與底波拉同來,以薩迦怎樣,巴拉也怎樣。眾人都跟隨巴拉衝下平原。在魯本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你為何坐在羊圈內聽群中吹笛的聲音呢?在魯本的溪水旁,有心中設大謀的。基列人安居在約旦河外。但人為何等在船上?亞設人在海口靜坐,在港口安居。 西布倫人是拼命敢死的,拿弗他利人在田野的高處也是如此。

「君王都來爭戰。那時迦南諸王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納爭戰,卻未得擄掠銀錢。星宿從天上爭戰,從其軌道攻擊西西拉。基順古河把敵人沖沒。我的靈啊,應當努力前行!那時壯馬馳驅,踢跳,奔騰。耶和華的使者說:『應當咒詛米羅斯,大大咒詛其中的居民,因為他們不來幫助耶和華,不來幫助耶和華攻擊勇士。』

願基尼人希百的妻雅億比眾婦人多得福氣,比住帳篷的婦人更蒙福祉!西西拉求水,雅億給他奶子,用寶貴的盤子給他奶油。雅億左手拿著帳篷的橛子,右手拿著匠人的錘子,擊打西西拉,打傷他的頭,把他的鬢角打破穿通。西西拉在她腳前曲身仆倒,在她腳前曲身倒臥;在哪裡曲身,就在哪裡死亡。

「西西拉的母親從窗戶裡往外觀看,從窗櫺中呼叫說:『他的戰車為何耽延不來呢?他的車輪為何行得慢呢?』聰明的宮女安慰她,她也自言自語地說:『他們莫非得財而分?每人得了一兩個女子。西西拉得了彩衣為擄物,得繡花的彩衣為掠物。這彩衣兩面繡花,乃是披在被擄之人頸項上的。』耶和華啊,願你的仇敵都這樣滅亡!願愛你的人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這樣,國中太平四十年。

思考:

1.在這首詩歌裡怎樣形容耶和華神?

2.有哪些支派不肯出來幫忙作戰?

在許多爭戰之後,每個民族都有不同的記錄方式。亞述人用浮雕,雕刻戰爭的戰況和得勝;以色列人則多用詩歌記錄當時的情形。這首詩歌是底波波和巴拉一起作的,但有的人把它稱為底波拉之歌。這首詩歌分成六段,每一段都有一個主題。第一段是讚美耶和華神,因為當神介入這場戰爭時,祂的威嚴無以倫比。那時“地震天漏,雲也落雨”,描寫當時戰爭時的天氣。這天氣和戰事大有關係,因為“地震”,以致基順古河漲溢,把敵軍沖没;因為“天漏”下雨,因此地上泥濘不堪,使敵人的九百輛鐵車在泥中動彈不得,以致夏瑣的大將軍西西拉最後不得不下車奔逃。神怎麼會怕鐵車呢?是以色列人怕,神一點都不怕。再多幾百輛,也讓它變成廢鐵一堆。

有一篇寫關於以色列的文章,說以色列的國土是沙漠,一年只下卅天雨,竟然成了農業大國。在今年被警告大旱將臨時,她毫無反應,反而勸人民不用省水。因為他們有四百座把海水變為能飲用的淡水工廠。他們還能設計人造雪賣給阿爾卑斯山,維持住他們的觀光經濟。以色列人的神給他們有智慧把沙漠變成綠野,也可以把別人引以為傲的前進武器變成一堆廢鐵。1948年以色列立國後,埃及、敘利亞和阿拉伯國家屢次趁其不備進攻,卻都被以色列反擊到領土被佔。以色列的領土雖看起來微不足道,卻有一個很強勢的神眷顧著他們。所以我們即使渺小,也有同一個最強勢的神眷顧著我們。這個最強勢的神卻以最卑微的方式來為我們的罪死,以無可比擬的愛來愛我們,我們怎能不降服?

在士師記的時代,以色列人的武器很落伍,或者說根本沒什麼武器,他們比迦南人還落伍,因為他們才剛剛脫離奴隸生涯,在曠野走了四十年,神沒有教他們怎樣做武器。他們剛剛進入迦南不久,在迦南人眼中其實是很像剛從“鄉下”出來的一群人。他們打過的仗,其實都是耶和華神替他們打的。但是他們在平安時就忘記神的恩典,驕傲自大起來遠離神,因此嚐到了離開神的滋味。

底波拉描述在珊迦的時代,以色列人被非利士人逼迫到不敢上大馬路,只能抄小路走。以色列的官長都停職,因為沒有能力,也沒有辦法防衛自己的地方。這樣悽慘的生活,原因就是以色列人選擇“新神”,去拜迦南的偶像。那時,以色列人見不得藤牌槍矛,因為那是敵人的藤牌槍矛,不是他們的,以色列人根本沒有能力應戰。這就是人的本相,離開了神,我們什麼也不是。地位再高,學識再豐富,錢賺得再多,到最後也是黃土一封,不再被人記念。來匆匆,去匆匆,最後了無形蹤。

但是當底波拉和巴拉一起起來率領以色列人時,神就祝福他們,使他們的敵人潰敗。原來以為必勝的夏瑣王輸得莫名其妙,以色列人都還沒開打,他們的鐵車已經都動不了。地震河嘯加上天雨,他們被困在鐵車裡,一跑出來就變成過街的老鼠,被以色列人追著打;可是困在車裡動彈不得,又有被溺之虞。他們所倚靠的,成了他們的網羅。而底波拉所倚靠的神,卻讓以色列人越戰越猛。西西拉的母親還在痴痴地等兒子回來,以為他得了彩衣在分擄物,卻沒想到她的兒子竟然喪生在一個女人手中。

在這場戰事中,底波拉和巴拉詢問魯本支派為何在心中籌謀做大事,卻不來幫忙打仗?反而坐在羊圈中志得意滿的聽吹笛,只顧自己的生活安逸,不理會其他支派的苦戰?基列人、但人和亞設人都只顧自己的安居,全然不顧弟兄的死活!唯有以法蓮、便雅憫、西布倫、以薩迦和拿弗他利等支派,在這場戰事中立了大功。這也是人的弱點,一旦安定下來,就不想動。忘了彼此唇齒相依的關係。就像米羅斯的居民,他們不肯與神同工。神實在不需要人的幫助,但神要我們盡自己的力量和祂同工,不要懶到什麼事都丟給別人去做。米羅斯的地點已不可考,但他們不幫助弟兄爭戰的惡行卻長留青史了。

在戰爭結束後,底波拉和巴拉呼籲“ 騎白驢的、坐繡花毯子的、行路的,你們都當傳揚”神的作為。“ 騎白驢的、坐繡花毯子的”指的是社會上的統治階級和富人貴族階級,“行路的”是指沒有交通工具,以步行為主的窮人。合起來便是不管是什麼身份,都應當一起來傳揚神公義的作為,因為祂拯救以色列人脫離了壓制他們之敵人的手,要讓以色列人和外邦人都知道耶和華神是真神,是一個偉大無比的神!主耶穌為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後三天復活,賜予相信祂的人有永生。我們豈不也當傳揚祂奇妙的作為嗎?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