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士師底波拉

約書亞記
4:1-23
士師記 4:4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當時做以色列的士師。

士師記4:1-23 以笏死後,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和華就把他們付於在夏瑣做王的迦南王耶賓手中。他的將軍是西西拉,住在外邦人的夏羅設。耶賓王有鐵車九百輛,他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華。

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當時做以色列的士師。她住在以法蓮山地拉瑪和伯特利中間,在底波拉的棕樹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裡去聽判斷。她打發人從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將亞比挪菴的兒子巴拉召了來,對他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吩咐你說:『你率領一萬拿弗他利和西布倫人上他泊山去。我必使耶賓的將軍西西拉率領他的車輛和全軍往基順河,到你那裡去。我必將他交在你手中。』」巴拉說:「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 底波拉說:「我必與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著榮耀,因為耶和華要將西西拉交在一個婦人手裡。」於是底波拉起來,與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巴拉就招聚西布倫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跟他上去的有一萬人。底波拉也同他上去。

摩西岳父何巴的後裔基尼人希百曾離開基尼族,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的橡樹旁支搭帳篷。

有人告訴西西拉說,亞比挪菴的兒子巴拉已經上他泊山了。 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鐵車九百輛和跟隨他的全軍,從外邦人的夏羅設出來,到了基順河。底波拉對巴拉說:「你起來,今日就是耶和華將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華豈不在你前頭行嗎?」於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隨他有一萬人。 耶和華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車輛全軍潰亂,在巴拉面前被刀殺敗。西西拉下車步行逃跑。巴拉追趕車輛、軍隊,直到外邦人的夏羅設。西西拉的全軍都倒在刀下,沒有留下一人。

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億的帳篷,因為夏瑣王耶賓與基尼人希百家和好。  雅億出來迎接西西拉,對他說:「請我主進來,不要懼怕。」西西拉就進了她的帳篷。雅億用被將他遮蓋。西西拉對雅億說:「我渴了,求你給我一點水喝。」雅億就打開皮袋,給他奶子喝,仍舊把他遮蓋。西西拉又對雅億說:「請你站在帳篷門口,若有人來問你說有人在這裡沒有,你就說沒有。」西西拉疲乏沉睡。希百的妻雅億取了帳篷的橛子,手裡拿著錘子,輕悄悄地到他旁邊,將橛子從他鬢邊釘進去,釘入地裡,西西拉就死了。 巴拉追趕西西拉的時候,雅億出來迎接他說:「來吧,我將你所尋找的人給你看。」他就進入帳篷,看見西西拉已經死了,倒在地上,橛子還在他鬢中。這樣,神使迦南王耶賓被以色列人制伏了。 從此以色列人的手越發有力,勝了迦南王耶賓,直到將他滅絕了。

思考:

1.底波拉有幾重身份?

2.為何巴拉出戰,卻得不著榮耀?

有一位牧師說,底波拉的出現,是當時男人的恥辱。我覺得他太言過其實了,那麼柴契爾夫人做英國宰相時,所有的英國男人不都羞愧死了?很多男人沒有辦法接受底波拉是士師的事實,當他們在解釋這段聖經時,一定要把巴拉也作為士師加進來。事實上,士師記的作者寫得很清楚,底波拉是一名女先知,又是當時的士師,而巴拉是一位將軍。所以解釋聖經時,若把人的意思放進去,就會變得不必要的複雜。神可以使用“左撇子以笏”,也可以讓珊迦使用趕牛棍打敗非利士人,任何人任何東西,只要神要使用,有什麼不可以呢?女人或男人是否可以服侍神,是在於神的揀選和呼召,而不在於其性別。

底波拉的工作從為以色列人作判斷開始,以色列人有糾紛就去找她,可見她有從神來的智慧,才能為人排解糾紛,並且使人樂意聽從。她也有從神來的呼召,才能當上女先知,因為神的話語臨到她。聖經裡有不少女先知,可見神的話語要臨到誰,是出於神的主權。男人若是沒有對神的信心,即使有神的呼召,也無法在他所做的事上得到榮耀。當神呼召一個人去服侍時,其實是讓他和神同工,因為神要與他同在,讓他得榮耀。但是巴拉不明白這一點,他看到的是可怕的敵人和九百輛鐵車,他覺得他不行,他沒有把握打這個仗。他只看自己,而沒想到,這是神吩咐他去打的仗,若是出於神的吩咐,神必負責到底。但是巴拉只看到自己的有限和無能,沒有看到神的全能和無限。這就是底波拉和巴拉不同的地方。

底拉波傳達神的話:“我必使耶賓的將軍西西拉率領他的車輛和全軍往基順河,到你那裡去。我必將他交在你手中。”但是巴拉的反應是:“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他居然相信底波拉勝過相信神的應許!因為他的小信,以致於神把得勝的榮耀交在另一個女人的手中。神沒有要求我們做大事,祂只要求我們相信祂,因為在每一件神要我們做的事情上,神親自要完成奇妙的工作,祂所求於人的,便是要對祂有信心。

在約書亞記第十一章,夏瑣王耶賓和諸王會合要攻打以色列人,他們的人數多如海邊的沙,並有許多馬匹車輛。現在夏瑣王耶賓有了更強大的武器九百輛鐵車,使他無往不利,攻下許多城池,儼然是一方之主。這裡的夏瑣王耶賓和約書亞記的夏瑣王是不同時代的人,外國人喜歡沿用祖輩的名字,因此常有重覆。當年,神要約書亞砍斷他們馬的蹄筋,用火焚燒他們的車輛,約書亞照做了,也大獲全勝。這次他們駕著鐵車而來,氣勢非凡。在士師記第一章19節說:“ 耶和華與猶大同在,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猶大面對的鐵車可能沒這麼多,現在有九百輛,難怪巴拉害怕。

但是神使夏瑣的大將軍西西拉和他的一切車輛全軍潰亂,西西拉不得不下車逃跑,這個原因在下一章底波拉的詩歌裡會解釋得很清楚。巴拉此時放心追趕,倒也盡了全力。在這裡有個伏筆,提到摩西的岳父之後裔曾離開基尼族,和以色列人到迦南地。在士師記第一章16節,也記載摩西的內兄其子孫到了猶大的曠野,住在以色列人當中。他們可能和迦南人也相處不錯,因此當西西拉逃亡時,就逃到基尼人希百之妻雅億的帳篷。他一定沒想到這基尼人便是摩西的姻親,關係何等親密。雅億歡迎他,讓他感到安心。可能因為太累了,一覺入夢,便再沒有醒來。因為被雅億暗算了。

橛子是固定帳篷的短木樁,一頭削出尖的木樁,用以固定和支撐。誰能想到那竟是個可以致人於死的凶器?鬢邊是指太陽穴(his temple)。雅億的勇氣和膽識實在過人一著。西西拉一死,鐵車沒用,夏瑣王兵敗如山倒,被以色列人制伏了。夏瑣王所倚靠的鐵車和將軍,在神眼中全然無用。事情過後再回頭看時,你想巴拉會不會有點後悔?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