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過撒烈溪

申命記
2:1-37
申命記 2:7a這四十年,耶和華你的神常與你同在,故此你一無所缺。

申命記2:1-37「此後,我們轉回,從紅海的路往曠野去,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我的。我們在西珥山繞行了許多日子。耶和華對我說:『你們繞行這山的日子夠了,要轉向北去。你吩咐百姓說:你們弟兄以掃的子孫住在西珥,你們要經過他們的境界。他們必懼怕你們,所以你們要分外謹慎, 不可與他們爭戰。他們的地,連腳掌可踏之處,我都不給你們,因我已將西珥山賜給以掃為業。 你們要用錢向他們買糧吃,也要用錢向他們買水喝。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在你手裡所辦的一切事上已賜福於你。你走這大曠野,他都知道了。這四十年,耶和華你的神常與你同在,故此你一無所缺。』於是我們離了我們弟兄以掃子孫所住的西珥,從亞拉巴的路,經過以拉他、以旬迦別,轉向摩押曠野的路去。

耶和華吩咐我說:『不可擾害摩押人,也不可與他們爭戰。他們的地,我不賜給你為業,因我已將亞珥賜給羅得的子孫為業。(先前有以米人住在那裡,民數眾多,身體高大,像亞衲人一樣。這以米人像亞衲人,也算為利乏音人,摩押人稱他們為以米人。先前何利人也住在西珥,但以掃的子孫將他們除滅,得了他們的地,接著居住,就如以色列在耶和華賜給他為業之地所行的一樣。)現在起來,過撒烈溪。』於是我們過了撒烈溪。自從離開加低斯巴尼亞,到過了撒烈溪的時候,共有三十八年,等那世代的兵丁都從營中滅盡,正如耶和華向他們所起的誓。耶和華的手也攻擊他們,將他們從營中除滅,直到滅盡。

「兵丁從民中都滅盡死亡以後,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今天要從摩押的境界亞珥經過,走近亞捫人之地,不可擾害他們,也不可與他們爭戰。亞捫人的地,我不賜給你們為業,因我已將那地賜給羅得的子孫為業。(那地也算為利乏音人之地,先前利乏音人住在那裡,亞捫人稱他們為散送冥。那民眾多,身體高大,像亞衲人一樣,但耶和華從亞捫人面前除滅他們,亞捫人就得了他們的地,接著居住。正如耶和華從前為住西珥的以掃子孫將何利人從他們面前除滅,他們得了何利人的地,接著居住一樣,直到今日。從迦斐托出來的迦斐托人將先前住在鄉村直到加沙的亞衛人除滅,接著居住。)你們起來前往,過亞嫩谷。我已將亞摩利人希實本王西宏和他的地交在你手中,你要與他爭戰,得他的地為業。從今日起,我要使天下萬民聽見你的名聲都驚恐懼怕,且因你發顫傷慟。』

「我從基底莫的曠野差遣使者去見希實本王西宏,用和睦的話說: 『求你容我從你的地經過,只走大道,不偏左右。你可以賣糧給我吃,也可以賣水給我喝,只要容我步行過去,就如住西珥的以掃子孫和住亞珥的摩押人待我一樣,等我過了約旦河,好進入耶和華我們神所賜給我們的地。』 但希實本王西宏不容我們從他那裡經過,因為耶和華你的神使他心中剛硬,性情頑梗,為要將他交在你手中,像今日一樣。耶和華對我說:『從此起首,我要將西宏和他的地交給你。你要得他的地為業!』那時,西宏和他的眾民出來攻擊我們,在雅雜與我們交戰。耶和華我們的神將他交給我們,我們就把他和他的兒子並他的眾民,都擊殺了。我們奪了他的一切城邑,將有人煙的各城,連女人帶孩子,盡都毀滅,沒有留下一個。唯有牲畜和所奪的各城,並其中的財物,都取為自己的掠物。從亞嫩谷邊的亞羅珥和谷中的城,直到基列,耶和華我們的神都交給我們了,沒有一座城高得使我們不能攻取的。唯有亞捫人之地,凡靠近雅博河的地,並山地的城邑,與耶和華我們神所禁止我們去的地方,都沒有挨近。

思考:

1.神不准以色列人擾害哪三族的人?為什麼?

2.神把誰的地交給摩西和以色列人?

摩西的這段話是指在出埃及後的第四十年,回到摩押平原後的遭遇。受過了卅八年走曠野地的懲罰,以色列人終於得到神的許可,要準備進迦南地了。但是在迦南地的週圍有一些人住著,不經過他們的地,以色列人就得繞道走遠路。在這一章裡,神提到有三族人的地是神賜給他們,以色列人不可去擾害的。那就是以東人,是以掃的後裔;摩押人和亞捫人,是羅得的後裔。以掃是雅各(以色列)的哥哥,羅得是亞伯拉罕的侄子。他們原本都是一家人。

神知道他們的心裡懼怕,神比心理學家更懂得我們在想什麼。以東人表面剛強,卻心裡害怕,所以他們不理會摩西的懇求,不肯讓以色列人借道,還攻擊以色列人(民20)。因為他們心裡懼怕以色列人。古代人很相信神明的保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神蹟更大大震動了所有聽到的人。因此神要以色列人“分外謹慎,不可與他們爭戰”。神不希望以色列和和以東人打戰,因為以東的地是神賜給以掃的。分外謹慎的意思,就像保羅說的: “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羅12:18)”摩西就因而退讓了,轉走亞拉巴的路,往摩押的曠野而去。在途中因為路難走,百姓因而出怨言,以致神令火蛇進入他們中間,咬死許多人。後來神叫摩西做銅蛇,仰望銅蛇的就活了。

還沒過摩押人之地,摩押王已經嚇得去找巴蘭來咒詛以色列人,他們不像以東人般強悍,只能用詭計害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也因為巴蘭的計謀,和米甸女人行淫牲偶像,以致以色列人中遭瘟疫死了二萬四千人。其實摩押人的地也是神所賜的,他們卻不懂得敬畏耶和華神。他們的地最初有以米人住在那裡,他們身材高大。《創世紀》14:5說以米人本來住在亞嫩河北摩押地的沙微基列亭。“利乏音人”不是一個民族的稱號,而是以色列人入居迦南前住在巴勒斯坦一帶傳統英雄人物的統稱,他們高大而強壯。摩押人稱他們為“以米人”,猶大人稱他們為“亞衲人”,亞們人稱他們為“散送冥”。

撒烈溪位於死海的東南,是一條旱溪,位於死海的東南角,是摩押和以色列人流浪的曠野自然分界線。以色列人進約旦河東的亞捫人之地時,曾在此溪的西部安營(民21:12)。以賽亞稱之為“柳樹河”(賽15:7),阿摩司稱之為“阿拉巴河”,走向由東向西,長約八十餘公里。過了撒烈溪,那世代的兵丁都死了。因為卅八年前的不信,導致卅八年之間陸續的死亡,而在撒烈溪有了個結束。從迦斐托出來的迦斐托人,是指非利士人。

雖然神向摩西說要將亞摩利王西宏在他們手中,摩西依然很有禮貌去向西宏借道,西宏當然不借。用摩西的話來形容,是神使他的心剛硬。好讓以色列人可以和他們爭戰,取他們的地。在這次的戰役裡,摩西宣告:“沒有一座城高得使我們不能攻取的”,當神與他們同在時,沒有一座城攻不破,沒有任何高度可以難倒他們。這就是在上帝裡的爭戰,沒有一件事我們不能克服,只要行在神的旨意中,和神聯手。

在本章的第一段裡,神也提醒以色列人:“這四十年,耶和華你的神常與你同在,故此你一無所缺。”神是供應的神,明白我們需要的神。祂也明白我們的心,知道以東人的恐懼。有的人表面剛硬,其實是因為他們心裡懼怕。有些人生氣或憤怒,其實是因為心裡懼怕,懼怕失去。神要以色列人謹慎,不要和以東人起衝突;以色列人一退讓,以東人也不追趕,更表明他們只是懼怕以色列人搶奪他們的土地,並不是要攻擊以色列人。懼怕失去是人的本能,因而產生憤怒,想用剛硬來嚇阻對方,也是本能反應。所以人家若不友善,我們要看看為什麼他不友善?很可能是因為心裡懼怕。只要去除懼怕的根源,對方就不會有攻擊性了。


在這章裡,我們看到神給以色列人許多限制和禁止。多少時候,我們感受到神的限制,好像保羅一樣,被禁止在亞細亞傳道。我們心裡著急想擴展事工,想要一展鴻圖,覺得自己的計劃美好無比,神卻不開路,因此要走艱苦的路去打拚。我們不明白,但是神明白祂在做什麼。我們應該聽從心裡狂野的呼喚?或是尋求聖靈微聲的帶領?當四周圍的人事都讓你感到極不友善時,聖靈依然在提醒我們,祂的同在。世路雖崎嶇不平,人生的道路也十分坎坷,但是有神的同在,“沒有一座城高得使我們不能攻取”。讓我們一起憑信心,等待神的帶領。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