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患大痲瘋潔淨之例

利未記
14:1-32
利未記 14:30 那人又要照他的力量獻上一隻斑鳩或是一隻雛鴿。

利未記14:1-32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長大痲瘋得潔淨的日子,其例乃是這樣:要帶他去見祭司, 祭司要出到營外察看,若見他的大痲瘋痊癒了,就要吩咐人為那求潔淨的拿兩隻潔淨的活鳥和香柏木、朱紅色線並牛膝草來。祭司要吩咐用瓦器盛活水,把一隻鳥宰在上面。至於那隻活鳥,祭司要把牠和香柏木、朱紅色線並牛膝草一同蘸於宰在活水上的鳥血中,用以在那長大痲瘋求潔淨的人身上灑七次,就定他為潔淨,又把活鳥放在田野裡。求潔淨的人當洗衣服,剃去毛髮,用水洗澡,就潔淨了,然後可以進營,只是要在自己的帳篷外居住七天。第七天,再把頭上所有的頭髮與鬍鬚、眉毛並全身的毛都剃了,又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就潔淨了。

第八天,他要取兩隻沒有殘疾的公羊羔和一隻沒有殘疾、一歲的母羊羔,又要把調油的細麵伊法十分之三為素祭,並油一羅革,一同取來。行潔淨之禮的祭司要將那求潔淨的人和這些東西安置在會幕門口,耶和華面前。 祭司要取一隻公羊羔獻為贖愆祭,和那一羅革油一同做搖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把公羊羔宰於聖地,就是宰贖罪祭牲和燔祭牲之地,贖愆祭要歸祭司,與贖罪祭一樣,是至聖的。祭司要取些贖愆祭牲的血,抹在求潔淨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並右腳的大拇指上。祭司要從那一羅革油中取些倒在自己的左手掌裡,把右手的一個指頭蘸在左手的油裡,在耶和華面前用指頭彈七次,將手裡所剩的油抹在那求潔淨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並右腳的大拇指上,就是抹在贖愆祭牲的血上。 祭司手裡所剩的油要抹在那求潔淨人的頭上,在耶和華面前為他贖罪。祭司要獻贖罪祭,為那本不潔淨求潔淨的人贖罪,然後要宰燔祭牲, 把燔祭和素祭獻在壇上,為他贖罪,他就潔淨了。

他若貧窮不能預備夠數,就要取一隻公羊羔做贖愆祭,可以搖一搖,為他贖罪;也要把調油的細麵伊法十分之一為素祭,和油一羅革一同取來; 又照他的力量取兩隻斑鳩或是兩隻雛鴿,一隻做贖罪祭,一隻做燔祭。第八天,要為潔淨,把這些帶到會幕門口,耶和華面前,交給祭司。 祭司要把贖愆祭的羊羔和那一羅革油一同做搖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要宰了贖愆祭的羊羔,取些贖愆祭牲的血,抹在那求潔淨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並右腳的大拇指上。祭司要把些油倒在自己的左手掌裡,把左手裡的油在耶和華面前,用右手的一個指頭彈七次,又把手裡的油抹些在那求潔淨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並右腳的大拇指上,就是抹贖愆祭之血的原處。祭司手裡所剩的油要抹在那求潔淨人的頭上,在耶和華面前為他贖罪。那人又要照他的力量獻上一隻斑鳩或是一隻雛鴿,就是他所能辦的,一隻為贖罪祭,一隻為燔祭,與素祭一同獻上。祭司要在耶和華面前為他贖罪。這是那有大痲瘋災病的人不能將關乎得潔淨之物預備夠數的條例。」

思考:

1. “長大痲瘋得潔淨的日子”,這句話你覺得有何含意?

2. 為何求潔淨的人當剃去毛髮?

聖經裡的大痲瘋包括了不同種類的皮膚病,因此當我們讀到“長大痲瘋得潔淨的日子”時,就明白有的皮膚病會因為自身抵抗力或免疫力的增強而痊癒,但是真正的大痲瘋(韓森氏病Hansen's Disease)因為是由麻風桿菌引起,則必須接受治療才會痊癒。根據維基百科,目前確診痳瘋病在吃藥的一周內就有99%的病菌能被消除,並切斷傳染性,持續吃藥兩年,病情能基本治癒。那麼在沒有藥物治療,又沒有神蹟的情況下,患者怎麼能夠得到潔淨呢?

一般的疾病得到醫治後,我們稱之為痊癒。但是長大痲瘋的人被稱為不潔,若有人碰觸到,那人就被稱為不潔,因此若有長大痲瘋(皮膚病)的人痊癒,聖經稱之為潔淨了。在檢查痲瘋病時有一種現象,“全身的肉若長滿了大痲瘋,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全身都變為白,他乃潔淨了。但紅肉幾時顯在他的身上,就幾時不潔淨。”以前希臘的醫學家把這種現象稱為痲瘋的鱗狀皮膚疾病(lepra for the scaly skin disease),現代人稱之為銀屑病(psoriasis),華人稱為乾癬。

銀屑病(乾癬)是一種自體免疫系統失調,並不是一種傳染病,是一種常見的慢性病理由腎表現在皮膚的一種疾病。世界範圍內約2%的人患病。其中85-90%的患者為尋常型銀屑病。臨床表現為邊界清楚的隆起紅色斑塊,表面有層狀銀白色鱗屑。皮損好發於頭皮和四肢伸側,尤其在肘和膝關節附近。局部蓋有多層銀白色鱗屑的丘疹或斑片,颳去鱗屑及下面發亮薄膜後有點狀出血,感覺癢,夏季常減輕或自癒,冬季又惡化復發(節錄自維基百科)。從這些資料就可以明白,為何“全身的肉若長滿了大痲瘋,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全身都變為白,他乃潔淨了。但紅肉幾時顯在他的身上,就幾時不潔淨。”這是一種長大痲瘋得潔淨的例子。列王記下所記的敘利亞元帥乃縵去見先知以利沙求醫治,他所患的大痲瘋(皮膚病)很可能就是銀屑病。

根據猶太人口傳的資料,也有一些草藥給患大痲瘋(皮膚病)的患者服用。例如癤子,也是一種皮膚病,因為人體皮膚的毛囊和皮脂腺通常都有細菌存在,一旦個人的免疫力下降又有擦傷碰撞,便有可能引起細菌感染,發生膿腫。通常是排毒解熱,讓成熟的癤子化膿排出,才能慢慢痊癒。火毒(a burn on its skin by fire)造成的火斑,只要沒有繼續惡化,也有自行痊癒的可能。神給我們的身體是一個非常奇妙的構造,本身就有自癒的功能。例如感冒,華人可能習慣一感冒就打針吃藥,但是來到北美,有不少人抱怨醫生不給藥吃。因為有的感冒是病毒引起,吃藥也沒用,只能好好休息,讓身體產生的抵抗力使病體慢慢復原。因為吃太多藥,以後就沒藥吃了,病菌一旦產生抗藥性,以後就很麻煩了。

所以長大痲瘋(皮膚病)在古時不是絕症,有的人會自行得潔淨。當他們覺得自己的皮膚或傷口已經逐漸復原時,就可以要求見祭司,請祭司出營察看。祭司若肯定他的情況已經穩定,不會再傳染,他就要行潔淨的禮儀。所用的材料是:兩隻潔淨的活鳥和香柏木、朱紅色線並牛膝草。這些儀式的意義是潔淨。更重要的是求潔淨的人當洗衣服、剃去毛髮,用水洗澡之後就可以進入營內,但是還不可進自己的帳篷,要在自己的帳篷外面住七天,再剃掉頭上所有的頭髮與鬍鬚、眉毛並全身的毛,再洗衣服,再用水洗身,就潔淨了。這些程序可以幫助患者不把病菌或毒帶進營內。因為身上的毛或許有沾染,卻很難查覺。這樣的過程結束後,就好像去掉了所有的污穢,再次成為一個潔淨的人。

除了對付自己肉身的不潔,在第八天他還要帶兩隻沒有殘疾的羊羔和一隻沒有殘疾、一歲的母羊羔和調油的細麵、油都帶到祭司那裡去獻贖罪祭和燔祭。讓自己在神面前可以也可以成為潔淨。若是貧窮,就取一隻公羊羔或是兩隻斑鳩或是兩隻雛鴿,也帶調油的細麵和油。讓祭司為他獻祭後,用血和油抹或彈在他身上為他贖罪。我們不知道把祭牲的血和油抹在右耳垂、右手大拇指和右腳大拇指有何特殊的意義,但是這裡指出這是抹贖愆祭之血的原處,也算是一種贖愆祭吧。

所以在摩西的時代,人們多認為一定是犯了什麼罪,才會染上大痲瘋(皮膚病)。因為聖經裡有幾個例子,米利暗因為謗讀摩西,被神懲罰而患了大痲瘋(皮膚病);猶大王烏西雅自高,要親自去燒香,也被神懲罰,染上大痲瘋(皮膚病)。因此人們認為這是一種人在不知不覺中得罪神,因而被神懲罰的病。因此當神使這人潔淨(痊癒)後,他不僅要認到祭司的認可,才能回到社群之中過正常的生活,他的靈魂也必須與神和好,才能得到靈魂的平安。

潔淨的痲瘋病人必須到當時所建的活水池裡去洗澡,這種池稱為mikveh(音:米可蛙),這種池子一定要接上外面湧流的泉水,天然泉水或是天然的井泉,也可以接上湖水或河水,因為只有活水才能使人得到潔淨。Mikveh的水必須多到能夠把整個人都浸到裡面。這使我們想到,耶穌曾說,“信我的人,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這活水不僅要解人的饑渴,更要成為潔淨人的湧流不停的活水,使信靠祂的人能在祂的裡面保守自己,不停地經歷潔淨的洗。如此,才能永遠享有在主裡完全的平安。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