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獻平安祭之例

利未記
3:1-17
利未記 3:17在你們一切的住處,脂油和血都不可吃,這要成為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

利未記3:1-17 人獻供物為平安祭,若是從牛群中獻,無論是公的是母的,必用沒有殘疾的獻在耶和華面前。他要按手在供物的頭上,宰於會幕門口。亞倫子孫做祭司的,要把血灑在壇的周圍。從平安祭中,將火祭獻給耶和華,也要把蓋臟的脂油和臟上所有的脂油,並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就是靠腰兩旁的脂油,與肝上的網子和腰子,一概取下。亞倫的子孫要把這些燒在壇的燔祭上,就是在火的柴上,是獻於耶和華為馨香的火祭。

人向耶和華獻供物為平安祭,若是從羊群中獻,無論是公的是母的,必用沒有殘疾的。若獻一隻羊羔為供物,必在耶和華面前獻上,並要按手在供物的頭上,宰於會幕前。亞倫的子孫要把血灑在壇的周圍。從平安祭中,將火祭獻給耶和華,其中的脂油和整肥尾巴都要在靠近脊骨處取下,並要把蓋臟的脂油和臟上所有的脂油,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就是靠腰兩旁的脂油,並肝上的網子和腰子,一概取下。祭司要在壇上焚燒,是獻給耶和華為食物的火祭。

人的供物若是山羊,必在耶和華面前獻上,要按手在山羊頭上,宰於會幕前。亞倫的子孫要把血灑在壇的周圍。又把蓋臟的脂油和臟上所有的脂油,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就是靠腰兩旁的脂油,並肝上的網子和腰子,一概取下,獻給耶和華為火祭。祭司要在壇上焚燒,作為馨香火祭的食物。脂油都是耶和華的,在你們一切的住處,脂油和血都不可吃,這要成為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

思考:

1.平安祭要燒什麼為祭物?

2.平安祭是何意?

在剛過去不久的加拿大感恩節裡,我們查經班有一個感恩節特別聚會,讓大家有機會以感謝為祭獻給神。那天晚上的聚會非常感人,因為一個接一個的見證都非常真實,發自內心,讓與會者都能感受到每一個見證者從心底對神的感恩。每次的感恩節我們都會選用“感謝神”這首詩歌,因為其中的歌詞貼切地說出了我們心裡的感覺。這首歌是一個瑞典人史篤慕(August Ludvig Storm)所寫。他在一個救世軍的聚會中信主,後來成為瑞典救世軍領導人之一。他在37歲時背部受重傷,以至終身殘疾,時時疼痛不已,但他繼續在救世的聚會中講道,並為救世軍的刊物寫作。這首詩歌便是為了救世軍的刊物而寫。在他去世前,他又寫了另一首感恩歌,感謝神的眷顧與保守。

在這首“感謝神”的詩歌裡,他一共用了卅二個感謝神,後來把它翻譯成英文的人去掉了第三段,因此現在中文的只有廿四個感謝神: “感謝神,賜我救贖主,感謝神,豐富預備;感謝神,過去的同在,感謝神,主常蔭庇。感謝神,賜溫暖春天,感謝神,蕭索秋景;感謝神,抹乾我眼淚,感謝神,賜我安寧。感謝神,禱告蒙應允,感謝神,未蒙垂聽;感謝神,渡過了風暴,感謝神,豐富供應。感謝神,賜我苦與樂,感謝神,絕望得慰;感謝神,無比的慈愛,感謝神,無限恩惠。感謝神,賜路旁玫瑰,感謝神,玫瑰有刺;感謝神,賜家庭溫暖,感謝神,盼望福祉;感謝神,賜喜樂憂愁,感謝神,屬天安寧;感謝神,賜明天盼望,感謝神,永遠不停。”一個在壯年時成為殘疾,且時時生活在疼痛之中的人,竟然能寫出如此多的理由來感謝神,我們豈不能找出更多可以感謝神的事嗎?

感謝神就是平安祭的一種。因此詩人亞薩說:“你們要以感謝為祭獻於神,又要向至高者還你的願。(詩50:14)”感謝和還願都是平安祭。顧名思義,平安祭便是神和人之間相交的祭。神和人怎樣才能相交呢?就是在人獻上贖罪祭、燔祭之後,解決了在神與人之間的阻隔因素,便可以有效的溝通:神賜下平安,人獻上感謝,還清所許的願,然後(猶太人)以平安作為離別的祝禱,這就是平安祭。

平安祭還包括了甘心祭、舉祭、搖祭,等等。平安祭和其他的火祭有很大的不同。一、祭物裡用公的或母的都可以,其他的火祭都是用公牛或公羊。二、燒在壇上的只有脂油。三、獻祭者可以在耶和華面前享用平安祭的筵席;祭司為筵席的上賓,領受部分的祭肉,其餘的可由獻祭者與家人、親朋或其他人一齊分享。在這段經文裡,我們很清楚明白,脂油和血都不是猶太人的食物。所以在新約裡,當耶穌和保羅談到飲食的教導時,都不包括這兩樣。因為神早已經說:“在你們一切的住處,脂油和血都不可吃,這要成為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神何等愛猶太人,在他們可以吃的平安祭裡,先把脂油給燒掉了。脂油要獻給神,但是神豈會真的去吃那些油嗎?當然不會。但是去掉了這些油,猶太人再吃就不會有肥胖的問題了^_^。

想到華人的料理有不少用到網油,便是拿豬肌肉縫裡成網狀的油脂去做,因為它有特殊的香味。雖然令人流涎,對健康卻有很大的影響。所以華人油包肝的情況也特別多,因為吃太多油了。在平安祭裡,要把蓋臟的脂油和臟上所有的脂油,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就是靠腰兩旁的脂油,與肝上的網子和腰子,一概取下,全部燒掉,作為馨香的火祭。脂油燒起來的味道,何等香啊,可聞不可吃。如此,享用平安祭的食物時,才有真正的平安,沒有後患。

平安祭裡也有一個提醒,就是不管獻公的或母的牛羊,必須用沒有殘疾的。神說:“樹林中的百獸是我的,千山上的牲畜也是我的。山中的飛鳥我都知道,野地的走獸也都屬我。我若是飢餓,我不用告訴你,因為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是我的。我豈吃公牛的肉呢?我豈喝山羊的血呢?(詩50:10-13)”我們的神不是饑餓的神,祂不需要牛羊作食物,但是我們需要。我們需要有祭物來為我們死,直到基督為我們死之後,人類才能夠靠基督的寶血得潔淨。因此,祭物不是為了神,而是為了人自己。到最後,不也是進了人的肚子嗎?神要的是一種尊重,尊重神,也尊重自己。當我們奉獻時,不要以為是“給”神,其實我們的奉獻有哪一分錢不是用回自己的身上?當我們奉獻出去給教會或神的事工時,不是同時也得了靈的餵養和神的祝福嗎?

平安祭更重要的意義是,主耶穌來,成了神和人之間的中保,使我們能在基督裡得到真平安,使我們能享受與主相交的甜美,聖靈同在的喜樂。杏林子在一篇文章裡寫道:“世途漫漫,固然有陽光的晴和,花香爛漫,卻也避免不了荊棘和蒺藜,我們永遠分辨不出哪一樣教導我們更多。所以,在我們感謝玫瑰的同時,也讓我們感謝它的刺吧!”盲人佈道家喬治.馬提生 (George Matheson) 說:“與其埋怨上帝讓玫瑰花有刺,不如感謝祂使刺中生出玫瑰來!”因著基督,我們不必再殺祭牲,但我們卻可以每天每時獻上最完美的平安祭給神,就是不斷的感謝,不停止的讚美。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