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奇妙的金燈台

出埃及記
25:31-40
出埃及記 25:31 要用精金做一個燈臺。燈臺的座和幹與杯、球、花都要接連一塊錘出來。

出埃及記 25:31-40 要用精金做一個燈臺。燈臺的座和幹與杯、球、花都要接連一塊錘出來。 燈臺兩旁要杈出六個枝子,這旁三個,那旁三個。這旁每枝上有三個杯,形狀像杏花,有球,有花;那旁每枝上也有三個杯,形狀像杏花,有球,有花。從燈臺杈出來的六個枝子都是如此。

燈臺上有四個杯,形狀像杏花,有球,有花。 燈臺每兩個枝子以下有球與枝子接連一塊,燈臺出的六個枝子都是如此。球和枝子要接連一塊,都是一塊精金錘出來的。 要做燈臺的七個燈盞,祭司要點這燈,使燈光對照。 燈臺的蠟剪和蠟花盤也是要精金的。 做燈臺和這一切的器具要用精金一他連得。 要謹慎做這些物件,都要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

思考:

1.你覺得整個金燈台用一塊精金錘出來,有何特別的意義?

2.金燈台的光代表什麼?

在我們現在居住的環境裡,不管在哪裡,我們都需要燈光。但是在會幕裡沒有安放燈光之處,在所羅門的聖殿裡也沒有電燈,或是一般人家用的油燈。會幕沒有窗戶,也不像方舟上邊留有透光處,讓光線可以射入。那麼人進去會幕裡怎能看得見呢?會幕裡的光線靠的就是金燈台了,還有四面包著皂莢木的精金所映出來的光輝。這樣的情景使人想起主耶穌的話:“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約8:12)”在沒有光亮的地方,神自己要親自照亮,照亮這個黑暗的世界,以及人類沒有希望的光景。

祭司一走進會幕,右邊是陳設桌,上面有陳設餅;再往前走,左邊就是金燈台。所以,一進神的會幕,先感受到神的供應,繼而領受神的帶領。金燈台是由一塊精金錘出來的,有燈座、燈幹,還有燈球、花和杯。可以說是非常精巧細緻的手藝,才能錘出如此華美的燈台。有許多人認為金燈台正是象徵摩西第一次蒙召時所見到的,燃燒的荊棘,象徵神那永遠不會停止的生命和帶領。而在巴勒斯坦,杏花是冬去春來之際第一種盛開的花,因此它喻表生命的呈現。在開花之後,要有花球、要結果,生命才得以延續,因此用杏花也喻表生命的延續與傳承。

摩西做的會幕,燈臺放在聖所南面,對著陳設餅桌子。 猶太人傳統說燈臺是朝東和朝南斜放,有些拉比說在東面 (即左面) 的三盞燈是朝西北對著中間的燈,西面 (即右面) 的三盞燈是朝東南對著中間的燈。 中間的燈 (即第四個燈) 是朝東北向房的中間。 這中間的燈又叫“西燈”,因為它位於東面的三盞燈的西面。 每盞燈可以盛“六隻雞蛋”容量的油,足夠半天燃燈用。

在摩西時代,祭司早上清理燈,傍晚時從祭壇取火重新燃點熄了的燈。 後來傳說中間的燈早晚不斷燃著,雖然用同樣份量的油,卻可點燃一日之久。 拉比稱之為“金燈台的神蹟”。到了第二聖殿時代,祭司每天早晚要打理燈臺上的燈,除了最東那兩盞燈。 他要剪燈芯、除灰、和加油。 如果其中有燈熄了,他要將燈芯和舊燈油取下來,換上新燈芯和新油,從中間的燈取火燃點。 但如果中間的燈熄了,就一定要從祭壇取火燃點。 最東那兩盞燈留到早祭完才打理。 中間的燈留到晚祭時才加油一次。

金燈台還有一個神蹟相傳。在兩約(新舊約)中間的時代,猶太人被希臘人所統治。為了要把猶太人希臘化,安提亞古四世不遺餘力地踐踏猶太人的信仰和傳統,又把豬放到祭壇上去污濊聖殿,激起猶太人極度的憤怒。猶太人在大祭司馬他提亞和他五個兒子(號稱五虎將)率領之下起而抵抗,結果在勢孤力單的情況下,竟能擊退強大的希臘人,開創一個新局面。當他們收復聖殿,修葺一番,加以潔淨,準備恢復獻祭的時候,才發覺希臘人已經污穢了聖殿中的聖橄欖油,只留下一瓶聖油原封不動,上面仍有大祭司的印記。猶太人用那瓶聖油燃亮聖所中的金燈台,但擔心那瓶聖油很快便要燒盡。因為一瓶聖油通常只夠燃點一 天。預備新的聖油,單程須花四天,來回至少要八天。然而神蹟出現了,金燈台不僅沒有熄滅,並且一連八天都大放光明,直至新油備妥。猶太人目睹一切,咸認為神蹟出現,是神悅納他們新建國度的具體明證。因此以後的世代,猶太人都在冬天守節,定名為修殿節。後來猶太人為了記念這個神蹟,每年會在此節日特別點上9盞杯的金燈臺,又名哈努卡燈台Hanukkah,其中8盞杯就是記念燈油燃燒8天的典故。

第二聖殿被毀後 (在主後70年) 的幾百年,猶太拉比編輯了兩部關於猶太人的思想、宗教歷史及注釋的經書。 一部是在巴勒斯坦寫成,叫做《耶路撒冷他勒目》(Jerusalem Talmud)。 另一部在巴比倫寫成,叫做《巴比倫他勒目》(Babylonian Talmud)。 這兩本《他勒目》都記載著一特別事件。就是在主耶穌被釘之後(主後卅年)到耶路撒冷被毀的四十年裡(主後七十年),每一個晚上金燈台那最主要的燈(西燈)都自動熄滅。祭司們盡力設法預防都無濟於事。

考古學家歐尼斯特.馬田 博士(Ernest Martin) 說:“事實上,《他勒目》告訴我們,在傍晚時,在白天沒有點燃的那幾支燈 (中間四支留下不點,而最東那兩枝通常整日都燃著),要從‘西燈’取火燃點 (西燈應該常常點著,像那些國家記念碑上的不滅之火)... 這‘西燈’要常常點著,不可熄滅。 因此祭司常預備多些橄欖油,確保‘西燈’無論如何都繼續燃燒。 但在基督宣告聖殿將要被毀之後的四十年中,發生了什麼事? 每天晚上,有四十年之久,那西燈都自動熄滅。 祭司在傍晚時已經特別留意打理西燈,但都不能令它繼續點燃。”(The Significance of the Year CE 30, Ernest Martin, Research Update, April 1994, p.4)。西燈每夜都自動熄滅,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金燈臺上的燈光,代表與神、神的靈、以及神的同在和相交;在基督被釘死後,西燈每晚都自動熄滅! 這意味著什麼?西燈一熄滅,其他的燈芯就不能再從西燈借火點燃。假如我們生命中的光也從此消失,那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

金燈台的構造很有意思,不管是枝子或花或球或杯或座,都是連在一起,都是一塊金子打出來的。假如西燈代表的是神自己能力的流出,以供應其它的燈芯,那麼你會不會聯想到主的教導:“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 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 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 了我,你們就不能作什麼。(約15:5)”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