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分辨責任的智慧

出埃及記
21:28-22:5
出埃及記22 :1人若偷牛或羊,無論是宰了是賣了,他就要以五牛賠一牛,四羊賠一羊。

出埃及記 21:28-36 牛若觸死男人或是女人,總要用石頭打死那牛,卻不可吃牠的肉,牛的主人可算無罪。倘若那牛素來是觸人的,有人報告了牛主,他竟不把牛拴著,以致把男人或是女人觸死,就要用石頭打死那牛,牛主也必治死。若罰他贖命的價銀,他必照所罰的贖他的命。 牛無論觸了人的兒子或是女兒,必照這例辦理。 牛若觸了奴僕或是婢女,必將銀子三十舍客勒給他們的主人,也要用石頭把牛打死。

人若敞著井口,或挖井不遮蓋,有牛或驢掉在裡頭, 井主要拿錢賠還本主人,死牲畜要歸自己。 這人的牛若傷了那人的牛,以至於死,他們要賣了活牛,平分價值,也要平分死牛。 人若知道這牛素來是觸人的,主人竟不把牛拴著,他必要以牛還牛,死牛要歸自己。

22:1-5 人若偷牛或羊,無論是宰了是賣了,他就要以五牛賠一牛,四羊賠一羊。 人若遇見賊挖窟窿,把賊打了,以至於死,就不能為他有流血的罪。 若太陽已經出來,就為他有流血的罪。賊若被拿,總要賠還。若他一無所有,就要被賣,頂他所偷的物。 若他所偷的,或牛,或驢,或羊,仍在他手下存活,他就要加倍賠還。 人若在田間或在葡萄園裡放牲畜,任憑牲畜上別人的田裡去吃,就必拿自己田間上好的和葡萄園上好的賠還。

思考:

1.為何牛觸死人被打死後,不可吃牠的肉?

2.人若遇見賊為何黑夜打死無罪,白天打死有罪?

面對著兩百萬以上的人,天天生活在一起,難免有大大小小的摩擦,此時的以色列人需要的不再只是口腹的滿足,還需要有一套可行的律法,來保證大家生活的平安。除了十誡之外,還有許多生活上的細節,第一提出的便是家庭裡對父母的照顧,不可斥罵父母,不可拐帶人口,那些罪該致死的,都要讓百姓知道。其次的便是人與人之間的爭吵,財物上的紛爭。財物的紛爭包括了牲畜引起的問題。因此,以色列人需要的,便是分辨責任的智慧。

對於牲畜闖禍時的處理,聖經裡的教導十分合理。其中把牲畜的和人的責任分得很清楚,我們也可以把這些思維套用在狗啊貓的處理方式上。在一開始,就要先挑明,牛主是否知道他的牛會不會觸人?假如牛主知道,卻又放任牛去觸人,那麼不僅要打死牛,牛主人也要被治死。就好像現在有的人被狗咬了,若是狗主早已知道他的狗會人,或曾經咬人,卻不把牠看好,那麼他的狗就要被治死(人道處理,打針)。在城巿裡被狗咬到的多,被牛觸到的機會比較少。

但是牛若一時性起,牛主並不知道牠會觸人,那麼牛主人便可算為無罪。那麼觸人的人被打死後,為何不可吃牠的肉,那不是很可惜嗎?主要是害怕牛可能生病,例如在美國曾經發現的狂牛症(Mad cow disease),學名是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 (BSE),意思是“牛的海綿樣腦病變”。患病的牛會先有一段潛伏期,一旦有症狀時,會先出現驚恐及易被激怒的狂牛行為,慢慢變得行動困難、虛弱、然後死亡。食用狂牛症病牛製品有關的病是新變型庫賈氏症(New variant Creutzfeldt-Jacob disease, CJD),患者在剛開始時會出現一些精神科方面的症狀,如憂鬱、焦慮、及幻覺;慢慢地會出現走路不穩、行動困難、以及出現一些無法自主的肢體動作,最後終致智力衰退,精神障礙等癡呆症狀,多數患者在發病後一年內死亡。以前的人沒有這些研究報告可參考,但是神知道,因此人若願意順服於神的智慧,便是大福。人若自以為聰明,覺得不吃死牛的肉太可惜,那麼受害的便是自己了。所以牛若觸傷人,可以銀兩代罰,但牛一定得打死。狂犬病的例子也類似。

再看人的責任,若沒把井口蓋好,任牲畜跌進去。井的主人必須負責。我們沒辦法怪牛或驢,怎麼走路不長眼睛,因為牠們很可能都是大近視眼。在哺乳動物眼睛的視網膜上,分布著兩種視覺細胞:一種是桿狀細胞;一種是錐狀細胞。這兩種視覺細胞通過光線刺激產生的神經衝動沿視神經傳入大腦皮層的視覺中樞,從而產生視覺。有人對牛眼的結構進行了詳細地研究,結果發現牛眼的桿狀細胞很發達,而錐狀細胞的數量相當少。眼睛在光線很暗的情況下也能看見東西,即所謂“夜視眼”,具有夜行性,但是,對暗弱光線的顏色模糊,所以牛是色盲。並不是所有的井都有井壁升高,使人能注意,有的井口就在地面上。不只是牲畜不會看路,有時人不小心,也會掉進去。所以井主有責任把自己的井蓋好,免得對他人或牲畜造成危險。這便是分辨責任的重要性。每個人都得學會負起自己當負的責任。

那麼牛與牛之間,牲畜之間的爭鬥又如何?若有人的牛傷了別人的牛,要把活牛賣了平分價值;死牛也要平分。死牛的肉雖然不能吃,但是牛皮還是有用的。牛主若早知道牛會觸人,卻沒有把牠拴好,那麼便要以牛還牛,把活牛給對方,死牛歸自己。

在人群當中,偷竊幾乎不可免,總是有人想要去偷別人的東西。因此要制定偷竊和歸還的條例。其一是有關偷牲畜:“人若偷牛或羊,無論是宰了是賣了,他就要以五牛賠一牛,四羊賠一羊。 ”希望在人想偷竊之前先思考,是否值得這樣做?假如你偷了十元,被抓到就要還四十元,值得嗎?但是要偷的人可能都下賭注,自己不會被抓到吧!但是被抓到的賊還是不少。為何在夜裡把賊打死無罪,太陽出來後把賊打死卻有罪?是否因為在夜裡打賊時看不見,所打到哪裡不曉得不算;太陽一出來就看得見,就不可以亂打了。

以前日本管台灣時,偷東西的人被抓到要把手剁掉,所以大家都不敢偷。但是在舊約裡更嚴厲,賊若被拿卻無法賠還,就要被賣,把賣身的錢頂他所偷的物。值得嗎?“人若在田間或在葡萄園裡放牲畜,任憑牲畜上別人的田裡去吃,就必拿自己田間上好的和葡萄園上好的賠還。”這也是責任的認知,不能任憑自己的牲畜到別人的田裡去糟踏別人的農作物,所以必須賠償。就好像若任憑自己的孩子打碎店裡的東西,即使是不小心,父母就得付清被打碎的東西的價錢。自己有責任看住自己的牲畜和所屬的,你同意嗎?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