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第一災水變血

出埃及記
7:14-25
出埃及記7:24埃及人都在河的兩邊挖地,要得水喝,因為他們不能喝這河裡的水。

出埃及記7:14-25 耶和華對摩西說:「法老心裡固執,不肯容百姓去。 明日早晨,他出來往水邊去,你要往河邊迎接他,手裡要拿著那變過蛇的杖, 對他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神打發我來見你,說:「容我的百姓去,好在曠野侍奉我」,到如今你還是不聽。 耶和華這樣說:我要用我手裡的杖擊打河中的水,水就變做血,因此你必知道我是耶和華。 河裡的魚必死,河也要腥臭,埃及人就要厭惡吃這河裡的水。』」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對亞倫說:『把你的杖伸在埃及所有的水以上,就是在他們的江、河、池、塘以上,叫水都變做血。在埃及遍地,無論在木器中、石器中,都必有血。』」

摩西、亞倫就照耶和華所吩咐的行。亞倫在法老和臣僕眼前舉杖擊打河裡的水,河裡的水都變做血了。 河裡的魚死了,河也腥臭了,埃及人就不能吃這河裡的水。埃及遍地都有了血。 埃及行法術的,也用邪術照樣而行。法老心裡剛硬,不肯聽摩西、亞倫,正如耶和華所說的。 法老轉身進宮,也不把這事放在心上。  埃及人都在河的兩邊挖地,要得水喝,因為他們不能喝這河裡的水。  耶和華擊打河以後滿了七天。

思考:

1.把水變血對埃及人有何影響?

2.水變血之災有沒有包括以色列人住的歌珊地?

尼羅河是古埃及人的生命之河,也是世界文明的發源地之一,是目前被記載為世界上最長的一道河流,也是一條國際性的河流,自南向北,流經布隆迪、盧旺達、坦桑尼亞、烏干達、南蘇丹、蘇丹和埃及等國,最後注入地中海。流經埃及境內的尼羅河河段雖只有1350千米(全長6671千米),卻是自然條件最好的一段。每年尼羅河水的泛濫,給河谷披上一層厚厚的淤泥,使河谷區土地極其肥沃,莊稼可以一年三熟。據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記載:“那裡的農夫只需等河水自行泛濫,流到田地上灌溉,灌溉後再退回河床,然後每個人把種子撒在自己的土地上,叫豬上去踏進這些種子,以後便等待收獲了。”

對埃及人而言,尼羅河更是他們的神。在河的下游有個天然滯洪的湖泊,每年七月河水泛濫之後就會形成一個很廣大的水面,以務農為主的埃及人就在旁邊開墾耕作。由於大批人口的遷移,此地後來成了埃及的首都。但是河水泛濫不僅帶來水,也帶來了尼羅河特有的北非鱷魚「尼羅鱷」(Crocodylus niloticus),牠們非常強壯,除了捕食 水鳥與魚類之外,有時也會吃人。因此在大量居民移住此地之前,尼羅河神索貝克便是他們敬畏的對象。索貝克以凶猛的尼羅鱷形象出現,因此人們經常將祭品投入河中餵尼羅鱷,希望保持良好的關係。當人們大量地增加,索貝克的形象也越來越突顯其重要性。

在神話裡,索貝克先被塑造成太陽神“拉”,化身為鱷魚,拯救大地之神葛伯(Geb)免於受苦,因此神格又再被加上 “拉的化身”,此時索貝克的名字被稱為“索貝克拉”(Sobek-Ra),牠的頭上出現了日盤,象徵著太陽神與鱷魚神的雙重神格。後 來,傳說中,由於法老奧賽里斯(Osiris),在被他弟弟殺死肢解之後丟入尼羅河,但鱷魚不但沒有吃掉他的遺體,還載運奧賽里斯返回陸地,又幫助落入尼羅河的鷹隼神“赫拉斯” (太陽神之一)返回陸地。自此,索貝克又有了新的名字,被稱為“索貝克赫” (Sobek-Hor),取得了法老守護神的地位。因為在這則神話當中,赫拉斯是奧賽里斯的兒子,而古埃及人認為法老的輪替,就像是奧賽里斯與赫拉斯父子 的關係一樣,死亡的法老就像是奧賽里斯,而新任法老就是赫拉斯,既然索貝克取得了赫拉斯的神格,所以索貝克赫當然也是法老的守護神之一,自此祂也成為埃及“國神”之一了!還有另一說法,埃及人以尼羅河為神,其名為哈比,此河神會把生命賜給埃及人。

就像埃及公主到尼羅河裡沐浴,因而撿到摩西;法老也經常要到尼羅河裡去洗澡或祭祀河神。神叫摩西和亞倫往尼羅河邊去見法老,手裡要拿著那變過蛇的杖。這兩件事都很有意思。去尼羅河邊見法老,表明神知道法老的每一個行蹤;手拿著那變過蛇的杖,現在我們知道亞倫並沒有因為太害怕而不敢去抓蛇尾了,他一拿,蛇就變回杖了。所以當法老再看到那根杖時,他會有怎樣的想法?又是一個警告。法老若不聽神的話,也會像那些術士變的蛇一樣給吃掉。

神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神打發我來見你”,在這裡“耶和華希伯來人的神”表明了神的權威,等於是在向法老下戰書。第一仗是向埃及的蛇神挑戰,結果他們的杖蛇都被亞倫的杖蛇吞食了。希伯來人的神贏了第一個回合,那是前菜。現在,正式的戰爭開始了,耶和華這樣說:“我要用我手裡的杖擊打河中的水,水就變做血,因此你必知道我是耶和華。 河裡的魚必死,河也要腥臭,埃及人就要厭惡吃這河裡的水。”尼羅河,在埃及人心中永不乾涸,是生命之水的尼羅河,是供養他們每日生活的尼羅河,有可能背叛埃及人嗎?

神甚至不必親自動手,只叫亞倫把杖伸在埃及所有的水以上,叫水都變成血。法老也叫行法術的和行邪術的照做。問題是,本來可喝的水已經少了,這下子就更少了。他們又不能把變為水的血還原,使法老的愁煩更多了。水本是人類賴以生存的重要資源,不僅人的身體每天需要補充水份,在各樣的工作上也都少不了水。神使尼羅河的水變血,河裡的魚必死,河也變得腥臭。藉這件事,神向埃及人彰顯祂自己才是真正的神,尼羅河哪裡是神?尼羅河哪裡有神?充其量也是神的創造之一,尼羅鱷魚再凶猛也會因為沒有水喝而死掉。尼羅河的魚類本也是埃及人的主食之一,魚類的死亡,使埃及人的食物大大受到影響。動物也沒有水喝,那是一個多麼難受的星期啊!

埃及人都在河的兩邊挖地,要得水喝,因為經過泥土過濾的水才能喝。在這裡只說到埃及人要挖地才能得水,但是沒有影響到以色列人。有人推測是因為氣候的聖嬰現象,使尼羅河裡滋生了一種極為稀有,可以在淡水存活的溝鞭藻。原本只在海水中滋生的紅潮藻類,竟會在尼羅河裡滋生。這種藻類會放出有毒物質,使得魚類身上開始潰爛, 然後大量死亡。魚血和藻類的顏色使得河水變紅,像是染了血一樣。這使得河水腐臭有毒而無法飲用。人想用理性去解釋神蹟,卻不能解釋為何是在亞倫的杖碰觸下,河水才變為血,這之前都是水啊!若是出於溝鞭藻的影響,在亞倫伸杖之前,就應該已有前兆,且有死魚浮上河面。

也有人說當年的尼羅河水大泛濫,河水從衣索比亞群山挾沉積紅色泥沙洶湧而至,因而河水赭紅一片。若是如此,那末在亞倫舉杖之前,應該都已經變紅了吧,法老又不是傻瓜,他還走向尼羅河邊要做些什麼事,他當然也看到尼羅河水還很正常地流著。可見當時的尼羅河根本沒有問題。“木器”與“石器”在原文是“樹木”與“石頭”。埃及全地的水都變為血,連樹木所吸水分,石頭滲出的泉水,都含有血。埃及人的偶像多用木、石刻成,血水污染了樹木與石頭,表示假神不能自救。

尼羅河是埃及人的生命水,是埃及人的神。但是當神叫亞倫一伸杖,這些生命水或神都不管用了,全部伏在耶和華神的權柄之下,因為它們原是被造物啊!神擊打尼羅河水,使水變血七天,可見神並沒有要滅絕埃及人。神有能力,但是祂在等待,也希望埃及人和法老能夠分辨真神和假神;也是在向以色列人彰顯自己。但是人能從中學習到什麼功課呢?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