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約瑟用策以試諸兄

創世記
44:1-34
創世記 44:12家宰就搜查,從年長的起,到年幼的為止,那杯竟在便雅憫的口袋裡搜出來。

創世記 44 :1-34 約瑟吩咐家宰說:「把糧食裝滿這些人的口袋,儘著他們的驢所能馱的,又把各人的銀子放在各人的口袋裡, 並將我的銀杯和那少年人糴糧的銀子一同裝在他的口袋裡。」家宰就照約瑟所說的話行了。 天一亮就打發那些人帶著驢走了。他們出城走了不遠,約瑟對家宰說:「起來,追那些人去,追上了就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以惡報善呢? 這不是我主人飲酒的杯嗎?豈不是他占卜用的嗎?你們這樣行是作惡了。』」 家宰追上他們,將這些話對他們說了。 

他們回答說:「我主為什麼說這樣的話呢?你僕人斷不能做這樣的事。 你看,我們從前在口袋裡所見的銀子,尚且從迦南地帶來還你,我們怎能從你主人家裡偷竊金銀呢?你僕人中無論在誰那裡搜出來,就叫他死,我們也做我主的奴僕。」 家宰說:「現在就照你們的話行吧!在誰那裡搜出來,誰就做我的奴僕,其餘的都沒有罪。」 於是他們各人急忙把口袋卸在地下,各人打開口袋。 家宰就搜查,從年長的起,到年幼的為止,那杯竟在便雅憫的口袋裡搜出來。 他們就撕裂衣服,各人把馱子抬在驢上,回城去了。

猶大和他弟兄們來到約瑟的屋中,約瑟還在那裡,他們就在他面前俯伏於地。 約瑟對他們說:「你們做的是什麼事呢?你們豈不知像我這樣的人必能占卜嗎?」 猶大說:「我們對我主說什麼呢?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們怎能自己表白出來呢?神已經查出僕人的罪孽了,我們與那在他手中搜出杯來的都是我主的奴僕。」 約瑟說:「我斷不能這樣行。在誰的手中搜出杯來,誰就做我的奴僕。至於你們,可以平平安安地上你們父親那裡去。」

猶大挨近他,說:「我主啊,求你容僕人說一句話給我主聽,不要向僕人發烈怒,因為你如同法老一樣。我主曾問僕人們說:『你們有父親有兄弟沒有?』我們對我主說:『我們有父親,已經年老,還有他老年所生的一個小孩子。他哥哥死了,他母親只撇下他一人,他父親疼愛他。』 你對僕人說:『把他帶到我這裡來,叫我親眼看看他。』 我們對我主說:『童子不能離開他父親,若是離開,他父親必死。』你對僕人說:『你們的小兄弟若不與你們一同下來,你們就不得再見我的面。』我們上到你僕人我們父親那裡,就把我主的話告訴了他。 我們的父親說:『你們再去給我糴些糧來。』 我們就說:『我們不能下去。我們的小兄弟若和我們同往,我們就可以下去,因為小兄弟若不與我們同往,我們必不得見那人的面。』你僕人我父親對我們說:『你們知道我的妻子給我生了兩個兒子, 一個離開我出去了,我說他必是被撕碎了,直到如今我也沒有見他。 現在你們又要把這個帶去離開我。倘若他遭害,那便是你們使我白髮蒼蒼、悲悲慘慘地下陰間去了。』 我父親的命與這童子的命相連,如今我回到你僕人我父親那裡,若沒有童子與我們同在,  我們的父親見沒有童子,他就必死。這便是我們使你僕人我們的父親白髮蒼蒼、悲悲慘慘地下陰間去了。 因為僕人曾向我父親為這童子作保,說:『我若不帶他回來交給父親,我便在父親面前永遠擔罪。』現在求你容僕人住下,替這童子做我主的奴僕,叫童子和他哥哥們一同上去。 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見我父親呢?恐怕我看見災禍臨到我父親身上。」

思考:

1.約瑟為何要用金杯去測試兄弟們?

2.當金杯從便雅憫的袋中搜出後,兄長們怎樣處理此事?

再一次,約瑟叫人把糧食裝滿兄弟們的口袋,而且是“儘著他們的驢所能馱的”,又把各人的銀子放在口袋裡。這些都和上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約瑟叫家宰把自己的銀杯放進便雅憫的口袋裡。這些事他的兄弟們都不知道。約瑟當年有沒有行占卜之事,我們不知道他只是用此為藉口,或真的有占卜一事。因為不僅古埃及,在古時候原始民族對於大自然缺乏認識,經常藉由自然界的徵兆來祈求指示。但自然界的徵兆並不常見,必須以人為的方式加以考驗,占卜的方法便應運而生。占卜是由大自然的動向和變化去領會上天的指引,並非向靈界探詢想要知道的事或將來。因此經常出現模擬兩可的答案,要由占者給予合理的解釋。

但在這裡,當約瑟說:“你們豈不知像我這樣的人必能占卜嗎?”表示像他有那樣高的地位之人,必然懂得一些預知事情的方法。這時的約瑟是高高在上的埃及宰相,兄弟們是普普通通的希伯來老百姓,等於一邊是天,一邊是地。約瑟為何知道兄長們心裡萬分的後悔,還要測試他們呢?沒有測試,真的很難顯示真情,不是嗎?約瑟要看看兄長們的反應,當便雅憫有難時,他們會不會像上次那樣,棄他於不顧。

當約瑟看到兄長們陪著便雅憫一起回來,並且猶大代表眾兄長說,要一起做約瑟的奴僕時,約瑟就知道兄長們口裡的懊悔是真的,不是假的。在這裡,我們看到不是魯本(流便)這個長子代表說話,而是老四猶大代表眾兄長跟約瑟對話。魯本雖然曾經表明他要救約瑟,不讓弟弟們傷害約瑟,但是當約瑟被賣時,他卻不在場。其實,建議賣掉約瑟的人是猶大,因為他不想殺約瑟。他說:“我們殺我們的兄弟,藏了他的血有什麼益處呢?我們不如將他賣給以實瑪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為他是我們的兄弟、我們的骨肉。”在關鍵時刻,魯本不見了,是猶大的建議保住了約瑟的命。

在向雅各求情帶便雅憫去埃及時,魯本以兩個兒子作保,猶大以自己作保。相比之下,猶大是言出必行,而魯本是空口無憑。因為雅各斷不會殺魯本的兒子,自己的孫子,說了等於白說;但是當猶大以自己作保時,他帶著眾兄弟回來,一起要做約瑟的奴隸,他帶著眾兄弟,一起擔當便雅憫的過犯。當然,我們知道便雅憫是無辜的。但是杯子從便雅憫的口袋裡搜出來,便雅憫無法為自己辯解。眾兄長沒有責備便雅憫,反而難過得撕裂衣服,猶大更挺身而出,要與便雅憫共憂患。他沒有做錯,但是他要和便雅憫共進退。這就是猶大的擔當,他為便雅憫作保的意思。

當約瑟拒絕時,猶大挨近他。這是猶大的懇求。主要的意思是,便雅憫是雅各的愛子,雅各的命和便雅憫的命相連。倘若便雅憫有不測,恐怕雅各會因為太傷心而離世。因此他情願代替便雅憫做約瑟的奴隸,求約瑟讓其他的兄弟們和便雅憫回去。以前知道雅各愛約瑟,所以眾兄長因嫉生恨害約瑟;現在眾兄長知道雅各愛便雅憫,卻不再嫉妒,反而因為愛他們的父親,而要保護便雅憫,這是何等大的改變啊!這就是知錯、認錯,且有悔改的生命表現。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