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挪亞咒詛迦南

創世記
9:20-28
創世記 9:20挪亞做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

創世記 9:20-28 挪亞做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 他喝了園中的酒便醉了,在帳篷裡赤著身子。 迦南的父親含看見他父親赤身,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 於是閃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著進去,給他父親蓋上,他們背著臉就看不見父親的赤身。

挪亞醒了酒,知道小兒子向他所做的事, 就說:「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弟兄做奴僕的奴僕。」 又說:「耶和華閃的神是應當稱頌的!願迦南做閃的奴僕。 願神使雅弗擴張,使他住在閃的帳篷裡,又願迦南做他的奴僕。」

洪水以後,挪亞又活了三百五十年。 挪亞共活了九百五十歲就死了。

思考:

1.每個人都會有赤身的時候,若是有人看見,到處宣揚,你會有怎樣的反應?

2.挪亞為何不咒詛含,卻咒詛他的兒子迦南?

挪亞喝醉了。從過了五百歲之後,他開始作起工程師蓋方舟,想的都是怎樣去拿木頭和松香,怎樣設計房間,等等。過了六百歲生日,他變成遊輪船長,要管理眾多的住客,而且是不會講話的住客,只會用叫的,一個“哞哞”,一個“喵喵”,一個“旺旺”,其他的就讓您去發揮想像力了。下了方舟之後,他搖身一變,做起農夫來了,一家八口人的生存都繫在他身上,年輕的又生下小的。你說,他的壓力大不大?但是他沒有任何埋怨,上帝要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能夠下船種地,面對新的生活,挪亞一家努力耕耘,終於不僅種出了葡萄,還釀出了酒。你想,挪亞怎能不高興地大喝一場,痛快地喝個夠!那是多少年來,終於放下的一顆心哪!上週六,我們跟著教會去郊遊,坐渡輪來回四個小時,一回到溫哥華,船尚未停穩,大家已經迫不及待地排起長龍,等著要下船了。下了船,腳踏實地,路邊的花兒竟然倍覺美麗。走在平地上的感覺真是美好,天空好像也亮起來了。在船上甲板吹風固然千般詩意,萬般風情,下了船卻覺得終於了卻對平地的一天相思。挪亞覺得終於可以平平穩穩地過日子了,他能不大醉一場嗎?但是他醉得很有分寸,是醉倒在自己的帳篷裡,並不是外面。

含不知為何跑進父親的帳篷,看見父親赤著身子,他沒想到為父親蓋條毯子,免得他著涼。反而把這件事當做什麼好笑或荒唐事告訴兄弟。閃和雅弗聽了,立刻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著進去,給他父親蓋上。含的態度很輕浮,但是閃和雅弗非常體貼,並且尊敬父親,他們拿著衣服搭在肩上,退著進去,為挪亞蓋上。挪亞醒了之後,可能問是誰幫他蓋了衣服,他們也很可能只是說,因為含看到,所以他們就為他蓋了衣服。但是這已經點出含對父親的缺乏敬意。當然,有些背景沒有寫出來,但是當挪亞詛咒迦南時,你會發現,還好他不是詛咒含。因為若是詛咒含,那麼含的所有後裔都會活在咒詛當中。但是挪亞只咒詛迦南,所以含的其他三個兒子古實、麥西和弗沒有被牽連。

我們不知道迦南在當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但是他為父親的莽撞承擔了罪的責任。就好像大衛王犯罪,從此刀劍不離他的家,大衛的罪責也由他的子孫承擔。首當其衝的就是押沙龍,為了篡位而被殺。由此,我們知道為人父母當如何小心自己的言行,免得子孫受害。例如,貪官雖然一時得意,失意時,子孫就都受到連累;父母相愛和不相愛,也會在子女的心中留下長遠的影響,使他們對婚姻有正面或負面的看法。雖然聖經裡有多處提到: “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兒子必不擔當父親的罪孽;父親也不擔當兒子的罪孽。義人的善果必歸自己;惡人的惡報也必歸自己。(結18:20)”那是指一些刑法的例子,例如殺人的罪、做壞事的罪,這些事情由本人擔罪受罰即可。但是因為罪帶來的咒詛,不是一時的懲罰,而是對生活和生命的影響。例如,貪官的罪由貪官自己受罰,他的兒女不會被抓去坐牢,但是父親不正確的做事方和思想,卻已經深根蒂固在兒女心中,影響了他們行事為人的偏頗,以致於他們以後也有可能因而受害。而父母不相愛,不會受刑法的管制,卻會影響子孫將來的幸福與否。

那時候全世界就只有挪亞一家人,挪亞知道,以後他的後裔必充滿全地。因此挪亞的祝福和咒詛不是針對一個人,而是一個族,甚至一個國。所以迦南受咒詛,其實是指迦南人。迦南是巴勒斯坦地迦南人的祖先。在進迦南之前,摩西曾說,神把迦南地賜給以色列人,不是因為以色列人好,而是因為住在迦南地的人太壞,玷污了地,惡貫滿盈,以致於地要把他們吐出去。所以人遭難時,不能全怪罪咒詛,也要思想自己的作為。好像我們生病時,不能怪爹娘生得不好,也要想想自己有沒有好好愛護身體。

從喇合身上,我們看到人自己的責任。喇合和其他耶利哥人一樣,聽到以色列人的風聲就害怕,但是她還看到以色列的神。因此她情願幫助以色列的探子,不和以色列人作對,也就是不與神作對。她選擇服侍永生的耶和華神,因此她成了一個有福的女人。其他的耶利哥人想的是人定勝天,要跟神一比高低,要跟神鬥,要自己救自己。所以耶利哥就化成了廢墟。耶利哥人就消失在歷史的洪流裡了。耶利哥是迦南地的一個城巿,所以我們看到,只要迦南人願意順服神,也可以像喇合一樣,脫離咒詛,進入祝福。神除滅迦南人,不是因為挪亞的咒詛,而是因為他們的作為惡貫滿盈(利18:20-30)。

根據神學家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的解釋,挪亞的預言:“迦南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願神使雅弗擴張,使他住在閃的帳棚裡,又願迦南作他的奴僕。”是指迦南的後裔將會作閃族人和印歐人的奴隸。在主前330年,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了整個波斯帝國,將這塊土地加入他那廣大的歐洲帝國的版圖內。打敗腓尼基人、蘇默人、亞述人及巴比倫人後,亞歷山大大帝在各地設立代理人,並安置他的兵團於征服地;亞歷山大所設立的帝國維持了三年。這個帝國存在期間,雅弗(希臘人或雅完人的祖先)著實是‘住在閃的帳棚裡’了。在亞歷山大之前,迦南人曾被約書亞的軍隊進侵,當時大約是主前1400年。在這情況下,迦南人除了成為雅弗的奴隸之外,還是閃的奴僕(亞歷山大佔領巴勒斯坦期間,迦南人成為雅弗的奴僕)。若細看九章27節‘願迦南作『他』的奴僕’,其中不甚明顯的代名詞『他』似乎只代表‘雅弗’。由此看來,要在亞歷山大的希臘及馬其頓軍隊佔領迦南地(或巴勒斯坦)時,挪亞的預言才應驗,而迦南便成為雅弗的‘奴僕’”。

明天,我們再來看挪亞三個兒子在世界的分佈。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