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寄信給別迦摩教會

啟示錄
2:12-17
啟示錄2:16所以,你當悔改!若不悔改,我就快臨到你那裡,用我口中的劍攻擊他們。

啟示錄2:12-17「你要寫信給別迦摩教會的使者說:『那有兩刃利劍的說: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旦座位之處。當我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中間、撒旦所住的地方被殺之時,你還堅守我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 然而,有幾件事我要責備你,因為在你那裡,有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這巴蘭曾教導巴勒將絆腳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們吃祭偶像之物,行姦淫的事。你那裡也有人照樣服從了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

『所以,你當悔改!若不悔改,我就快臨到你那裡,用我口中的劍攻擊他們。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並賜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

你知道別迦摩這個地方嗎?若不是讀啟示錄,我也不知道有這個地方。她和以弗所和示每拿一樣,曾經都是希臘的管轄區,現在都屬於土耳其;但是前兩個城巿都有港口,別迦摩比較深入內地,所以不及前兩個都巿的繁榮。別迦摩在士每拿的東北方。約主前282年,希臘大帝亞歷山大駕崩之後,他的王國由四個將軍分佔,其中一位是呂希馬克斯Lysimchus,他的國土在小亞細亞,別迦摩即為其首都。呂希馬克斯離世時後繼無人,便決定歸順羅馬帝國。昔日的羅馬原是靠東征西討地擴大疆域,現在有國家自動歸降,因此給予別迦摩許多好處,他們也因而更忠心於羅馬皇帝。

主前539年,古列王攻入巴比倫時,有一些迦勒底的宗教領袖逃離巴比倫,展轉來到別加摩,在此復興巴比倫的宗教制度,以別迦摩的王為教長。當別迦摩和羅馬合併之後,在迦留該撒掌權時便把這教長的名稱歸於自己,因為凡有這名稱的就可以接受人民的膜拜,如同神一樣。他們稱該撒為主。別迦摩曾建立了該撒神廟,成了崇拜該撒的中心。在約翰寫啟示錄的時候,只要人稱自己是基督徒,就可以構成對羅馬不忠的罪。他們有個效忠羅馬皇帝的宗教儀式,在廟裡的祭壇上有該撒的像懸掛於上,像的下面有個燒著的紅炭爐,他們只要在炭爐上撒上一點麵粉似的香麵就表示跟羅馬帝國有了聯繫。若不這樣做,就被認為是賣國賊,是國家的公敵,對羅馬皇帝的不忠,要立刻被處死刑。因而許多基督徒被補,因為不肯拜該撒,為主殉道。

當時的居民分為兩種,一種有權佩劍,大多數是羅馬人;另一種平民不准佩劍。因此佩劍的經常隨意拔劍指嚇基督徒,強迫他們否認基督。羅馬士兵更用一種雙刃短劍,有銳利的尖端,兩面都可用,非常鋒利,可置人于死地,在此代表可操生殺大權。因此在這封主給別迦摩教會的信中,主介紹自己,是那有兩刃利劍的,主的劍比他們的更厲害,主才是真正掌管生殺大權的主宰。在希伯來書裡說:“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4:12)”。那才是真正的利劍,因此我們不要害怕人的劍,那劍只能傷皮肉,取肉體的性命,不能對我們的靈魂有任何傷害。

別迦摩是個文化古都,擁有一座驕人的大圖書館,在沒有刷術的年代,他們用蒲草紙和羊皮作書,藏書多達廿萬冊。她也是希臘和羅馬的宗教中心。在主前約240年,別迦摩曾戰勝加拉太的高盧Gauls民族,便在高山上建了兩座廟和一個祭壇給希臘神話中的宙斯Zeus。壇高四十尺,建在一磐石上,遠望如一巨型寶座。這個祭壇象徵著宙斯從高山上望著這個城巿,守護著這個城巿,就像香港的天壇大佛。這個祭壇也被稱為撒旦的寶座,在主後1800年被一位德國的考古學家發現,運回德國,放在德國一博物院裡。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聞名於世的醫治之神亞斯克力飄Asclepius,在他的神廟裡有一條地下通道,讓人慢慢走進去。有病的人來這裡祈求醫治時,要進入一間漆黑的房間裡睡覺。這個房間裡有很多無毒的蛇,這些蛇會爬過患病者的身體,代表神醫撫治患者。富有的人會住數天,有醫護人員幫他們按摩和醫治。因此這個神廟不單單是敬拜中心,更是一個醫療中心。今天有些醫療團體的徽號是一條蛇卷在一根棒上,就是沿用這個希臘醫神的圖徽。有的人以為那是摩西所鑄的銅蛇,其實不然。

在這樣濃厚的異教氣息中,沒有人知道別迦摩教會是怎樣建立起來的。最有可能的猜想,或許是保羅在第三次佈道旅行時,在以弗所住了三年期間,將福音傳遍了小亞細亞一帶,因此福音也傳到了別加摩,並在那裡建立了教會。在這個教會中分成了好幾種信徒,有好像安提帕一樣忠心的信徒,堅守主的名和真道;也有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把吃偶像的祭物和行淫視為平常;也有人服從尼哥拉黨人的教導,認為要先犯罪才能勝過試驗。因此有人說別加摩教會是一個與世俗妥協的教會。事實上,她也有忠心至死的信徒,正如每一個教會,都有忠心和不忠心的信徒一樣。

主對他們的要求,就是要趕快悔改,若不悔改,主要用祂口中的劍攻擊他們。主口中的劍是審判,也是懲罰處治。主說,“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12:48)”主的道比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可以刺入、剖開魂與靈、骨節與骨髓,以致我們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不能隱藏。信主的人為何會服從巴蘭的教訓和尼哥拉黨人的教導呢?可能覺得只要心裡信就好,外面的行為無所謂。何況只要少許妥協就可保命,又有許多方便和享受,何樂不為?但是主的劍要使我們的心思無所遁形,是真的心裡有主嗎?

主說,得勝的,也就是堅守主道,至死忠心的。主要將隱藏的嗎哪賜給他,嗎哪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食,以色列人靠著嗎哪四十年,維生素一無所缺,礦物質、酵素,什麼營養都很足夠。現在有人仿軍糧或太空人吃的餅乾來做地震時吃的乾糧,都不及嗎哪。以色列人到了迦南地,哪哪就不再出現了。但是若有得勝者,神要再賜他天糧,讓他永遠不餓,永遠飽足。多麼美的祝福!我們一生都為了口腹之慾而操勞忙碌,能享受天糧,何等美好!

主還要賜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你千萬不要用路邊的石頭去想像這塊白石。對於白石,有幾種說法:一種是說是舊約時神給大祭司的烏陵和土明(一白一黑),用以明白神的旨意。有一種說法,認為那是一塊寶石,就像結婚戒指,只給最愛的人。還有一種說法,在當年的比賽得勝者,往往被賜予一塊白石,白石上面有他的名字,他只要拿著這塊白石,就可以參加比賽後為得勝者舉辦的宴會。這塊白石,會不會類似今天我們比賽後拿到的獎盃?並且白名上有一個新的名字,是主賜給我們的新名字。好像雅各被賜名為以色列,不同的是,這名字只有主和領受的人自己知道。就好像夫妻之間的暱稱,代表了彼此之間的親密關係,別人無法插足於主與我們之間。但願有一天,我們都能領到那塊白石,歡歡喜喜地去參加主為我們預備的盛宴。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