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主若願意

雅各書
4:11-17
雅各書4:15 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

雅各書4:11-17 弟兄們,你們不可彼此批評。人若批評弟兄、論斷弟兄,就是批評律法、論斷律法。你若論斷律法,就不是遵行律法,乃是判斷人的。 設立律法和判斷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滅人的。你是誰,竟敢論斷別人呢?

嗐,你們有話說:「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裡去,在那裡住一年,做買賣得利。」  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 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  現今你們竟以張狂誇口。凡這樣誇口都是惡的。  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被稱為〈現代約伯〉的溫偉耀博士在他一篇〈學做爸爸的歲月〉裡提到,他的妻子因癌症離世後,他就負起照顧兩個女兒的生活。小女兒是個弱智的孩子,每次當他帶她去公園玩時,一不留神,她會把沙撒到其他小朋友身上,換來連串的咒罵和冷諷。迫得他要公開向人請罪,並且宣佈,他的女兒是個弱智的孩子。立刻會有人問:“叫她媽媽陪她多一點吧!”他只好繼續宣佈,她的媽媽已經患病去世了。當然,那些人都立刻安靜下來,也顯然原諒了這個小女孩。但是每一次這樣的宣佈就等於再次撕裂傷口。

這段話讓我想到人的心是何等善於批評和指責。既然是弱智,那麼她媽媽在做什麼?怎麼不來陪她?反而讓什麼都不懂的大男人帶著她出來玩?男人怎麼會照顧孩子?既然是弱智,為什麼不放在家裡?你會發現,是那麼多的不得已,逼著一個大男人向全世界展現他的傷口:妻子辭世,女兒弱智。即使不再有人指責,他的心已經在淌血,淚水忍住,心裡的血不停地在流。很多時候,論斷和批評在話語之前就已經從態度宣洩出來,因此一句話就可以讓人受不了。

“批評”在英文裡是“speak evil of one another”,也就是用惡言惡語說別人。很奇怪的,不知為什麼,當我們看到不明白的事情,往往會往壞的方面去想。好像看到父親帶著孩子上公園,就立刻讓人覺得孩子的母親怎麼啦?我們有很多文化和背景形成的偏見。有一年我媳婦回台南玩,從紐約來的孩子碰到廿幾度的天氣,穿著自然少了一點,和保守的城巿有點不搭調。因此,我總會笑笑向人介紹,她是從紐約來的。他們聽了便會有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變得很親切隨和和熱情。我不想讓人從不好的方面去想,所以一點解釋便可以破了那些批評的眼光。

最近讀到美國名作家楊腓力的一篇文章,有人針對同性戀的問題,問他的看法。許多人都知道他和另一位同性戀牧師相交甚篤,因此漫罵聲不絕。楊腓力指出,我們都是罪人,只是犯的罪不一樣。例如,幾十年前,教會人士攻擊離婚也是不遺遺力;時值今日,離婚的人越來越多,教會卻沒聲音了,轉而攻擊同性戀。他說他沒有論斷和批評的權力,但是他希望讓那些同性戀者也能知道神的恩典。他並不同意同性戀者對聖經的一些看法,但是他相信主耶穌當年沒有拒絕罪人,我們今天也不當拒絕和他們做朋友。因為他們真的很孤獨,很需要幫助。

我讀了以後很感動,正如耶穌說的,為何看見別人眼中有刺,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除了同性戀之外,說謊是否也是罪?對錢財的貪戀是否也是罪?不守信用不守約定,是否也是罪?我們豈能去批評別人?因此,雅各說,你若是批評人,論斷人,你就是把自己當作神啦!因為“人若批評弟兄、論斷弟兄,就是批評律法、論斷律法”,而論斷律法的,應該就是有權力判斷人的;而設立律法和判斷人的只有一位,就是有權柄救人和滅人的那位,也就是我們的神。因此假如我們不是神,我們就沒有資格去批評論斷。

我們的心和口是如此地難以控制,以致於經常在思想中,言語中得罪神。例如,誇口。“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裡去,在那裡住一年,做買賣得利。”雅各這句話其實是在說我們每一個人。因為我們當中,有哪一個人不計劃明天要做什麼。我們被罵了這麼許久,可能一直以為他在說別人,其實是說你和我,每一個人驕傲自大的心理。大衛在〈詩篇〉37篇5節說:“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這就是一個信徒應該有的心態,不管計劃什麼,要把我們的計劃交給神,倚靠祂,祂必幫助我們成全。而不是說,我計劃這個計劃那個,我本事大,我資金足,我交遊廣濶,看我的吧!好像自己很了不起。其實神若不給我們存留氣息,我們什麼都做不了。

因此我們應當謙卑在神的面前,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有位朋友的姑姑在今年三月18日早上九點騎著摩托車出門,沒想到出門不久就被另一輛想超速的摩托車撞倒,跌倒後撞到後腦,當場死亡。她想做什麼事都做不了。也有一個朋友的父親出去晨運,被一輛失控的卡車撞倒,立即辭世。 那一天,他的計劃都實現不了。這就是人的真相,神若不許可,我們什麼都做不到,做不了。所以我們當存著感謝的心,為了神還賜給我們有生命的氣息而感謝,而珍惜。

因此,我們若知道應該如此行,卻不如此做,那就是罪了。善行就是指我們在主裡當做的事。這句話也可以說是,看到人有需要而不去幫忙;或是看到當做而不做,都是罪。這句話也把我們都圈在罪中,因為有許多時候我們看到別人的需要,卻繞道而過。好像那個被撞死的姑姑,她的家人到處張貼想找目擊證人,卻沒有人出來說他看見什麼。那是一條繁忙的公路,大家都顧著自己的事,沒有人要花時間站出來做證。假如我們都被圈在罪中,那麼我們怎麼還有批評和論斷人的權柄呢?求主潔淨我們的心懷意念,讓我們能夠活得更單純一些。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