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公義的冠冕

提摩太後書
4:1-22
提摩太後書 4:7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提摩太後書 4:1-22 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祂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 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 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做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

你要趕緊地到我這裡來。 因為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撻馬太去;  獨有路加在我這裡。你來的時候,要把馬可帶來,因為他在傳道的事上於我有益處。  我已經打發推基古往以弗所去。 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 銅匠亞歷山大多多地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 你也要防備他,因為他極力敵擋了我們的話。

我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願這罪不歸於他們! 唯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 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凶惡,也必救我進祂的天國。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問百基拉、亞居拉和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安。 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特羅非摩病了,我就留他在米利都。 你要趕緊在冬天以前到我這裡來。有友布羅、布田、利奴、克勞迪婭和眾弟兄都問你安。願主與你的靈同在!願恩惠常與你們同在!

在1970年代中,亨利·艾德華·羅伯發明了第一部MITS Altair 8800個人電腦。他雇用了一位名叫比爾·蓋茲的年輕人為他撰寫軟體。那年蓋茲才19歲。1977年,羅伯賣掉他的電腦公司,買了一座大農場;七年以後去讀醫學院,那時他41歲。比爾·蓋茲後來成為世界上最大電腦軟體公司的老闆,艾德華·羅伯成為喬治亞州一個小鎮裡的一個醫生。可能有人覺得羅伯放棄了他那如日中天的事業非常可惜,但是他說:“人們都覺得個人電腦是我所作過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但我並不認為如此。我現在每天為病人所做的事,若不是比電腦更重要的話,至少同樣重要。”

我們怎樣評估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呢?很多人都以財富來評估一個人的成功與否,但是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我們都明白財富不能代表什麼。保羅叫提摩太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但有些人並不認為傳道是一門正經的事業。有個朋友的女兒交了一個男朋友,她的父親對她男朋友的工作很不滿意,因為是個神學生,準備將來做牧師。這個父親尚未信主,因此對女兒說,這樣的工作不大好,叫他去找一門正經的工作吧。可能牧師和神棍在世人的眼中不相上下,感覺上好像都是靠嘴皮吃飯的。其實卻有天壤之別,因為前者挽救人的靈魂,後者敗壞人的靈魂。假如做醫生救人有意義,那麼拯救靈魂得永生是否更加倍有意義?因為一生是短暫的,永生是永遠的,雖不能看見,卻必然臨到。

這是保羅最後的一封信,本章是他最後留下來的一段話。後來他就殉道了,因為是羅馬公民,按律不能施以酷刑,因此被判斬頭。據說因為害怕保羅影響更多人信主,尼羅派人秘密地把他押解到刑場,只有幾個人他一起去。他被劊子手帶到羅馬城南邊的奧斯第亞門〈Osteia〉離城約二英哩的埃圭賽維〈Aquae Saviae〉刑場斬頭。據說保羅行刑時,不但沒有懼色,更是充了喜樂的盼望,把劊子手深感奇怪。後來君士坦丁大帝建了一座城外聖保羅教堂以記念保羅。根據傳說,保羅的頭顱在落地時彈跳了三次,所跳之處,奇蹟似的湧出三道水泉。所以,後人在此建了一個修道院,以「三水泉修道院」為名。

因此我們可以體會到保羅在寫這最後一段信的著急和迫切,鼓勵提摩太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都要專心。我們都知道要傳福音,但是最難專心。專心便是向著目標直直地走過去。也就是說,當我們傳福音時,不要被其他事分散注意力,例如公益事業、社交應酬,這些事往往佔去許多時間,使我們沒有精力再去追蹤或關心我們傳福音的對象。我們會忘記為某人禱告,為一些正在進行或即將進行的事工禱告,以致於功敗垂成,凡事馬馬虎虎地交帳。大家的要求都不高,都覺得服事是生活裡的一小部份。但保羅說,這是最重要的,要專心去做,因為要隨時預備主來的時候。

保羅說他被澆奠,離世的時候到了。這段話最令人感動,也是最激勵人心的一段:“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我們也看到一些離世的長輩,也留下給我們如此美好的風範。保羅說公義的冠冕不止為他存留,也為所有愛慕主顯現的人。當我們的一生走到底時,卻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們存留,那將是何等的喜悅,不是結束在黑暗的絕望裡,而是開始另一段充滿光輝的行程。對基督徒而言,過了四十不是走下坡路,而是上坡路。走上坡路比較辛苦,常常要停下來喘一兩口氣,但是走到最後走不動時,就可以領到公義的冠冕,重新得力走向永恒,何等福氣。

保羅向提摩太提到了一些身邊的同工,底馬一向和他在一起事奉,此時卻為了貪愛世界而去了帖撒羅尼迦;但革勒士和提多是為了傳福音而別的地方。此時,在保羅的晚年,他已經和馬可重修舊好,過去的誤會消除了,成為有利的同工。但願我們在回天家的路上,也能和那些與我們有芥蒂的人一一修好,不然見主面時如何交待?保羅這時感到孤獨,因為沒有人幫他,只有也是年邁的路加醫生在他身邊。他也知道這次入獄,株連甚廣,因此大家都不敢來探他,因此“願這罪不歸於他們”。唯有主站在他身邊,讓他將福音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這是保羅臨死前的心願,今天保羅在天上必然感到欣慰,因為我們這些外邦人都在福音裡有份了,將來進了天國,一定要好好謝謝他才行。希望我們都和保羅一樣,即或不然(若神沒有救我們脫離今世的苦難),我們也都可以在天國重逢。願榮耀歸給我們至愛的主耶穌!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