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用恩賜當合宜

哥林多前書
14:20-40
哥林多前書14:33 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

哥林多前書14:20-40 弟兄們,在心志上不要做小孩子,然而在惡事上要做嬰孩,在心志上總要做大人。律法上記著:「主說:『我要用外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嘴唇向這百姓說話,雖然如此,他們還是不聽從我。』」  這樣看來,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做證據,乃是為不信的人;做先知講道不是為不信的人做證據,乃是為信的人。所以,全教會聚在一處的時候,若都說方言,偶然有不通方言的或是不信的人進來,豈不說你們癲狂了嗎?若都做先知講道,偶然有不信的或是不通方言的人進來,就被眾人勸醒,被眾人審明, 他心裡的隱情顯露出來,就必將臉伏地敬拜神,說:「神真是在你們中間了!」

弟兄們,這卻怎麼樣呢?你們聚會的時候,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或有啟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來的話,凡事都當造就人。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  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 至於做先知講道的,只好兩個人或是三個人,其餘的就當慎思明辨。  若旁邊坐著的得了啟示,那先說話的就當閉口不言。  因為你們都可以一個一個地做先知講道,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 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 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

 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她們說話。她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她們若要學什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神的道理豈是從你們出來嗎?豈是單臨到你們嗎? 若有人以為自己是先知或是屬靈的,就該知道我所寫給你們的是主的命令。 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吧! 所以我弟兄們,你們要切慕做先知講道,也不要禁止說方言。 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

保羅在這一章裡提到三種恩賜,最大的恩賜是愛,所有的恩賜都要有愛才能有最好的效果。保羅希望信徒切慕先知講道,而不要只顧追求講方言,因為做先知講道可以造就教會,講方言只是造就自己。因此他鼓勵信徒在心志上不要小孩子,只喜歡好玩的、有趣的、新鮮的東西,反而要像大人一樣,有成熟的見地,把事情看得更高更遠,認識造就教會比造就自己更為重要。但是在惡事上要像嬰孩,一點都不懂,也學不會,保守自己在神面前的聖潔。

保羅引用的話出於舊約以賽亞書28章11-12節,猶太人常用“律法”來代表神的話。以賽亞寫:“主說:‘我要用異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嘴唇向這百姓說話。’祂曾對他們說:‘你們要使疲乏人得安息,這樣才得安息,才得舒暢。’雖然如此,他們還是不聽從我。”  這句話當時是指亞述軍隊將攻打耶路撒冷,對猶大國的漫罵和侮辱。神藉著外邦人的口,證明猶太人悖逆神的結果(賽36章)。保羅引用先知的預言來解釋方言的作用,在新約時代,神也使用方言(外邦人的言語)來表明因為他們的不信,救恩便臨到外邦人身上。那些“不信的人”是指猶太人。所以方言的恩賜,是要向不信的猶太人作證據,證明他們所拒絕的救主,已經被外邦人接受了。神又賜下先知講道的恩賜,為了讓其他不信的人明白真理,而歸向基督。因為神願意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

我聽過一些姐妹的見證,她們曾經被朋友帶去靈恩派的教會聚會,因為聽到和看到他們講方言的情形,便嚇得不敢再進教會。我想這就是保羅想要指出的事實。根據吳主光牧師的《真假方言》一書所寫,“方言曾經停了約一千八百多年,直到1901年在美國洛杉磯重新興起,那時開始的方言運動十分極端、偏激和混亂。因為他們經常在聚會中用一至三小時的時間集體大聲說方言,甚至集體抽筋、嘔吐、昏迷、滾地、尖叫、大哭、大笑、亂跑……有人形容這些聚會簡直像地獄一樣。因此為眾基要派和福音派的教會所排斥。直到1960年新靈恩運動在美國洛杉磯再次復起,聚會守變得安靜有秩序,並且沒有從前那麼偏激,於是就廣泛地滲透了各教會。”(節錄)

我想,在哥林多教會的情況也是因為如此混亂,以致保羅要說:“偶然有不通方言的或是不信的人進來,豈不說你們癲狂了嗎?”反而,若大家都盡量求先知講道的恩賜,即使有不通方言的人進來,還可被眾人的言語勸醒,而將臉伏地敬拜神。現在可能不會臉伏地敬拜神,但也有可能受到感動而決志信主。因此不管是唱詩歌、或有從神來的感動或啟示要教訓或分享,甚至方言也要有翻譯出來,都要讓人聽得明白,才能造就人。倘若所有的恩賜沒有愛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那麼在愛裡,我們運用恩賜時,就一定要考慮到別人的需要,而不能只顧自己。

因此聚會時要有秩序,要輪流。若想說方言,一定要有人會翻譯才可以說。其實現在會翻譯方言的實在不多,但是許多講方言的人根本不管,所以他們自己不斷地說,其實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又怎能造就自己呢?有一位姐妹曾經很興奮地告訴我,神給了她翻譯方言的恩賜,所以她現在能聽明白別人講的方言了,她也開始幫弟兄姐妹翻譯。換句話說,在這之前,他們教會的人講方言,從來就沒有人翻譯過。我認識一些會講方言的弟兄姐妹,有時一起禱告,他們的方言就出來了。但是他們都非常安靜。因為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 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

保羅沒有禁止方言,那是指真的從聖靈來的方言。但是現在有不少教會,要求信徒接受按手,並跟他們一句一句的學。這是極大的錯誤,因為聖靈的恩賜不是學習可以得來的。我們反對的是假方言,以及其帶來的混亂狀況:大哭、大笑、躺在地上、在地上滾來滾去,等等,和一些氣功大會的表現非常相似。因此保羅的教導讓我們曉得,教會若有人講方言時,應有的規矩。我們也要學習分辨諸靈,因為邪靈也可以讓我們說方言,反正沒有人聽得懂,牠給你的是真是假,你不會翻譯方言,又怎知是真是假?所以我們不要追求情緒上的奇異感受,反而要專心記誦神的話,那才是我們信心的根基。

再一次,保羅對婦女又有意見了。當時的希臘人不贊成婦女在公開埸合說話。Plutarch普魯塔克,一位希臘的作家說,有德行的婦女“應當謹守,有外人在埸時,不說話”;又“婦女要說話,就對丈夫說,或透過丈夫薦言”。保羅叫他們要留意習俗。這跟中國古時候的女人類似,女子無才便是德,三從四德,等等。蘇佐揚牧師說:“本人以為保羅是指喜出鋒頭的婦女,曾在哥林多教會中造成混亂局面,所以勸她們不應再發言,對教會的議決事件或教義的決定不應插嘴。因為35節36節提及‘學什麼’與‘神的道理’,表示這些喜歡在會中發言的婦女曾對本書第一章至14章保羅所答辯的種種問題表示過不成熟的意見,引致會中混亂之故。但保羅並不禁止婦女講道,因為哥林多教會的百基拉(亞居拉之妻)是能講道的,她的名字常在她丈夫之前。保羅在哥林多寫羅馬書信的時候,曾指名問候哥林多教會許多人,其中婦女亦甚多(羅十六章),這就表示哥林多教會有許多能言善講的婦女。” 這一段經文頗多爭議,保羅在11章中顯然允許婦女禱告和講道,這裡很可能是因為有婦女混亂了教會的聚會,因而不准她們說話。這裡很顯然有其時代背景,因為當時的婦女受教育的很少,可能有的言語不當,以致保羅發出此言。但從全面來看,筆者非常相信,保羅不是指所有的婦女而言。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