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基督的身子

哥林多前書
12:12-31
哥林多前書12:26 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哥林多前書12:12-31 就如身子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子;基督也是這樣。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臘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設若腳說:「我不是手,所以不屬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屬乎身子。 設若耳說:「我不是眼,所以不屬乎身子」,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屬乎身子。若全身是眼,從哪裡聽聲呢?若全身是耳,從哪裡聞味呢?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若都是一個肢體,身子在哪裡呢?但如今肢體是多的,身子卻是一個。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

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做肢體。 

神在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豈都是使徒嗎?豈都是先知嗎?豈都是教師嗎?豈都是行異能的嗎?豈都是得恩賜醫病的嗎?豈都是說方言的嗎?豈都是翻方言的嗎? 你們要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

最近我們教會裡有一個長老,因為患了癌症,在接受化療;有一天突然中風了。他被送去急診手術,醫生說手術成功的話,只能保住他的命,卻有可能變成植物人;手術不成功就回天家了。那個長老很年輕,才38歲,有三個孩子。教會立刻通知大家為他守望禱告。感謝主,手術不但成功,他也沒有變成植物人。在這一件事上,我感受到主裡一體的真實。當他和他的家人受苦時,我們這些知道的人也感同身受。因而大家自發自動地一起為他們代禱。保羅說得真好,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起快樂。所以自認為信主,卻不上教會的人,沒有辦法感受到一體的真實。

美籍伊朗裔牧師薩伊德因為回去伊朗辦孤兒院,卻因為基督教的信仰而被當地政府拘禁。這件事一披露出來,世界各地都有人為他禱告。寫《標杆人生》的華里克牧師之子自殺時,我們雖然與他隔了幾千里,他也不認識我們,但那種心痛和悲哀,使我們不能不為他和他的妻子禱告。保羅說,“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臘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所以我們有同樣的感受。華理克牧師的馬鞍峰教會,在香港開分堂於今年10月7日首次崇拜,得知後也令人感到興奮。更感謝主,華牧師和師母沒有因為兒子的事件而消沉下去。

葛培理牧師上次為了助選美國總統,說摩門教不是異端,讓我們都覺得丟臉。因為我們覺得他像是基督肢體的口,怎能為了一時的權宜亂講話?但是他去幫助獄中的金貝克牧師,又讓人感到主愛之深厚。林書豪打球打得好,我們為他高興;打得不好,我們就暗暗地為他打氣。這些人與我們隔了十萬八千里,只因為我們同飲於一位聖靈,因此我們覺得他們是自家人。不是名人效應,因為英國王子娶了又生了孩子,我們也只是當花邊新聞,不會放在心上。

同樣父母生下的孩子,有時也會反目成仇,視同路人;但是基督徒若反目成仇,以後還要見主面。所以若按照主的教導,就得把炭火堆到對方的頭上,盡量幫助他,才能有臉見主。因此想到以後在天上還要再見,在地上的手就不會執意砍殺。因為保羅說:“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意思就是說,有些弟兄姐妹實在軟弱,更要多給幫助。好像我們怎樣裝飾自己一樣。趾甲長得不好看,就給它上油,讓它有光澤,亮麗;手腕戴手鐲、頸子戴項鍊,我們學會遮掩自己的弱點。尤其是化妝時,怎樣使小眼睛變成大眼睛,使無神的眼變成秋水一般地動人,那真是要花不少功夫。所以我們不要彼此批評,要彼此上妝,讓大家都好看。自己覺得俊美的,就去幫那些表現得不怎麼樣的;就好像手覺得自己很有用,手就是要做事的,所以就去幫助人最合宜了。

我們是基督的身子,設想我們中間有人嫉妒他人、有人爭鬥,基督的身子一定很不舒服。我們有時被紙片割到(paper cut)都會立刻哀叫一聲,這痛不是只有割到的地方痛,嘴會立刻吹氣,另一雙手會立刻按住傷口,腳會跑去拿膠布,這就是身體肢體的反應。若是手指不小心被切了一刀,其他肢體都不理會,到最後失血過多,大家都一起完蛋。若是身體長了癌腫,基督的身子有了大壞人侵入;頭腦和全身都會配合去抵禦,有時不得不割掉身體的某些部份,以保存身體的完整性。那時手術前後,全身都會有一段不愉快的經歷。要痛很久,才會慢慢恢復。我們彼此相屬,所以主要我們彼此相愛。

保羅提出神在教會設立了一些職份。第一是使徒,好像彼得等十二使徒成立了耶路撒冷教會,保也為外邦人成立教會。第二是先知,有的人說先知的預言到《啟示錄》為止,再沒有先知了。但也保羅在林前13/14章指出先知的職責在於有講道之能,使人學道理,得安慰得勉勵,教會得造就。第三是教師,負責教導聖經及信徒的行事為人,例如牧者或教主日學、帶領查考聖經,等等。第四種是行異能的,就好像保羅被蛇咬卻沒死。第五是有恩賜醫病的,其實我知道有不少基督徒都曾經為人禱告,使人得醫治的例子,教會裡也有長老為人禱告抹油的醫治,但我們道醫治的能力來自神。所以不管多麼有醫病的恩賜,到最後也醫不了自己。好像宋尚節博士曾經醫治很多人,卻不能醫治他自己。所以神讓我們明白,祂才是真正的醫治者。

第五種是幫助人的,這種恩賜和職份實在非常重要,幾乎每一個信徒都有能力和恩賜去幫助人。第六種是治理事的,換句話說就是教會的行政工作。治理事的希臘文原意是駕駛(船),經過礁石暗流,平安到到達港灣。說實在的,每個牧者都有不同的恩賜,有的擅於講道,有的擅於聖樂,有的很會關懷,有的懂行政,等等。但是現在許多人蒙召去讀神學院畢業後,一窩蜂認定就是要講道,這種感覺很奇怪。難怪保羅要問:豈都是教師嗎?豈都是先知嗎?最後是說方言的。很多人追求說方言,卻沒想到這事排在最後。保羅對說方言有極為清楚的教導,我們以後再談。這些職份和恩賜都很重要,但是保羅說,最妙的還在後面。請拭目以待,下回分解。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