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論男人和女人

哥林多前書
11:1-16
哥林多前書11:1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哥林多前書11:1-16 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我稱讚你們,因你們凡事記念我,又堅守我所傳給你們的。我願意你們知道,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是基督的頭。凡男人禱告或是講道,若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因為這就如同剃了頭髮一樣。女人若不蒙著頭,就該剪了頭髮;女人若以剪髮、剃髮為羞愧,就該蒙著頭。

男人本不該蒙著頭,因為他是神的形象和榮耀,但女人是男人的榮耀。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並且男人不是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為男人造的。因此,女人為天使的緣故,應當在頭上有服權柄的記號。然而照主的安排,女也不是無男,男也不是無女;因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萬有都是出乎神。

你們自己審察,女人禱告神不蒙著頭是合宜的嗎?你們的本性不也指示你們,男人若有長頭髮,便是他的羞辱嗎?但女人有長頭髮,乃是她的榮耀,因為這頭髮是給她做蓋頭的。若有人想要辯駁,我們卻沒有這樣的規矩,神的眾教會也是沒有的。

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過,猶太男人的頭上大多數有一頂小帽子,這帽不能擋風遮雨,看起來像個裝飾品。但是它卻很有來頭。在猶太人進迦南地時,為了表示對上帝的尊敬,不可以把腦袋直接對著天,因而當時的猶太人都要蒙頭,蒙頭的意思除了敬天,還有順服神的權柄。隨著文化習俗的演變,猶太男人頭戴小帽子表示對上天的敬虔,帽子的顏色越深,表示越發敬虔;女人則被要求戴頭巾。因此耶穌的母親在圖畫上總是包著頭巾,以表示她是敬虔的女人。

保羅要我們效法他,像他效法基督一樣。在這裡他要提醒哥林多教會的人,是他建立了這個教會,是他把福音傳給他們,所以他們應當記念保羅在他們身上所做的,並且也如此事奉神和人。不要跟錯了學習的對象,變成旁門左道。保羅要信徒效法他,不是效法他吃飯、走路或讀書或其他事情,保羅要信徒效法他,像他效法基督一樣。當我們碰到有一些讓我們敬佩的傳道人時,我們不是要效法他的講道或是做人方式,我們要效法他如何效法基督。好像很多人喜歡遠志明牧師、馮秉誠牧師等人的講道,一有他們的佈道會就蜂湧而去,但我們去聽道時,只是為了享受一場舒服好聽的道嗎?還是去效法他們為主的擺上?效法他們怎樣效法基督?

在這段經文裡,保羅提到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要蒙頭,這個教導讓我們很清楚明白,保羅從來沒有說不准女人講道。在提摩太前書2章12節裡的“我不許女人講道”。已經被許多人指出是譯文之誤,林道亮牧師亦指正,應該是“我不許妻子教訓丈夫,也不許妻子管轄丈夫”。但是也讓我們看出,保羅的書信裡有很濃厚的時代氣息。這是很正常的。假如我現在寫信給朋友,寫的必是現代的事,保羅寫給哥林多人的信,當然也反應出他的時代背景。好像猶太女人以前都把頭髮留得長長的,包起來,只有在內室裡才給丈夫看。但是在現代的社會裡,你看那些年輕的以色列女子,哪裡還蒙頭呢?

“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是基督的頭”,這句話在《丁道爾聖經注釋》裡有很好的解釋。簡錄於下:古時的人並不曉得中央神經系統的功能。他們以為思想發自腰部;因此,頭並不是控制的因素。我們常用頭字表示在上有權柄的人(如“國家首長”),可是在古代卻沒有這個用法(除了七十士譯本中有幾段)。“頭”在此是“源頭” kephale之意(有如河流的源頭)。保羅在此是說:女人從男人而產生(創2:21-22),正如男人從基督而來(約1:3 萬物是藉著祂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祂造的),而基督又從神而來。

因此這裡指的男人和女人和神的關係,正如正如河流的源頭和支流,不是誰順服誰的問題, 而是指二者相屬的關係。 男女不但平等,更是互相依靠幫助的,這種關係可追溯自創造。 因此,也是有先後次序的(顧美芬-從新約看婦女的事奉)。倪柝聲在《初信造就》也提出:在這一段聖經裏,沒有一次題起弟兄或姊妹的問題。你所看見的,乃是男人和女人的問題。因此,這裏所題起的,不是基督裏地位的問題,乃是神在創造裏安排的問題。倪柝聲弟兄又指出:“神是基督的頭”,不是說父是子的頭,這不是神格中三而一的父神和子神中的問題。乃是說到被神差遣來到地上,受神膏油,作神的基督的那一位,神和祂的關係的問題。而“基督是各人的頭”,也不是指基督和教會的關係,乃是指基督和各人的關係。

“男人本不該蒙著頭,因為他是神的形象和榮耀,但女人是男人的榮耀”。對於女人是男人的榮耀,我比較有體會。因為一個妻子與丈夫外出,若是打扮不得體,丈夫便會被人看輕;若是妻子得體大方,人家也會多尊重做丈夫的幾分。至於男人不蒙頭,是為了顯出神的形象和榮耀,那就要看他們自己有沒有把自己打理得體面了。姐妹們很喜歡說我們是骨製品,弟兄們是土製品;不過外子昨天提醒我,只有夏娃是骨製品,其他女人也是土製品。不過我再細想,除了亞當和夏娃,我們都是半土半骨製品。所以像保羅一樣,講到最後:“女也不是無男,男也不是無女;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萬有都是出乎神”。都是神的安排,爭有什麼意思呢?反正大家都少不了彼此。

蘇佐揚牧師在《新約聖經難題》裡解釋:“服權柄”三字,原文在此只有一個字,即“權柄”EXOU-SIA而已,“服”字是譯經者加上去以作解釋。所謂“權柄”乃是當時婦女“頭巾”的專稱,“頭上應有權柄”,意即女人頭上應有這種稱為“權柄的頭巾”,等於日本已婚婦女背後都背著一個貞潔記號的“包袱”,又等於印度人頭上均有“纏頭布”(TURBAN)或中國北方人的“幫腿帶”,只要一說出來,大家都明白,婦人頭上應有“權柄”,即該種頭巾的名字,哥林多婦女一聽便明白,我們卻要費腦筋去解釋。所以為著天使(或使者)的緣故,女人頭上應有“權柄”(頭巾)。 (節錄)為著天使的緣故,有人說是要給墮落的天使看女人的順服,有的指像基路伯在神面前用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以表示尊敬,謙卑順服。但是真正的意思可能還要等以後有機會問保羅才可得知了。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