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弟兄與弟兄告狀

哥林多前書
6:1-11
哥林多前書6:7你們倒是欺壓人、虧負人,況且所欺壓、所虧負的就是弟兄!

哥林多前書6:1-11 你們中間有彼此相爭的事,怎敢在不義的人面前求審,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呢?豈不知聖徒要審判世界嗎?若世界為你們所審,難道你們不配審判這最小的事嗎? 豈不知我們要審判天使嗎?何況今生的事呢?既是這樣,你們若有今生的事當審判,是派教會所輕看的人審判嗎?我說這話是要叫你們羞恥。難道你們中間沒有一個智慧人能審斷弟兄們的事嗎?你們竟是弟兄與弟兄告狀,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你們彼此告狀,這已經是你們的大錯了。為什麼不情願受欺呢?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你們倒是欺壓人、虧負人,況且所欺壓、所虧負的就是弟兄!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做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  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

保羅看到的,都是教會裡實際存在的掙扎。這裡保羅指出,教會裡有一些人喜歡佔別人的便宜,有些人被佔便宜後,為了討回公道,便去法庭告狀。我們有時也會在報紙上看到教會裡的長執和牧者相告的事。有的人還特別買了報紙的半頁,聲訴另一方如何作法不公。看到這樣賣廣告,把教會裡的問題擴大到社會的層面,教會裡的爭吵,想要請社會上的人來論公平,實在令人感到羞愧。保羅又發出第二個問題:“難道你們中間沒有一個智慧人,能審斷弟兄的事嗎?”第三個問題是:“為什麼不情願受欺呢?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

其實要從第三個問題開始發展,才會變成第一個問題。保羅一層層地問下去,最終要挖出的問題,便是大家都不想吃虧,有的還專門欺負人。這也跟教會文化有關,尤其是國人的教會,大多覺得服侍是應該的,不必付費。在教會裡除了牧者、秘書及清潔工人之外,一般做事都算是服侍主,都是義工。本來大家為了服侍主和人,都心甘情願,但有些人做得過份,就會出問題。尤其牧者或長執若只是口動體不動,完全沒有榜樣時,就很難使人心服口服。我們當然不敢要求牧者或長執什麼都做,但是至少在大家忙碌時,有時也幫忙一下,當做鍛練身體,更可提高大家工作的熱情。不要把會友當作教會中的勞動者,大家一起做,才會有家的溫馨。

有個教會連打掃廁所都想讓弟兄姐妹“自願”承擔,可想見,“自願”的人很少。我們習慣了白拿白用,有時會忘記自己的責任。因此有的人會心裡不平,卻口上不敢說。例如,有的人生病,請弟兄姐妹去他的家裡幫他清潔,他只是口頭感謝,雖然有能力,也曾答應要付錢,到最後卻不當做一回事。有的接受了人家的服侍,病好了以後,還在口頭上佔便宜:“你何時再來幫我做衛生啊?”當這樣的人還頂著牧者或長執的頭銜時,會友的心一定很不平衡:“你佔了我便宜,還要消遣我?”大家都是憑愛心侍奉,若不能彼此敬重,自然就產生糾紛。以筆者所見,在自己有經濟能力時,能按著別人的付出付費為宜。不要總想著節省自己的錢,該用則用。

把教會裡的一些傷心事提出來,實在很心痛。但我們要學習正視自己的弱點,希望能使教會變成比較有公義,使人得安慰的地方。教會裡講愛心,因此有的人借錢給人時沒有寫收據,到最後人家不還錢時,便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因為沒有證據。洋人在這方面比較直接,該付錢就付錢,該寫收據就寫收據。其實若有人有急需時,借錢沒關係,但是一定要寫借據,大家把該做的手續都辦好,讓事情一清二楚,不要拖泥帶水,不要以為這是沒愛心。其實寫借條是為了建立對方的信譽和責任感。我們面對的是人的軟弱,因此我們有義務做好該做的事。假如你願意把錢給對方,而不寫借據,那你就把那筆錢完全忘記,當作借給神了。

教會是人組成的,雖說是神的家,但是裡面有各式各樣的人。有真正得救的,也有假裝得救的;有得救後卻不成長的,也有混水摸魚只想來佔便宜的。就好像保羅說的,在哥林多教會裡,有些人曾經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做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但是都因著主耶穌的寶血而得潔淨成聖。我們都是蒙大恩的罪人,教會裡就是罪人的總匯合。因此不只有神性的流露,也有很多罪性的流露。就是在這樣的環境和條件下,耶穌要我們學習彼此相愛,而不是彼此佔便宜。即使吃虧,也只當做是為耶穌而做。

當然以上所舉的例子只是很少部份的,大多數的牧者、長執和信徒都很有愛心,有的甚至義務服事,分文不收,還經常倒貼。不過保羅是指那些有問題的,我們談的當然也是有問題的一部份。當時哥林多教會的問題,現在的教會也有。但這些事都比不上我們是否真正知道自己的需要來得重要。曾經在越南當戰俘的Howard Rutledge寫過一段話:“在經過28天的虐待之後,我知道我有孩子,但已經記不起有幾個孩子。我向神求力量。在長時期被迫反省時,我開始學會分辨重要和不重要的事。我靈裡的饑渴比對食物的饑渴更厲害。在監獄裡,我確實明白了,沒有神的生命是何等的空虛。”不管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會像戰俘被欺負得那麼厲害;而有沒有神的生命,卻是任何一個情況下站穩的首要條件。

一旦我們成為神的兒女,神便在我們的生命中動工,我們必須記得我們是屬神的人,藉著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我們在神的家裡要如何自處,也幫助其他人的靈成長強壯,我們便要學習做一個盡量付出,不佔便宜,不留下讓人攻擊神的把柄,在神在人面前都能坦然自處的人。若是被人欺負,寧可聽憑主怒,伸冤在主,主必報應。當我們不自己扛著重擔時,才能繼續往前走。不讓魔鬼的詭計得逞。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