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活為主活死為主死

羅馬書
14:1-12
羅馬書14:1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

羅馬書14:1-12 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軟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輕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論斷吃的人,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有人看這日比那日強,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樣,只是各人心裡要意見堅定。守日的人是為主守的;吃的人是為主吃的,因他感謝神;不吃的人是為主不吃的,也感謝神。

我們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為要做死人並活人的主。你這個人,為什麼論斷弟兄呢?又為什麼輕看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神的臺前。經上寫著:「主說:『我憑著我的永生起誓:萬膝必向我跪拜,萬口必向我承認。』」這樣看來,我們各人必要將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說明。

保羅提出的這個問題,到現在我們依然經常會碰到。在查經的過程裡,每個人對經文的理解不同,加上成長背景和文化環境的差異,往往會引起許多辯論,而辯論帶來的後果往往是不歡而散。因此保羅勸我們,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但是不辯論怎能找出問題的答案?真理不是越辯越明嗎?真理會越辯越明,但我們往往不是討論真理,而是一些生活的枝節。例如基督徒可不可以吃肉?要守安息日或主日?可不可以吃血?

在保羅的時代,羅馬教會也碰到了這兩個難題:有一部份人主張基督徒應該只吃蔬菜水果,不該吃肉。他們認為是人墮落以後才開始吃肉,所以我們不應該吃肉。另一部份人認為肉是神在洪水之後賜給人的食物,並且主耶穌要我們吃祂的肉,喝祂的血,若是不吃肉就等於拒絕耶穌的救恩。只吃蔬菜,就是認為人沒有罪。亞當在伊甸園裏的食物是植物,但那時沒有罪。罪進來了,神就更改了人的食物。人需要贖罪,所以必須流血;人需要來自神的力量,所以必須吃肉。

第二個難題:根據守安息日者的說法,安息日是神規定的,人不可以改變;守主日的則說,守主日是因為耶穌在主日復活,所以我們當記念主復活的日子。保羅可以舉很多理由為他所支持的力爭,但是這樣一來,教會勢必產生分裂。因此保羅沒有跌下這個試探的陷阱,魔鬼往往想讓我們在幾個問題中團轉,但是保羅不接這個試探,他並不嚐試著要把他們的思想都統一起來。你看,這常常是我們的弱點,想要把對方改變成和我們一樣。但是保羅的作法是各人按著自己信心的程度去選擇,不要批評,不要論斷,彼此包容,彼此接納。

保羅實在為我們立下了一個很好的榜樣,很合時的教導。我們往往因為別人的作法和想法和我們的不一樣而批評而論斷,甚至輕看人。但是保羅說:“神已經收納他了,你是誰,竟敢論斷別人的僕人呢?”換句話說,我們大家在神面前都有同樣的地位,都是同樣被神接納的,所以也應當彼此接納,不可彼此攻擊。不管他吃菜或肉,不管他守的是安息日或主日,聖靈自會帶領,何用我們指指點點?因為神是我們的主人,所以我們當對神負責。不管守哪一天敬拜,在神每天都是好日,敬拜是敬拜神,我們怎能批評誰對誰不對?保羅沒有說吃菜或吃肉、守主日或安息日是軟弱的或剛強的,只是要我們停止論斷,彼此接納,凡事謝恩。

有位牧師說,人們總是習慣想“我該做什麼?”或“我該怎樣做?”卻忘了要先讓神在我們的生命中工作,讓神先得著我們。當神一旦得著我們,不管我們做什麼或在哪裡,即使不說話,也可以流露出基督的生命。但我們若把“我該做什麼?”放在首要,那麼就不是讓主做王,而是自己做王,就會處處相爭強好勝,以自己的意見為歸納,這是很危險的。

馬丁路德說:“我知道一個真理:不管什麼時候,我只要與污穢的東西爭辯,或勝利或失敗,總是把自己弄髒了”。這污穢的東西不是別人,正是剛強好勝的老我,會破壞主裡的和諧和聖潔。因此我們要讓主得著我們,有爭辯時,退回主裡,在心裡禱告,讓主得勝。當我們不再爭辯時,氣氛便會被挽回。大家因而可以重新學習主的話語,而不再浪費時間在爭辯之上。因為魔鬼正是要我們轉移目標,不學習神的話語,反而滿足好鬥的天性,好拆散主的門徒。

因此保羅又提醒我們,我們已經是基督的人。基督用寶血買贖了我們,在受浸時老我已經死了,新我就是屬主的。既然是主的人,當然要為主而活,不再為自己而活。因此即使人家有不同的意見,我們也可以很寬容地把問題交給主,求主定奪,求主賜下答案。不用自己去爭去辯,我們的主自有主張。主耶穌是活人的主,不是死人的主,因此每一個相信主的人都當敬畏救贖自己的主人。我們若是凡事自己出頭,將來在神的臺前,怎能交待自己的言行?求神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學習在行事為人上,尊主為大。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