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永不與神的愛隔絕

羅馬書
8:31-39
羅馬書8:32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

羅馬書8:31-39 既是這樣,還有什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裡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

在14世紀末至16世紀初,丹麥、瑞典(包括部份芬蘭)和挪威(包括冰島及格陵蘭)組成斯堪地納維亞共主聯盟,由這三個王國共同擁戴一個君主。聯盟成立後,瑞典人對於丹麥人經常與德意志地區的幾個國家交戰不大高興,因為此舉影響到瑞典對德意志地區的出口貿易;加上丹麥王室不斷企圖控制挪威和瑞典的內政,丹麥王室和瑞典貴族的矛盾越演越烈,反對聯盟的衝突不斷爆發。最後一個聯盟的國王克里斯蒂安二世,於1520年親率重兵攻佔了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殺害了大批參與叛亂的瑞典貴族,史稱斯德哥爾摩慘案。事件引發了達拉納起義,1521年瑞典貴族古斯塔夫·瓦薩在達拉納招募了一支反抗丹麥的軍隊。1523年,他在漢薩同盟的幫助下攻入斯德哥爾摩,丹麥軍隊戰敗,瑞典恢復獨立。

瑞典解放戰爭期間的格言之一,便是“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這句話的確很振奮人心;但是它也有反面的意思:“神若不幫助我們,我們能敵擋誰呢?”保羅說到,解決心靈和情慾之爭的唯一方法,便是邀請主耶穌作我們的中保,好讓我們與神和好,成為神的兒女。如此聖靈在我們的心中為大,老我便會逐漸退去。但是我們怎樣才能得到神的幫助?那便是要按著神的旨意去做。好像為解放黑奴而努力的英國議員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Wilberforce),他便是因為深深明白神的心意,因此與約翰‧牛頓促使禁奴法案的成形。因為知道是神的心意,即使面對再多的困難,還是終其一生為這理想奮鬥,因為知道神必幫助。因此倚靠神的人可以用這節經文勉勵自己,也警惕自己。

但是神實在願意幫助我們,因為祂把自己的兒子都為我們捨了,祂還會保留什麼不我們呢?有孩子的人一般都能深明其意。最近有個六歲大的孩子,雙眼被人挖走,那個父親說那個壞人即使千刀萬剮也不解恨。若發生在我們的孩子身上,我們可能也都會有同感。誰欺負我們的孩子,我們就跟誰為敵。我們都會拚命保護自己的孩子,神知道孩子於人的寶貴。所以祂阻止了亞伯拉罕的奉獻,預備了一頭公羊代替以撒。當亞伯拉舉刀之際,天使呼叫,讓刀落不下去。但是當神的獨生子被釘上十字架時,神沒有救他下來。神讓他留在十字架上,直到斷氣。神任人打他、戲弄他、侮辱他。有的人因而不願相信神,因為認為這樣的父親太殘忍。

上帝殘忍嗎?祂要面對怎樣的選擇?一是救祂的兒子,讓所有的造物和人類都沉淪?二是讓祂的兒子去完成這個艱鉅的任務,經過死蔭的幽谷,為全人類付上罪的代價,再從死裡復活,好讓相信祂的人可以得救,與神和好,回到樂園,重得永生。假如你是上帝,你會做怎樣的選擇?生命都是從祂來的,祂給的。祂從來沒有想要浪費這麼多的生命,祂不能置他們於不顧。因此,祂只好選擇,讓祂的兒子負起這艱難的任務。祂讓祂的獨生兒子經歷如此大的苦難,來換取你和我的新生,你覺得祂還會對我們有所保留嗎?獨生兒子都為你死了,其他的東西豈有勝過祂兒子價值的嗎?沒有了,若是一個人肯讓他的獨生子為你死,你知道這個人在世上對你也必然毫無保留。所以神把祂的兒子和萬物都白白賜給我們了,只想換回我們的將來,不想看到有任何一個人沉淪。我們要思想神的愛,祂那毫無保留的愛。

因此,當我們接受了耶穌基督完成的救恩,與神和好之後,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因為耶穌已經為我們付上贖價,誰都不能在神面前再控告我們了。神因著耶穌的寶血,稱信祂的人為義,就沒有人或魔鬼可以定我們的罪了。是的,當耶穌完成神要祂做的救贖大功之後,就回到天上,重享祂原有的榮耀。祂回去坐在神的右邊,為我們祈求。祂顧念我們,曉得我們的軟弱,因此祂回去不是大快朵颐,不是去揚威享福,祂為相信祂的人祈求。因為我們的命,是祂用自己的命換回來的。

因此,有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一個不信的老公?一個不信的妻子?或是人間的功名利就?即使你離開了,神也在等你回來。林獻羔牧師經歷了廿年的牢獄之災,出獄後更愛主;王明道弟兄因為信仰,被判無期徒刑,被關25年後被釋放,從未得到平反。他出獄後想要為自己申冤,他的妻子劉景文對他說:“你撒過謊, 那是你的失敗。你要講理,也許是你更大的失敗,你必須從這個失敗裡出來。你說你冤枉,我冤枉不冤枉啊?你去坐監,我也去坐監。我幹了什麼啦,要坐十五年監,再加上四年刑滿勞動,一共十九年?沒有什麼可怨的, 一切都是天父許可的。天父許可的,一定與我們有益。今天我們不明白,將來一定會明白。我覺得那沒什麼,我一點也不覺得冤枉”。不管是患難或困苦,是逼迫或飢餓,赤身露體或危險或刀劍,都不能使我們與主的愛隔絕。我們即使為了主終日被殺,也因為有永生的恩典,而勝過仇敵和恐懼。

有個小朋友問我世上有沒有外星人?我告訴他:“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世上的知識和學問一日千變,誰說的都不一定準。但是保羅說了,即使有別的受造之物,也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不管你聽到什麼,都沒有比神的愛更真實,更可以把握。有多少考古學家推翻前人的研究和發現,有多少醫學家糾正前人的診斷和治療方法?我們都在學習,但是我們所學的都很有限。以有限的知識去放棄神無限的愛,實在不值得。因此當你的心中有兩個聲音,一個說:神會幫助你;另一個聲音說:神已經離開,祂不在這裡時,你要記得不管環境如何,神的愛都不會離開你。你只管放心坦然地來到神的面前,祈求祂的幫助。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