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心裡的割禮

羅馬書
2:17-29
羅馬書2:29唯有裡面做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

羅馬書2:17-29 你稱為猶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著神誇口;既從律法中受了教訓,就曉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別是非;又深信自己是給瞎子領路的,是黑暗中人的光,是蠢笨人的師傅,是小孩子的先生,在律法上有知識和真理的模範。你既是教導別人,還不教導自己嗎?你講說人不可偷竊,自己還偷竊嗎?你說人不可姦淫,自己還姦淫嗎?你厭惡偶像,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嗎?你指著律法誇口,自己倒犯律法玷辱神嗎?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所記的。

你若是行律法的,割禮固然於你有益;若是犯律法的,你的割禮就算不得割禮。所以那未受割禮的,若遵守律法的條例,他雖然未受割禮,豈不算是有割禮嗎?而且那本來未受割禮的,若能全守律法,豈不是要審判你這有儀文和割禮竟犯律法的人嗎?因為外面做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唯有裡面做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

有一個猶太人在年輕時飄洋過海,從波蘭去美國紐約,經過廿多年的努力,成為一個富有的女式上衣製造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他終於趕回波蘭貧窮的小村莊探望他的父母。兩個老人看到兒子回來,非常激動,問他:“你的絡腮鬍子怎麼沒了?阿瓦拉罕兒?”他說:“在美國,人們不流行留鬍子,而且現在大家不叫我阿瓦拉罕,我已經去法院改名為亞蘭摩爾。”兩老互相對望,久久說不出話來。終於,父親遲疑了一下,問:“那麼,你的包皮還在嗎?”這是一個典型的猶太人笑話,也是猶太人的真實寫照,毛髮、口音、名字都可以改變,但割掉的包皮卻再也長不出來,是猶太人男子與神立約,不可磨滅的記號。據說當年希特勒屠殺猶太人,就是用這個方法去辨認猶太人和非猶太人。

割禮是神與亞伯拉罕立的永約,也是選民的記號。一般選定在男嬰出生之後的第八天進行,禮節非常隆重。根據猶太人的說法,神用六天創造世界,第七天息了創造之工,第八天則是世界的開始。這割禮是為了表明這嬰兒是屬於神的,是神所揀選,因此也有潔淨獻上的意義。有人說,這割禮不僅割在猶太人的肉體上,更割在靈魂深處,從而達到種族的純淨和對上帝的忠誠。因此在嬰兒生下後的第八天行割禮,成為猶太人履行與上帝的約定;也可以說是上帝給猶太人的烙印,要他們永遠記得自己是上帝的選民。有的人為了與猶太女人結婚,也會被要求行割禮,在成人時行割禮,便是一種痛苦的記憶了。

因此割禮也成為猶太人的驕傲,因為那是上帝和他們所訂的永約。以東人或阿拉伯人也有行此儀式,因為都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亞伯拉罕一百歲和以實瑪利十三歲時同一天受割禮(創17),也是第一批受割禮的希伯來人。因此以實瑪利和以掃的後裔也都有這個規矩。以色列人更不用說了,神親自為雅各改名以色列,從此雅各的子孫就成了以色列人。猶大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中的一支派,在所羅門王之後,以色列的十個支派歸北國以色列,神留下一個支派給大衛王的後裔,就是南國猶大。所以他們其實都是一家人。

但是自從以色列人遠離神去拜偶像,神就差遣先知警戒他們。耶利米先知第一個提出心也要受割禮的概念。耶和華說:“看哪,日子將到,我要刑罰一切受過割禮,心卻未受割禮的。(耶9:25)”也就是說那些人從肉體的表面看來是受過割禮,是屬神的人,實際上他們的所思所行卻大相逕庭;神所要的是心裡的割禮,也就是心裡的潔淨和分別為聖的生活。到了保羅的時代,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都已經亡國了幾百年,但是他們卻還沒有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保羅才說:“你稱為猶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著神誇口”,但是卻一邊指著律法誇口,一邊犯律法使神的名受辱。本來是在萬民之上的猶太人,應該成為世人的典範,給不認識神的人領路,給黑暗中的世人看見希望和光明,但是他們自己卻不守律法,做各樣得罪神和人的事情。

假如你有一張床,你卻天天到外面睡,或睡在地板上,你的床就成了虛設的擺飾;假如你有燈卻沒有繳電費,你的燈就不會亮,形同虛設;因此以色列人有律法卻不遵守,也形同虛設。我們若知道神與我們同在,卻不親近祂,也不尋求祂,神的同在就像空氣一樣摸不著、看不見。雖然有床,實際上沒有用;雖然有燈,卻無法照亮;雖然有割禮,卻活不出神子民的榮耀。所以保羅說以色列人若不守律法,割禮就與他們無益。人若拿到通知去郵局領包裹,卻總是忘記去拿,包裹雖是你的,卻也與你無益。

我們應當經常想到這些比喻。因為有不少信徒抱怨生活中感受不到神的存在,覺得神不聽禱告,甚至不知道有沒有神。那是因為我們沒有照著主的教導,時時親近祂,把祂的話放在心裡。有事時總是自己先籌謀,再求神成全,把神當成工人,而不是主人。以色列人把律法作為裝飾品,掛在額頭,穿在衣服上,卻不放在心上,因此神說他們好像看不見的瞎子,聽不見的聾子,無法回轉。因此雖受割禮,卻完全沒有上帝子民的樣式。神的審判在此時越來越接近,神一直容忍選民的悖逆,讓他們遭受各國的欺凌,為了喚醒他們對神的漠視。

保羅寫羅馬書時大約是在主後55年底到56年初,因為猶太人的領袖不肯相信耶穌是彌賽亞,反而去相信一些革命份子,結黨反叛羅馬政府,在主後70年羅馬軍東征,聖殿被毀,猶太人被趕出迦南美地(巴勒斯坦),此時神才真正地把他們丟到天下萬國之中,去體會浪子的無家之苦。所以保羅此時心急,希望自己的骨肉之親能夠回轉,看清楚自己是怎樣得罪神,快快悔改,以便挽回神的憤怒。因此他提出:“唯有裡面做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可想而知,猶太人看了嗤之以鼻。他們相信的是肉體的割禮,他們以為神是只看外表,卻看不見他們作為的神。他們以為耶和華神只在意那一塊皮。

但是為人造肉體,又賜人生命的神,怎麼會只在乎一塊皮呢?對神而言,割禮不只是一種順服,也是生命的立約,表示要成為神的子民,活出合乎神心意的方式。所以保羅說:“唯有裡面做的(割禮),才是真猶太人”。心靈的割禮便是悔改歸向神,分別為聖,明白自己是屬神的人。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