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保羅在羅馬

使徒行傳
28:16-31
使徒行傳28:28所以你們當知道,神這救恩如今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

使徒行傳28:16-31 進了羅馬城,保羅蒙准和一個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處。 過了三天,保羅請猶太人的首領來。他們來了,就對他們說:「弟兄們,我雖沒有做什麼事干犯本國的百姓和我們祖宗的規條,卻被鎖綁,從耶路撒冷解在羅馬人的手裡。 他們審問了我,就願意釋放我,因為在我身上並沒有該死的罪。  無奈猶太人不服,我不得已,只好上告於凱撒,並非有什麼事要控告我本國的百姓。  因此,我請你們來見面說話。我原為以色列人所指望的,被這鏈子捆鎖。」他們說:「我們並沒有接著從猶太來論你的信,也沒有弟兄到這裡來報給我們說你有什麼不好處。但我們願意聽你的意見如何,因為這教門我們曉得是到處被毀謗的。」

 他們和保羅約定了日子,就有許多人到他的寓處來。保羅從早到晚,對他們講論這事,證明神國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書,以耶穌的事勸勉他們。 他所說的話,有信的,有不信的。他們彼此不合,就散了。未散以先,保羅說了一句話,說:「聖靈藉先知以賽亞向你們祖宗所說的話是不錯的。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所以你們當知道,神這救恩如今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裡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

保羅說他曾經屢次定意到羅馬,因為他想念在羅馬的信徒,希望把屬靈的恩賜分給他們,使他們得堅固;又盼望有機會能將福音傳給在羅馬的人(羅1:11/15)。現在他終於到了羅馬,卻是帶著鎖鏈去的。這是好還是不好呢?是福氣還是災禍呢?保羅雖然很想去羅馬,但可能從來沒想到是以一個囚犯的身份去的;正如有一些傳道人有囹圄 之災,看起來是個災難,卻在監獄中有機會向那些絕望的犯人傳福音。神的意念原高過我們的意念,神的道路也高過人的道路。在保羅的鎖鏈中,我們看到了神對保羅的眷顧。

保羅在耶路撒冷被千夫長抓住後,猶太人仍然想殺死他。那時,神向他顯現,應許保羅必能到羅馬為祂作見證。千夫長把他送到該撒利亞的腓利斯巡撫那裡,腓力斯想要保羅賄賂,把他關了兩年。非斯都接手後,想要討猶太人歡心,幾乎又把保羅送回耶路撒冷;猶太人表面說要審他,其實計劃著在半路上把他殺掉。幸好保羅執意上告凱撒,這樣地方官就無權過問此案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撒旦並沒有退卻,藉著風暴、兵丁、毒蛇,三番四次想致保羅於死地,但是神的恩典和權勢拯救保羅,使他能平安到達羅馬。

假如保羅像以前那樣,每到一個地方就進猶太人的會堂,會有怎樣的結果呢?回想他過去的經歷,那些拒絕相信的猶太人不僅趕他、打他,甚至追殺他,他還能完成堅固信徒、廣傳福音的心願嗎?很難,又得四處逃躲。但是現在他帶著鎖鏈到羅馬,就不能再進猶太人會堂了,因為被軟禁,沒有行動上的自由,這就免去了和猶太人針鋒相對的場面。可能因為一旦保羅上告該撒,耶路撒冷的猶太人便知道沒有打贏官司的可能性,因為亞基帕王和非斯都都認為保羅可以無罪釋放了,因此他們沒有再追殺上來,也沒有通知在羅馬的猶太人。猶太人的首領去看保羅時,對保羅便沒有偏見和惡意,只是想知道基督教是怎麼一回事。

保羅從早到晚對他們講論,但是依然有很多猶太人不能接受。因此保羅引用〈以賽亞書〉裡的話:“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這意思便是,因為不管神在他們當中行了多少神蹟,有多少的教導,他們卻總是不能明白神的心意,不能把神的話放在心裡,都只會做表面工作。因此只好接受神的審判。人的心裡太過剛硬,便會導至自己的滅亡。保羅終於明白朽木不可雕也,便專心傳福音給外邦人。以前猶太會堂的人是害怕人都信了保羅所傳的福音,現在保羅在自己的地方沒有這種優勢,如此,保羅和猶太人之間便沒有尖銳的對立。

按照羅馬的法律,凡羅馬公民待審而未獲判決時,不須坐牢,只須軟禁。軟禁時必須帶著鎖鏈,門外有御營兵看守,不許自由外出,親友可以自由探望。至於該撒的囚犯,都被下在監裏,由兩名御營兵看守的。一邊由一名士兵的左臂與犯人的右臂鎖在一起;另一邊由另一士兵的右臂與犯人的左臂相連。御營兵是輪班制的,晝夜看守,使犯人沒有機會逃跑。而保羅卻可以自己租房,只和一個看守的兵住在一起。這個看守的兵,表面是看守,其實卻成為保羅的保護。猶太人不會冒險去殺羅馬兵,再殺保羅。因此保羅有人身的保障,猶太人不敢動他;他反而可以放心地接待人,傳講神的國,並且寫下了好幾封重要的書信:以弗所書、腓利比書、歌羅西書及腓利門書。沒有人來禁止保羅傳福音,也沒有人影響保羅的安全,又有時間寫書信,這豈不是神奇妙安排?

關於保羅的晚年有很多種說法,比較可信的一種是說保羅在羅馬被囚兩年後獲釋;保羅後來又去了馬其頓、特羅亞、尼哥波立等各地探訪信徒和教會;可能在主後67年又再度被捕。這次入獄因為法庭不再需要等原告的對質,罪名已定,又有牽連處分的危險,因此探監的人極少。這次坐監,保羅只寫了提摩太前後書。保羅知道大家的難處,因此在〈提摩太後書〉4章16節說: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因為保羅是羅馬公民所以不需要被釘十字架,據說他被帶到離城約二英哩的埃圭賽維〈Aquae Saviae〉刑場斬頭。後來君士坦丁大帝在此地建了一座聖保羅教堂作為記念。彼得則被捉去釘十字架,但是臨刑前,他自覺不配與耶穌一樣,因此要求倒釘十字架。

《使徒行傳》到如今仍然是一本尚未完成的書,彼得、保羅等人只是開始。從那之後,有許多人前仆後繼地把這福音傳到世界各地。神有祂的計劃,祂呼召一代又一代的接棒者把這福音傳下去、傳出去。因此當我們在享受福音的好處時,別忘了我們也是接棒人,我們也是《使徒行傳》中的一位。有一天,當我們讀到自己的那部份時,但願我們都不會汗顏,都能像保羅所說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a)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