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亞基帕要聽保羅

使徒行傳
25:13-27
使徒行傳25:27據我看來,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使徒行傳25:13-27 過了些日子,亞基帕王和百妮基氏來到該撒利亞,問非斯都安。在那裡住了多日,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說:「這裡有一個人,是腓力斯留在監裡的。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求我定他的罪。我對他們說,無論什麼人,被告還沒有和原告對質,未得機會分訴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及至他們都來到這裡,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來。告他的人站著告他,所告的,並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不過是有幾樣辯論,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又為一個人名叫耶穌,是已經死了,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這些事當怎樣究問,我心裡作難,所以問他說:『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裡為這些事聽審嗎?』但保羅求我留下他,要聽皇上審斷,我就吩咐把他留下,等我解他到凱撒那裡去。」亞基帕對非斯都說:「我自己也願聽這人辯論。」非斯都說:「明天你可以聽。」

第二天,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同著眾千夫長和城裡的尊貴人進了公廳。非斯都吩咐一聲,就有人將保羅帶進來。非斯都說:「亞基帕王和在這裡的諸位啊,你們看這人,就是一切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和這裡曾向我懇求、呼叫說:『不可容他再活著!』但我查明他沒有犯什麼該死的罪,並且他自己上告於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論到這人,我沒有確實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帶他到你們面前,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為要在查問之後有所陳奏。據我看來,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在這段經文裡所講的亞基帕王,是亞基帕王二世,是亞基帕王一世的兒子。亞基帕王一世就是那個強奪神的榮耀,以致被蟲咬死的那個王(使12/主後42年),他死的時候,亞基帕王二世才17歲,他一直生活在羅馬,直到主後53年,羅馬皇帝革老丟才讓他接手他父親的領土。他的曾祖母是猶太人,因此她的後代也都算是猶太人,因此他對猶太人的文化相當熟悉,他也有管理耶路撒冷聖殿財務和委任大祭司的權柄。因為他處事經常為猶太人著想,在主後70年猶太人要叛變羅馬時,他曾力加勸阻,但猶太人不聽,結果被羅馬勦滅。但他仍繼續效忠羅馬,在主後99年死於羅馬。

百尼基是亞基帕一世的女兒,亞基帕二世的妹妹。13歲就嫁給她的叔父,七年後叔父死亡,就回來和大她一歲的亞基帕二世(以下簡稱亞基帕)同住,就是在這段期間,他倆一起來聽保羅的申訴。後來她嫁給西西里王多利買,又與提多將軍相戀,不久和西西里王離婚,又回來找亞基帕,以皇后的姿態和他一起出現在眾人眼前。從她的戀愛史裡,我們可以稍微明白當時希律家族是何等地淫亂,偏偏他們卻坐在高位審判神公義的僕人。這也是人世間奇特的一景。難怪所羅門王要感嘆愚昧人立在高位!

看起來像是掌權者錯誤的安排,讓這樣亂倫的一對兄妹來聽保羅的申訴;可是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豈不是神對他們的特別憐憫,為他們安排了一個特別的佈道會,希望他們有悔改的機會?也是神特地留保羅在監獄裡的原因之一?不管人願不願意接受福音,總之,神已經給了機會。

非斯都看到亞基帕和百妮基自然是百般討好,因為他只是巡撫,亞基帕是管理猶太人的“王"。他把自己所做的事向亞基帕講了一遍,當然他也的確秉公處理了這個案子。他的述說引起亞基帕的興趣,第二天他帶了一大堆高階級的人士來聽保羅申辯,其中有眾千夫長和城裡的尊貴人。所以我們看到,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審訊,實在是神為這些不可能接觸到福音的人,所預備的福音盛筵。神給保羅是何等的使命,何等的機會啊!所以保羅這兩年的牢不是白坐的,因為神有祂的計劃。當我們不明白自己為何落在患難中時,當回想基督徒的生命裡沒有偶然,一切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們不要像以色列人在曠野時不停地發怨言,反而要更加親近神,才能在神預備的時間裡讓神使用,成就神的計劃。

神沒有要保羅拯救多少人,那不是保羅的工作,神只要保羅放膽講他的見證。我們傳福音或做主工時,也要有這樣的心態,多少人得救是神的工作,做多少是我們的本份。再一次,非斯都把猶太人和保羅之間的衝突表明出來,保羅沒有犯該死的罪,但猶太人卻不容他再活著!要殺死無罪的保羅,正像他們殺害無罪的耶穌一樣。但是非斯都有他的立場:“據我看來,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即使是不信耶穌的非斯都,也力求在審訊上公平,保持他的操守。有許多尚未信耶穌的人,在他們的為人處事上都很有分寸,也很努力地做好人,盡忠職守。只是好像耶穌對富有的年輕人說:“你還缺少一件: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前面那句話提醒我們要積財在天;後面那一句提醒我們,唯有跟隨主,才能回到天父的家。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