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保羅自述奉主差遣

使徒行傳
22:17-30
使徒行傳22:21主向我說:你去吧!我要差你遠遠地往外邦人那裡去。

1.(           )保羅說主差他往哪裡去?(a.耶路撒冷b.外邦人那裡c.中國)

2.(           )百夫長不敢打保羅是因為他是(a.猶太人b.羅馬公民c.伽瑪列的學生)

使徒行傳22:17-30「後來我回到耶路撒冷,在殿裡禱告的時候魂遊象外,看見主向我說:『你趕緊地離開耶路撒冷,不可遲延。因你為我作的見證,這裡的人必不領受。』我就說:『主啊,他們知道我從前把信你的人收在監裡,又在各會堂裡鞭打他們。並且你的見證人司提反被害流血的時候,我也站在旁邊歡喜,又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裳。』主向我說:『你去吧!我要差你遠遠地往外邦人那裡去。』」眾人聽他說到這句話,就高聲說:「這樣的人,從世上除掉他吧!他是不當活著的!」眾人喧嚷,摔掉衣裳,把塵土向空中揚起來。千夫長就吩咐將保羅帶進營樓去,叫人用鞭子拷問他,要知道他們向他這樣喧嚷是為什麼緣故。

剛用皮條捆上,保羅對旁邊站著的百夫長說:「人是羅馬人,又沒有定罪,你們就鞭打他,有這個例嗎?」百夫長聽見這話,就去見千夫長,告訴他說:「你要做什麼?這人是羅馬人!」千夫長就來問保羅說:「你告訴我:你是羅馬人嗎?」保羅說:「是。」千夫長說:「我用許多銀子才入了羅馬的民籍。」保羅說:「我生來就是。」於是那些要拷問保羅的人就離開他去了。千夫長既知道他是羅馬人,又因為捆綁了他,也害怕了。第二天,千夫長為要知道猶太人控告保羅的實情,便解開他,吩咐祭司長和全公會的人都聚集,將保羅帶下來,叫他站在他們面前。

在保羅的見證裡,他講的都是自己親身的經歷:在大馬色的路上,神用大光照他;他瞎眼得醫治後,亞拿尼亞向他講述神的旨意;回耶路撒冷後魂遊象外,看見主,並且與主對話,領受差遣。我們都需要有這樣的經歷,親自領受聖靈的帶領,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體會。有個小姐妹問我,為何覺得主離她很遠,她一點都無法感受到聖靈的帶領?因此她懷疑主存在的真實。我只能說,有這樣的感受往往是因為我們離開了主,而不是主離開我們。當我們跟隨主跟得太遠時,往往就連主的背影也看不見了。後來她自己承認,因為那一陣子被佛學所吸引了。

愛主的人,主也必然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約14:21)。主的同在不是偶而,也不是暫時,主的應許是,祂永遠與我們同在。因此,我們若覺得和神的關係越來越遠,往往是我們的問題,不是主的問題。主呼召保羅之後,保羅就承認自己以前的過犯,主沒有棄絕他,反而讓他做外邦人的使徒。保羅從此一心一意跟隨主,即使有患難捆鎖也不以性命為念。這樣的表白,猶太人卻聽不進去,可能因為無法接受上帝也愛外邦人的觀念。一向自認為是神的選民,現在怎麼能讓外邦人在神的家裡與他們平起平坐呢?

讓我們來看一個小故事以理解猶太人對外邦人的看法:有一個人來到耶路撒冷,自稱是猶太人。當地的以色列兄弟般地熱情接待了他。其時,恰逢過逾越節,他與大家一起守節。在晚宴上,他和大家一塊吃逾越節的主食 — 羊羔。當他吃完羊羔後,向主人提出要吃羊的內臟,主人大吃一驚,斷定他不是猶太人。因為真正的猶太人是從不吃羊的內臟的,它要作為祭品獻給上帝。這一行為觸犯了《出埃及記》中第 12 章第 43 節 “ 外邦人都不可吃這羊羔 ” 的戒律,於是將這人扭送宗教機構。這故事指出:外邦人在以色列人的救恩中是沒有份的。因此外邦人在以色列人的眼中都是神所不要的人。現在保羅說蒙召去把福音傳給外邦人,一般猶太人無法理解,也不願去理解,他們想的就是:不可能!外邦人永遠不可能和以色列人平等分享神的救恩和福氣。因此說神要把救恩傳給外邦人,對猶太人而言,簡直就是叛徒。

此時千夫長看到保羅激起民憤,便叫人拷問他。還記得當保羅和西拉在腓立比被抓起來時,保羅挨打、下監都不出聲,直到要出獄的時候才說他是羅馬人,把官長嚇壞了,親自來勸他們出去。西拉是猶太人,有沒有羅馬公民的身份,我們不知道。但他若也有羅馬公民的身份,保羅肯定不會吃眼前虧。百夫長要叫人用鞭子拷問保羅,保羅立刻抗議,並表明身份,鞭子就落不下去了。假如西拉也是羅馬人,保羅在腓立比的時候一定不會噤聲,任他們下棍。但是倘若保羅在腓立比被捉時表明自己是羅馬人,而西拉不是,那麼西拉可能會被打得更慘。保羅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不受不必要的苦;但是他也願意和同工一起受苦,這點讓人十分欽佩。

在羅馬統治的時代,能拿到羅馬籍是無上光榮的一件事,可以享受到許多優待和方便;有點類似現在很多人想拿美加國籍或綠卡一樣。想拿到羅馬公民權有三種方法:1.父母若是羅馬公民,兒女自然就是羅馬公民;2.不是羅馬人,卻因為對羅馬有功勞而賜予公民權;3.用金錢去買公民籍。現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家,都可以投資移民,其實也就是另一種方式的用錢買身份、買居民的資格。保羅說他生來就是羅馬公民,很可能他的父母早已入了羅馬籍。彷彿在保羅出生以前,神就已經為他安排好了。保羅在此後的四年裡,雖身在囹圄,卻受到羅馬官吏的特別優待和照顧,以致於他在獄中可以傳福音,也可以寫書信,一點都不浪費時間。

千夫長一知道保羅是羅馬人,不僅不敢打他,還解開他的捆綁。雖然亞迦布預言將有捆綁和患難等待保羅,但是在這捆鎖與患難之中,神已賜下了格外的恩典,讓保羅不至於太辛苦,而且還可以把福音傳到羅馬,完成了保羅想去羅馬傳福音的心願。他的情況讓我想起一首歌:當我受特殊試煉和痛苦時候/主耶穌就告訴我恩典夠用/每當我灰心失望完全無助的時候/主耶穌就告訴我恩典夠用/信息進入我心中/聖靈在指引我/在百般試煉中當大喜樂/因為祂已告訴我祂的恩典夠我用/只要信祂的恩典是夠我用 。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