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保羅在雅典

使徒行傳
17:16-34
使徒行傳17:30 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

1.(           )保羅在雅典等誰?(a.路加b.西拉c.提摩太)

2.(           )保羅看見雅典滿城都是(a.希臘人b.偶像c.動物)

使徒行傳17:16-34 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裡著急。於是在會堂裡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還有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什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  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什麼意思。」  雅典人和住在那裡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 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侍,好像缺少什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 他從一本(blood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 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  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裡復活,給萬人做可信的憑據。」

眾人聽見從死裡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 於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  但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現在是夏天,正是旅遊的好季節,有許多人計劃著去旅行,或正在旅遊當中,假設你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巿,你會先注意到那個城巿的特色嗎?有的人注意到建築的不同,有的人喜歡逛百貨公司,有的人喜歡逛精品街,也有的人被帶著去參觀各地的教堂或廟宇。但是無論你到了哪裡,你會為當地的人著急嗎?保羅來到雅典,這個舉世聞名的“西方文明的搖籃”和民主的起源地,可是他心裡一點都不感到羨慕或好奇,反而心裡著急,因為他看到雅典滿城都是偶像。別人看到偶像可能會去欣賞一下,因為希臘神話裡,每個偶像都有一段故事,但是保羅心裡只感到著急,為那些失喪的靈魂著急。你若看到一個人掉進水裡挣扎,可能還會想辦法去救他;可是若幾百個人都掉進水裡,你怎能不著急?

在雅典有一個很諷刺的對比。古雅典是馳名世界的文化古城,哲學的發源地,也是柏拉圖學院和亞里斯多德的講學所在地。蘇格拉底、希羅多德、伯里克利、索福克勒斯、阿里斯托芬、歐里庇得斯、埃斯庫羅斯和其他著名的哲學家、政治家和文學家都在雅典誕生或居住過,因此雅典被稱為世界文明的搖籃。在這幅世界名畫:The School of Athens(雅典的學院),中間那兩位一起進門的,從讀者的眼光看過去,左邊是柏拉圖,右邊是亞里斯多德。一個學問如此深廣的地方,也是一個充滿偶像崇拜的地方,正說明了人類的學問無法填滿人心裡空虛的事實。

雅典是希臘首都,奧運的發源地,也是人文匯流之地,保羅很快就找到猶太人的會堂,並每日到巿上與人辯論。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大抵知識份子都心高氣傲,文人自古相輕,到哪裡都一樣,想要改變知識份子的想法,真得花上很長的一段時間。何況在雅典,人人都覺得比其他地方來的人要高一等,憑什麼要聽一個外來的拉比呢?可見信主不在乎學問,乃在於聖靈的感動。他很快就碰上了雅典兩個主流派的學士們。

一派是以彼古羅派Epicureans,也譯為伊壁鳩魯派,又稱為花園哲學派。這一派的人主張享樂主義Epicurism,以彼古羅就是創始人的名字。以彼古羅認為人生以享受情慾為目的,不必受道德觀念的約束,人沒有靈魂,死後一了百了。很像今人所提倡的:只要我願意,什麼都可以;只要曾經擁有,不必天長地久。他們認為諸神早已脫離苦難,居於完全、安靜與聖潔的所在,與人並無關係。

另一派是斯多亞派Stoics,創始人是來自居比路的西諾。西諾與門徒論道之地,初在雅典城內一間斯多亞畫廊之下,故稱斯多亞派,又稱為走廊哲學派。他們相信有神,因為希臘原信仰多神教;但認為宇宙是自然發生的。他們主張要自我克制,滿足於現實,對得起良心,死後靈魂才能與神在一起,直到諸神也歸於無有。他們當然也不相信有復活。

當保羅傳講耶穌復活的信息時,就有人覺得他是在講論外邦鬼神,他們覺得很新奇,就帶保羅到亞略巴古,希臘語是馬斯山;在古雅典的此地有一個議會或組織,是雅典人審核各種宗教哲學的地方。“雅典人和住在那裡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是當地的民情,想到希臘最近的金融危機,不知跟這樣的民情是否有關係?

保羅一開講先稱讚雅典人敬畏鬼神,這是一個引子,是因為尊重當地民情而禮貌性的開頭,並不表示保羅覺得敬畏鬼神是好的民俗。在雅典有許多“未識之神”的壇,據說在大約主前六百年,雅典曾經流行過一種很可怕的疫症,沒有辦法遏止。那時有個詩人名叫皮麥尼德提出一個辦法,從亞略巴古放出一群黑羊和白羊,任牠們到處走。在每一隻羊躺下的地方,就地獻祭給最靠近的神祗;倘若那附近沒有任何神廟,便祭給“未識之神”。這個祭壇是在羅馬的帕拉蒂尼山Palatine Hill找到的,大約是主前一百年所制,上面刻著“To the unknown God”(給未識之神),這個祭壇和保羅在雅典看到的應該相差不遠。

保羅的話鋒一轉,立把真神介紹給雅典人。真神應該是怎樣的呢?必然和人手所造的偶像有所不同:1.祂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是天地的主人;2.既是天地的主人,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侍,因為祂有能力照顧自己;3.人也是祂造的,生命是祂所賜,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的恩典。4.以前人不認識神,因此用手造偶像,現在當悔改。5.祂是從死裡復活的神,且要按公義審判天下。

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在古卷裡一本是指一血脈(blood),也有人說在原文裡只有“一”,指的是亞當(And He has made from one blood every nation of men to dwell on all the face of the earth)。神也預定每個人的年限和住的疆界,為要讓人明白有一個掌管宇宙的神,並學習敬畏祂。當保羅這樣講時,他其實是因為深深了解希臘人的迷信,因而要讓他們曉得宙斯Zeus不是宇宙的至高神,也不是人生命的源頭。也因為那兩個主流派的思想所致,當保羅講到耶穌從死裡復活時,難免有人譏笑保羅。但是因著聖靈的感動,有一位亞略巴古的官、一位婦人和其他一些人都信從了真道。有的人覺得這是一場失敗的佈道,因為信主的人很少,但是我們知道要攻破撒旦的本壘,原不是容易的事。但是神依然在引導每一場靈魂的爭奪戰。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