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馬其頓的異象

使徒行傳
16:1-15
使徒行傳16:9 在夜間有異象現於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

1.(           )保羅在哪裡找到提摩太?(a. 特庇b.以哥念c.路司得)

2.(           )保羅在哪裡碰到賣紫色布匹的呂底亞?(a哥林多.b.路司得c.腓立比)

使徒行傳16:1-15 保羅來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裡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他父親卻是希臘人。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讚他。保羅要帶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父親是希臘人,就給他行了割禮。他們經過各城,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長老所定的條規交給門徒遵守。於是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加增。

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細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  他們就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在夜間有異象現於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  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裡的人聽。

於是從特羅亞開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亞波利。從那裡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我們在這城裡住了幾天。 當安息日,我們出城門,到了河邊,知道那裡有一個禱告的地方,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  有一個賣紫色布匹的婦人,名叫呂底亞,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來敬拜神。她聽見了,主就開導她的心,叫她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  她和她一家既領了洗,便求我們說:「你們若以為我是真信主的,請到我家裡來住。」於是強留我們。

提摩太是希臘語名字,意思是敬畏或榮耀上帝的人。他的母親是猶太人,父親是希臘人,那麼提摩太算是什麼人?有的拉比解釋,猶太人若跟異族通婚,若母親是猶太人,孩子便算是猶太人。但還有另一種說法:猶太人跟異族通婚,若住在以色列人當中,他們的婚生子女才算是以色列人;若在異地定居,子女便算是外邦人。所以提摩太當時很可能被認為是希臘人。即使如此,因為他的祖母羅以和母親友妮基的教導,提摩太的信仰之路走得很穩當。有人說提摩太的祖母和母親有可能是在保羅第一次到路司得時成為基督徒(提後1:5)。猶太人都知道提摩太的父親“是”希臘人,這個字在希臘文裡用的是過去不完成式,因此提摩太的父親很可能在那時已經去世。

也因為提摩太原被認為是希臘人,所以小時候沒有行割禮;現在因為他的母親是猶太人,也算有猶太人的血統,所以為了不讓其他猶太人在這事上挑戰提摩太,所以保羅為提摩太行了割禮。從猶太人對耶穌和門徒們的挑釁,我們知道他們的反對也很厲害,所以保羅寧可先讓提摩太解決這個問題;這就是保羅的教導,向什麼人就做什麼人的意思(林前9:20)。保羅因為有拉比的身份,所以也可以為人行割禮。

路司得位於羅馬管轄下的加拉太省,因為這段經文有許多地名,每個城巿又屬不同的轄區,因此希望藉著這張地圖的顏色區分,可以讓大家更明白弗呂家、加拉太是指哪些地方,路司得、特羅亞、馬其頓等地的所在。因為有耶路撒冷會議的決定,他們帶著那些決議到各處的教會去作為條規,教門徒遵守,這樣大家便有遵循的規則,就不會亂來了。外邦信徒看到那些條規,心裡也不再有疑慮,眾教會的信心便更加堅固,人數也天天加增。人數可以天天加增,是因為天天有人在傳福音。想到那時使徒傳福音的熱誠和迫切,真令人感到汗顏。若不是他們如此努力地傳福音,很可能我們今天還無法認識主。

在他們傳道的過程裡,突然經歷到神的禁止。神禁止他們在亞細亞傳道,難道神和亞細亞的人有仇,不讓人把福音傳給他們?我相信神有祂的計劃,不是不傳給亞細亞的人,只是神的計劃裡,要保羅他們先到馬其頓。當我們做事工時,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的有限,體能有限、精力也有限,所以神只能把我們每個人放在祂計劃中的某個部份裡。可能有人也發現,保羅和巴拿巴分手,其實有利於宣教事工。倘若他們兩個為首的都一直在一起,那麼怎樣栽培新人呢?倘若一直都只有他們兩人一隊,能去的地方也很有限啊!現在分成了兩隊,巴拿巴和馬可,保羅和西拉,就可以去更多地方傳福音,也有接棒的人。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神繼續禁止保羅和西拉去庇推尼。你有沒有經歷過聖靈的禁止和不許呢?一般我們說的都是神的帶領,很少提到聖靈不許或禁止。但我們若是經常在主裡的,便會經歷到這樣的事。有時我聽到某人有困難,很自然地就會想去幫忙,當救火員;但有時候神會讓我忙得根本沒時間去幫助別人,我感受到神的禁止。因為神在那人身上有祂的計劃和帶領,祂不要我去救火,祂只要我為那人禱告。有時神也會藉著一些事情的不順,把門一一關掉,那也是聖靈禁止的時候。保羅他們必然經常求神的引領,因此他們才能感受到聖靈的不許。所以作主工必須保守自己在神的計劃裡,千萬不要憑自己的一股熱心,壞了神的計劃。等待,便是順服的功課。

在等待當中,神給保羅一個異象,他看到一個馬其頓人來請求他的幫助。在異象中,神很清楚地讓他知道,神要他去馬其頓。這個異象把他們的腳步帶到腓立比,尼亞波利是腓立比的海港,腓立比是馬其頓區的頭一個城。駐防城是拉丁文的殖民地之意,羅馬把腓立比當成一個有軍事價值的殖民地,也是羅馬軍人退伍後定居的地方。保羅素來在安息日到猶太人會堂,但可能初到腓立比,不知道猶太人的會堂在哪裡,但是問到了城外有一個禱告的地方,他們就對那些來參加禱告的婦女講道。

這批婦女很可能已經持續在那河邊禱告有一段時間,所以人家才會曉得,並告知保羅他們。當一群婦女定期聚在一起禱告時,可以想見她們的心已經是神預備的好土。其中有一位從推雅推喇來的賣紫色布匹的婦人,名叫呂底亞。推雅推喇以染色著稱,並且是靛藍貿易中心。在聖經的時代裡,紫色布是很值錢的,人們只會用最好的布來染成紫色。事實上,只有王和皇后以及很有錢的人,才負擔得起 紫色布。 呂底亞很可能通過賣紫色布匹而認識許多高階層的人士。保羅那時可能在尋找異象中的男人,沒想到神卻使用呂底亞的家成為第一個歐陸敬拜和見證的中心。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