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納稅給凱撒

馬太福音
22:15-22
路加福音20:25 耶穌說:「這樣,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1.(           )法利賽人和希律黨人問耶穌問題,是為了(a.知識b.謙卑c. 陷害)

2.(           )猶太人上稅的錢上面有誰的像?(a.聖殿b.耶穌c. 凱撒)

馬太福音22:15-22 當時,法利賽人出去商議,怎樣就著耶穌的話陷害他, 就打發他們的門徒同希律黨的人去見耶穌,說:「夫子,我們知道你是誠實人,並且誠誠實實傳神的道,什麼人你都不徇情面,因為你不看人的外貌。請告訴我們你的意見如何:納稅給凱撒可以不可以?」耶穌看出他們的惡意,就說:「假冒為善的人哪,為什麼試探我? 拿一個上稅的錢給我看。」他們就拿一個銀錢來給他。耶穌說:「這像和這號是誰的?」他們說:「是凱撒的。」耶穌說:「這樣,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他們聽見就稀奇,離開他走了。

馬可福音12:13-17 後來,他們打發幾個法利賽人和幾個希律黨的人到耶穌那裡,要就著他的話陷害他。他們來了,就對他說:「夫子,我們知道你是誠實的,什麼人你都不徇情面,因為你不看人的外貌,乃是誠誠實實傳神的道。納稅給凱撒可以不可以? 「我們該納不該納?」耶穌知道他們的假意,就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試探我?拿一個銀錢來給我看。」他們就拿了來。耶穌說:「這像和這號是誰的?」他們說:「是凱撒的。」耶穌說:「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他們就很稀奇他。

路加福音20:19-26 文士和祭司長看出這比喻是指著他們說的,當時就想要下手拿他,只是懼怕百姓。於是窺探耶穌,打發奸細裝作好人,要在他的話上得把柄,好將他交在巡撫的政權之下。奸細就問耶穌說:「夫子,我們曉得你所講所傳都是正道,也不取人的外貌,乃是誠誠實實傳神的道。我們納稅給凱撒可以不可以?」耶穌看出他們的詭詐,就對他們說:「拿一個銀錢來給我看。這像和這號是誰的?」他們說:「是凱撒的。」耶穌說:「這樣,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他們當著百姓,在這話上得不著把柄,又稀奇他的應對,就閉口無言了。

在馬太和馬可的記錄中,他們指出法利賽人和希律黨人想要陷害耶穌;路加卻更進一步指出,他們窺探耶穌,打發奸細裝作好人,為要在祂的話上得把柄,好將祂交在巡撫的政權之下。因為猶太人的公會不能定人死罪,只有羅馬賦予政權、所指派的巡撫才有權致人於死。在他們三人的記載裡,我們不難發現,原本分道揚鑣的政客,竟然合作要致耶穌於死地。在這裡一共有四群人想害耶穌:法利賽人、希律黨人、文士和祭司長。

法利賽的原意是分離,指一些為了在神面前的聖潔而與世俗保持距離的人,與撒都該人追求世俗的權力及物慾相對。文士都是研究舊約律法和舊約的專家,專職講解並執行聖經教訓的人,有時也稱為律法師。大多數在聖職上做文士的人,同時在信仰生活上也是法利賽人。對文士和法利賽人來說,與外族分離和嚴守律法書並口傳律法,就是他們最高的目標。撒都該人最有可能是從大衛王的大祭司傳下來的後裔,因為到了以西結先知時,仍以“撒督的子孫"的稱呼來代表所有的祭司(結40:46)。在瑪加比革命成功之後,大祭司和祭司團為了保持那令人尊敬的世襲傳統,以求求獲得應有的聲望和權力,來達到他們控制的目的,於是強調自己是撒都該人,大祭司撒都是子孫。

希律黨是一個古猶太教派,希望猶大國能獨立,脫離羅馬的統治的一個政黨。因此他們擁護希律家族,希望希律做猶太人的王。大希律是一半猶太人、一半以東人的以土買人,但是在馬加比王朝的許爾堪一世(Hyrcanus I)在位期間,所有以東人被迫歸化猶太教。因而希律在血統上雖然只是半個猶太人,但宗教上卻算是猶太教教徒。他的兩個太太米利暗一世和二世卻都是馬加比王朝的皇室後人,這使得大希律有繼承以色列王國的王位繼承權。但是因為獨立的時機未到,因此他們表面擁護羅馬政府,暗中則引誘猶太教的領袖來歸服希律。這個政黨的成員大多數為猶太上流社會的人物,包括撒都該人。這些人相信希律和他的子孫,是保持以色列擁有一個像樣的國家政府的最終希望。他們嫌棄耶穌自稱為彌賽亞,卻沒有復興猶太國的作為,因此與一向不和的法利賽人、文士等同謀陷害耶穌,而他們想出的那個問題,正是他們之間因為立場不同,爭執不下的一個問題。

主前48年,凱撒猶流(Julius Caesar),平定了高盧與英格蘭,奠定了日後帝國專制的基礎。凱撒死後,姪孫屋大維(Octavian)興起,擊敗了雷比達與安東尼兩人,結束了混亂的三雄分治,並於主前27年,在元老院所進奉的“奧古斯督”(Augustus)之尊號下,正式成為羅馬帝國第一位皇帝奧古斯督大帝Caesar Augustus。因此凱撒Caesar便成為羅馬皇帝的尊稱。奸細所問的納稅是指給羅馬政府的人丁稅。猶太人非常憎恨羅馬所定的稅制,因為納稅代表對羅馬臣服的表記。

他們先恭維耶穌,因為恭維是卸除對方防備的工具,使人飄飄然,再一棍打下,就死無葬生之地。但是耶穌並沒有著他們的道。耶穌立刻指出他們的計謀:“假冒為善的人哪,為什麼試探我”。納稅給凱撒在猶太人之間是個很敏感的問題。那時猶太人中間流行兩種錢制,繳稅給羅馬政府要用羅馬印制的錢幣;而聖殿的稅和奉獻則不可以用羅馬錢,因為上面有凱撒皇帝的印像和名號,對猶太人而言那是一種偶像的標誌,因而要用猶太錢才可以。耶穌若說可以,百姓便會以祂為叛國賊;若說不可以,他們就可以去向巡撫告發,拘捕耶穌。

但是神子豈是那麼容易被陷害?耶穌的回答為普世的人解開了一個很大的難題:“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這兩句話指出人的義務和對神當盡的責任,兩者之間互不衝突。現在我們的生活裡最主要的就是區分何者歸凱撒,何者歸神。凱撒成為世界、社會、工作、自我,等等的代表。我們怎樣讓“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怎樣讓“凱撒的時間當歸給凱撒,神的時間當歸給神"?怎樣讓“凱撒的錢當歸給凱撒,神的錢當歸給神”?耶穌的話從來都不是只對某些人說,而是流傳萬代,對你,對我而說。因為那是神在說話,說進每個人的心裡。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