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醫治伯賽大的瞎子

馬可福音
8:22-26
馬可福音 8:22 他們來到伯賽大,有人帶一個瞎子來,求耶穌摸他。

1.(           )耶穌醫伯賽大瞎子的程序如何(a. 按手在他身上b. 吐唾沫在他眼睛上c. 按手在他眼睛上)

2.(           )耶穌醫好瞎子後,叫他(a.躲起來b.回家去c.跟隨主)

馬可福音 8:22-26他們來到伯賽大,有人帶一個瞎子來,求耶穌摸他。耶穌拉著瞎子的手,領他到村外,就吐唾沫在他眼睛上,按手在他身上,問他說:「你看見什麼了?」他就抬頭一看,說:「我看見人了;他們好像樹木,並且行走。」隨後又按手在他眼睛上,他定睛一看,就復了原,樣樣都看得清楚了。耶穌打發他回家,說:「連這村子你也不要進去。」

A Blind Man Healed at Bethsaida_Mark8:22-26

22 Then He came to Bethsaida; and they brought a blind man to Him, and begged Him to touch him.23 So He took the blind man by the hand and led him out of the town. And when He had spit on his eyes and put His hands on him, He asked him if he saw anything.24 And he looked up and said, “I see men like trees, walking.”25 Then He put His hands on his eyes again and made him look up. And he was restored and saw everyone clearly. 26 Then He sent him away to his house, saying, “Neither go into the town, nor tell anyone in the town.”

這是四福音書裡一個特別的記載,除了馬可,沒有其他人記載這件事。而耶穌在這件事裡的作為,又使它成為一個不可被忽略的神蹟。耶穌在這次的醫治裡使用了和以往不同的手法,祂究竟想對我們說什麼?為何祂不再像以前一樣,用一句話,甚至一個應許就醫好這個瞎子?耶穌在伯賽大時,對那裡的人有怎樣的看法?耶穌此時又處在祂人生的哪個階段裡?

耶穌曾經在伯賽大呼召腓力、彼得和安得烈,祂在這個城裡曾施展了許多神蹟,但是對這個城的反應非常失望。耶穌把伯賽大和哥拉汛相提並論:“哥拉汛哪,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推羅、西頓,他們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根據以色列媒體報導,古城伯賽大Bethsaida曾是一座繁華著名的城巿,從被發掘的古蹟中,可見其當年已有由玄武岩舖成的寬大馬路,也有大馬車可在路上行駛。整座城巿由兩層牆保護,內牆很厚,外牆則稍薄一些。但是被亞述帝國滅亡之後,伯賽大變成一個提供來往過客棲息的小漁村。

馬可福音有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充滿了動感,我們可以從馬可的記載感受到耶穌馬不停蹄的奔波,到處宣講天國的福音。在福音書裡記載了耶穌傳道的旅程,從加利利省到耶路撒冷,以及在外邦人地區,祂帶著門徒穿州越省,而時間上越來越接近祂所擔心的時刻。祂開始向眾人表明自己的真實身份,祂盼望門徒真正地明白祂是誰。而這個醫治伯賽大子的事件,正好是在這些事件中一個重大的環節。從這之後,我們就會不停地看到“在這路上"的字眼,來表明耶穌的心已經準備要去面對生命中的最後一段旅程。在走向耶路撒冷的路上,耶穌要逐步開啟門徒的靈眼,正如祂醫治伯賽大的瞎子。

你有沒有發現,大多數的人都像伯賽大的瞎子,不是一下子就能看清楚耶穌是誰,認識人的本質。而是在耶穌醫治的過程中,我們的心眼被打開,被矯正,直到能看清人的本相,因而明白耶穌真是神的兒子。瞎子需要有人帶他去見耶穌,當我們不認識主時,我們也需要有人帶我們去見耶穌,幫助我們解決生命中的難題,生活裡的困苦。我們可能心裡都已有定見,認定耶穌只要怎樣做,我們的問題便可得到解決。瞎子和他的朋友都希望耶穌摸他,便可得醫治。但是我們發現,當瞎子的朋友把瞎子交給耶穌之後,再下來發生的事就由耶穌主導了。

耶穌沒有按著他們的希望讓瞎子摸祂,立刻使他得見光明。耶穌反而拉著瞎子的手,領瞎子走到村外。這不是一條短的路,由村裡走到村外,耶穌一路拉著瞎子的手。有時候我們禱告之後,問題也沒有立刻解決,但我們需要知道,耶穌正拉著我們的手。因此問題雖尚未得解決,我們的心裡卻有平安,因為主與我們同在,且一路帶領。這是跟隨主的人經常有的經驗,我們必須相信,神要帶領我們,雖然我們不知道事情會如何發展,但主總有美意,有主權。最重要的是祂拉著我們的手,帶領我們。祂也經常把我們帶到“村外",遠離眾人,離開原來的環境,有時會人感到沮喪害怕,卻使人更專心倚靠神。

吐唾沫在瞎子眼睛上,耶穌讓我們看到祂可以用不一樣的方法施行醫治,不是按著我們的意思,乃是按著祂的意思。祂是主,我們不是主;祂是大醫生,我們是病人。有一些人看病之前就說,我要叫醫生開這個藥,那個藥。這樣的病人總讓醫生很反感,你什麼都知道,那你還來看我做什麼?吐唾沫似乎不怎麼衛生,其實明代醫藥學家李時珍早在《本草綱目》中如此形容唾沫:神水、靈液、金漿、玉醴;在西醫的解釋裡,唾沫可以幫助消化、殺菌、潤滑,等等好處。因為鼻咽癌經過化療的人,唾沫的分泌往往受到影響,此時便發現原來唾沫是人體裡非常寶貴,卻不被重視的分泌。我們的口腔裡因為時時在分泌唾沫,滋潤整個口腔,消化食物,幫助吞嚥,我們卻不感覺它的重要。正如天父在每個人的身體裡都安置了無比奇妙的構造,人卻以為必然地享用,不曾感謝這位施恩的主。直到失去時才後悔不曾好好珍惜。

耶穌繼而按手在他身上。我們可能以為,這下該大功告成了。奇妙的是,耶穌竟然問瞎子的感覺:“你看見什麼了?"耶穌的醫治總是充滿把握,這下子是否功力減退?因為瞎子說他看到人好像樹木行走。這句話讓我們明白,這個瞎子很可能是後天瞎,不是生下就瞎,因為他記得人的形狀。即使看不清楚,也能斷定那就是人。耶穌又按手在瞎子的眼睛上,他的眼睛就復原,樣樣都看得清楚。這事和醫治耳聾舌結的人有異曲同工之妙,那人經過耶穌探耳壓舌的醫治,也能把話講清清楚楚了。這就是神造人的原貌:眼睛是看得清楚的,說話也能說得明白的。

為何我們會變得眼睛看不清楚,話也說不明白呢?有近視的人大概都知道自己的視覺削弱的原因吧;常聽重金屬音樂,把音樂開得音響震天的人,聽覺受損也是有原因的。我們為了滿足情慾,使自己受到傷害的事,層出不窮。耶穌必須把我們帶離那個環境,才能隔離傷害;讓我們單獨面對與主同在,才能使我們重新被建造。即使如此,在沒有認清人的本質之前,我們不會明白耶穌就是那位有能力使我們得以看得清楚,說得明白的大能者。

當我們還把人看像樹木一樣時,我們不會明白人是神最奇妙的創造。樹木不是按著神的形像所造,當你把人看得像樹木時,樹木沒有感覺也沒有思想,因此別人在你心中是沒有價值,不受尊重的。因此到處有人欺人的事情,人不把人當人看的悲哀。除非耶穌再次按手在我們的眼睛上,我們無法看清人是按著神的形像所造,因而學習彼此尊重;也無法明白我們和造物主的關係,因而認識耶穌。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3

facebook分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