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默然愛你

西番雅書
1-3章
3章17節  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

聖誕期間,偶經過賣酒的地方,看到車輛雲集,生意十分好,但是不免心生一想,但願不要再有醉酒車禍之事。有不少無辜的家庭,快快樂樂地出門,悲悲傷傷地回不了家,因為被醉酒開車的人撞得家破人散。原是記念耶穌為眾人降生的喜慶,卻因為人的濫用而變成痛苦悲哀的日子。詩人說:“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 (詩 119:67),我們都必須受苦才能找回正路嗎?要受了苦,才願意遵守神的話,何必呢?可見人的智慧有限。

和前面兩位先知不一樣,西番雅是希西家王的玄孫,基大利的孫子,貴族出身。他寫的書信在當時受到約西亞王的極度重視,約西亞又找到摩西的律法書,兩相對照,給他極大的震撼,因而展開廢除偶像運動,除掉民間邱壇、木偶、雕刻和鑄造的像;當時拆掉的不僅有巴力的壇,還有高高的日像,以及所羅門王建的西頓人可憎的神亞斯他錄、摩押人可憎的神基抹、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所築的邱壇,更拆毀焚燒耶羅波安在伯特利為金牛犢造的壇及偶像亞舍拉。從他拆毀的壇和偶像,我們可以想像當時的猶太人是生活在一種怎樣的生活裡。

約西亞王雖然想力挽狂瀾,使猶太人回復對耶和華神的敬拜,以避免律法上的咒詛,但是猶太人拜偶像的習慣已形成,表面上的宗教復興,並不表示內心的悔改和敬虔。就好像現在去教會的不一定都是真心愛主的基督徒,有些甚至是像異端“東方閃電=全能神”,到教會裡去是披著羊皮的狼,到處抓羊。因此先知指出他們有三種罪。

第一種是未徹底對付偶像崇拜的罪,留下巴力和拜假神的祭司。基瑪林是亞蘭文“眾祭司”的發音。第二種罪是推行混合的宗教,表面尊崇耶和華的名,實際上一回家就到房頂上拜天上萬象;又指著瑪勒堪起誓,瑪勒堪就是米勒公的亞蘭文,是亞捫人拜的假神。第三種罪,是對真神的冷漠:“不跟從耶和華,不尋求耶和華也不訪問祂”。這三種罪也在向我們挑戰:我們是否已經徹底遠離任何偶像,包括對金錢的倚賴;我們是否與世俗的道德妥協,活在灰色地帶,模糊兩可;我們雖說信主,是否渴慕神的話語和親近神?我們是否過著表面信主,心裡卻無神,只有自我的狀態?

瑪革提施是位於耶路撒冷城內的一個“外商地區”,專門提供給外來貿易的商人居住的特區,靠近魚門。先知預告,在猶大遭災的日子,瑪革提施的居民必哀號,因為商民都滅亡了,商業活動自然停止。桑迪颶風造訪紐約時,連股巿都停擺,許多商場淹水,餐廳關門;當災害來臨時,生意做不成;百姓也沒地方買吃的,沒電沒水的日子不容易啊!朋友形容那天晚上,曼哈頓電廠爆炸之後,紐約310萬戶停電陷入黑暗。神要提燈巡查耶路撒冷,因為即使災難來臨,依然有人心存僥倖,認為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

以色列家是神的葡萄園,應結出美好的果子,釀出使神和人喜樂的酒;但是以色列家的葡萄經過壓榨,放在罈中發酵,卻沒有過濾,以致渣滓浮在酒中,宛如罪在他們的生活裡,使酒變得不可喝。這些不注重除去罪孽,心存僥倖的人,將會發現在災難中的審判會使他們失去一切。他們必建造房屋,卻不得住在其內;栽種葡萄園,卻不得喝所出的酒。在耶利米哀歌裡提到“他們眼瞎盲盲,在街上亂走,污染著血”,正如西番雅的預言:“我必使災禍臨到人身上,使他們行走如同瞎眼的,因為得罪了我。他們的血必倒出如灰塵;他們的肉必拋棄如糞土”。

渺視神的預言使人無法躲避災難,但是神說:“世上遵守耶和華典章的謙卑人哪,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當尋求公義謙卑,或者在耶和華發怒的日子可以隱藏起來”。約西亞王正是因為相信律法書和先知的話而蒙福的人,雖然猶大毀滅在即,神卻應允他:“我必使你平平安安的歸到墳墓到你列祖那裡;我要降與這地的一切災禍,你也不至親眼看見”。

歷史記載了西番雅對猶大和列國所說的預言都已一一應驗,摩押、亞捫、亞述及其首都尼尼微等國家遭受毀滅的經過正如先知言:尼尼微城座落在底格里斯大河之上,當大軍來襲時,底格里斯河水位高漲,河水把大幅城牆沖走,整座大城如同廢物一般埋在土墩裏。尼尼微荒涼到無人記念,無人知曉。後來,尼布甲尼撒征服了摩押人和亞捫人。神的話必不徒然返回。因此神要我們在祂面前謙卑,遵行祂的話,並竭力尋求祂。

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大能的神竟默然愛求祂的人,且因我們而喜樂歡呼。這就是愛的交流,單方面的愛很痛苦,唯有當神愛我們,我們也愛祂時,神的心才會滿足且快樂。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