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耶和華住在錫安

約珥書
1-3章
3章20節  但猶大必存到永遠,耶路撒冷必存到萬代。

在張文亮教授〈有誰知道蝗蟲的飛航路線?〉一文裡,對蝗蟲有極為精闢的介紹:“早期的中國,認為對農作物最大的蟲害,是蝗蟲成群前來,因為是「最大」的蟲害,所以在虫字邊加上「皇」字。早期的希臘人,看蝗蟲善於跳躍,故稱其locust,locust這字有跳躍的意思。蝗蟲移動的主要方式是跳躍,但是在六月,在乾旱、炎熱的地方,熱氣自地表上騰,蝗蟲張翅一躍,可以躍入上騰的熱氣之中,甚至能夠上騰到2000公尺以上的高空,隨著風向遷移。加上蝗蟲在空中也能飛翔,其飛行的速度每小時約4.4公里。隨著風速,在歐洲,能夠一天之內由北非的摩洛哥到西歐的葡萄牙,或由沙烏地阿拉伯橫越亞丁灣到衣索匹亞或蘇丹。

蝗蟲的翅膀能夠張得很開,頭上的觸鬚對風速與風向有高度的敏感性,三角形的額頭能夠抗風阻力,蝗蟲的腳能在不同的方位垂擺,保持身體的平衡,甚至在空中,身體完全翻轉過來也可以飛行。蝗蟲從來不告訴人,牠們飛航的時刻表,人類迄今仍然無法預測蝗蟲的飛行路徑”。在聖經裡,神數次使用蝗蟲成就祂的作為。

在約珥書裡所指的四種蟲,其實是指蝗蟲成長之四種階段:當蝗蟲飛來時,牠們開始並不吃莊稼,只是忙於產卵在地裏,經過約三星期的孵化,成為蝻子,才開始貪婪地吃,並且毀壞牠們路過地方所有的植物;螞蚱為第二期幼蟲,英文譯為毛毛蟲;剪蟲是初長成的蝗蟲,沒有翅膀,破壞力也最大;蝗蟲是指有翅翼會飛翔的成蟲。蝗蟲產卵時,代表了罪惡的潛伏期,人心思異;蝻子則是罪惡的衍生,一步步遠離神,對神只有表面的敬拜,骨子裡開始腐爛;剪蟲出來時,是罪行的增加,人的貪婪,強暴、詭詐和不公義使百姓受害;蝗蟲則是列邦過境,奪走猶大的一切。因為裡面已經敗壞,離棄了神的猶大,再也沒有抵禦強敵的能力,終於一敗塗地。

蝗蟲的四個生長期可以比喻罪惡的滋長,也可以喻為周圍列強對猶大的輪流糟蹋和蹂躝。約珥形容蝗蟲:牙齒如獅子的牙齒,大牙如母獅的大牙。牠們的勢力,威不可擋。牙尖齒銳的蝗蟲毀壞葡萄樹,剝了無花果樹的皮,剝盡而丟棄,使枝條露白。一棵樹沒有樹皮就活不了,沒有指望了。原來好像伊甸園一樣的大地,在一隊蝗蟲過後,成為荒野。這就是猶大必有的下場嗎?

神還是希望在“耶和華的日子”未到之前,猶大百姓禁食、哭泣、悲哀,一心歸向神,因為祂有恩典,有憐憫,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很有可能後悔不降所說的災。或是舉行嚴肅會,彼此認罪悔改。神就為祂的百姓發熱心,為他們行大事。因為敗壞的根若不除去,罪行就不會停止;只有從心底悔改,才能帶給人嶄新的人生。

沒有認罪悔改,就無法重新開始,人不能帶著過去的罪往前行。因此即使在馬加比時代(舊約與新約中間),以色列人想推翻羅馬的統治求獨立,最後還是被震壓。只留下一些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在舊罪與新罪中翻來覆去。因此耶穌不罵百姓,只罵法利賽人和文士,他們是宗教界的領袖,卻連基本的認罪悔改都不懂,就像粉飾過的墳墓,使人沾染污穢而不自知,難怪百姓也陷在罪中。直到耶穌升天,聖靈澆灌,使徒們才體驗到約珥所說:“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在天上、我要顯出奇事;在地下、我要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到那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1780年5月19日上午大約十時半開始,不知為何,美國東北角新英格蘭州被籠罩在一片巨大的黑暗之中,這黑暗延伸至北波特蘭、緬因州,並向南延伸至新澤西州,甚至波及一部份加拿大地區。根據當時新聞的記錄,在那天凌晨,黑暗就籠罩了紐約,大家看不到日出的太陽,在中午開始相繼點燃蠟燭。在那幾天裡,這些被黑暗罩的地方看不見太陽,日頭變黑暗了;夜晚裡的月亮,看起來就像紅色的血一樣。那些日子裡沒有日蝕,也非其他天文現象所引起,科學家們找不出日月變色的原因。黑暗一直籠罩至第二天的晚上才逐漸消失。歷史上記載,這是繼摩西之後的,最普遍、持久且非常深厚的黑暗。這日被稱為Dark Day(黑暗日)。而在二千五百年以前,先知約珥早已經預言:“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2:31)。

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祂要在約沙法谷和斷定谷施行審判。當四圍的列國速速聚集,想要把以色列趕進地中海時,卻發現他們成了被審判的罪犯,神在戰場上等著他們。曾經渺視耶和華神,不記念神作為的以色列百姓,將要重新認識神,並且接受祂的救恩。猶大必存到永遠,耶路撒冷必存到萬代,因為耶和華住在錫安。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