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三重呼召

何西阿書
5-8章
6章6 節 我喜愛良善,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神,勝於燔祭。

當我們讀先知書時,若你只把它當成神在責備以色列人的預言,就會感到很無聊和疲倦,但是你若把裡面的喻意一個個拆開來看,就會發現這是何等生動的一本書。首先我們來看這段經文是對誰而發的:1, 眾祭司啊,要聽我的話!2, 以色列家啊,要留心聽!3, 王家啊,要側耳而聽!因為神的審判臨到他們了。這是三重呼召,對以色列的祭司,以色列的百姓,和以色列的君王。領袖的敗壞導致百姓走迷,因而全部都要接受神的審判。對我們信徒而言,可以看到,即使牧者或導師沒有按著神的旨意帶領,我們也不能盲目跟隨,因為我們在審判時,不能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別人。

最近有個朋友去到某間教會,其負責人教導他們說方言,當中有人被自稱“狐仙”的靈所附。負責人稱,聖靈也會藉著一些不同的靈向人說話。這個教會拿著聖經,卻教導信徒如此荒誕的事情,信徒若不尋求真理,被鬼附而無法擺脫,是誰受害受苦?實在求神賜下真理的靈,讓我們有分辨的能力,不隨便跟從偏離真理的教導。方言是恩賜,不能學習而得;方言可以翻譯,是一種語言,不是舌頭的震動所發出的亂音。

米斯巴是什麼地方?米斯巴是“守望者”的意思,它是一塊高地,比四週圍的地區高出五百尺,比海拔高出三千尺,座在“守望者”的位置,實在當之無愧。在那裡有一塊從巖石鑿出,高約五六尺的平台,考古學家認為以色列的會幕曾設在那裡。他泊山在加利的南部,耶斯列平原的北邊,它從一片平原中突然拔起,像一個倒扣著的碗。從山下可環顧四方,這裡也是士師底波拉戰勝耶賓的將軍西西拉的古戰場。主前兩千年,迦南人拜巴力,神殿多建於高地,包括他泊山;後來以色列祭司和王室領袖在此山上帶領百姓拜偶像。因此先知指責他們:“在米斯巴如網羅,在他泊山如鋪張的網”,使百姓陷於罪中。

“強盜成群,怎樣埋伏殺人,祭司結黨,也照樣在示劍的路上殺戮”,“行惡使君王歡喜,說謊使首領喜樂”,整個以色列的領導就像個強盜窩,以匠人做的牛犢為偶像祭拜,這些人心理不思想,盲目地滿足自己的情慾。箴言裡:“惡人的祭物是可憎的;何況他存惡意來獻呢?”因此當他們 牽著牛羊要來獻祭時,神就趕緊走了。

神形容以色列人的情況:1, 我使以法蓮如蟲蛀之物,使猶大家如朽爛之木;2,他們行事虛謊,內有賊人入室偷竊,外有強盜成群騷擾;3, 他們都是行淫的,像火爐被烤餅的燒熱,從摶麵到發麵的時候,暫不使火著旺;4, 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等等。這些形容詞使百姓一聽就明白,尤其是會作餅摶麵的人,想到像火爐被烤餅的燒熱,從摶麵到發麵的時候,暫不使火著旺,那種麵悶著欲發作的景像,豈不是非常像人慾火中燒的情形嗎?烤餅或烙餅要兩面都烤才能熟透,沒有翻過的餅是不熟,不能吃的;一面太熟一面太生,就好像以色列人和列邦人攙雜一樣不合宜。

以色列人有吹角傳信號的方式,或是宣告戰爭或聚集或聖會。基比亞、拉瑪、伯亞文各守著一條北國通往耶路撒冷的道路。基比亞在耶路撒冷以北三哩,拉瑪在耶城以北五哩,而伯亞文(或伯特利)在耶京以北十一哩,這三地都在便雅憫的地界裡,用吹角來警告有敵人來襲。一個城比一個城更接近耶路撒冷,表示情況越來越緊急。他們雖然打發人往亞述去見耶雷布王,卻無法得著醫治和拯救。

神形容祂要像獅子和少壯獅子撕裂以色列和猶大;敵人也要如鷹來攻擊他們。你看過獅子撕裂動物的景況嗎?你看過鷹往下一衝,地上的小動物就飛上天,成了牠的獵物和食物嗎?

獅爪如刀,鷹爪如鉤,被抓住的沒有能逃脫的,而且都必被吞噬。以色列在危急時尋求人的幫忙,“求告埃及,投奔亞述”,“如同獨行的野驢”,野驢頑固、靜默、不願與人互動,學習慾望低,有好處才會來,沒好處就走,因此猶大和以色列都被埃及和亞述欺負壓榨到民不聊生。

先知說:“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祂。祂出現確如晨光;祂必臨到我們像甘雨,像滋潤田地的春雨”。神愛我們,不是為了我們可以給祂什麼,神說祂喜愛良善,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神,勝於燔祭。神要我們認識祂是怎樣的一位神,晨光總給人希望,春雨則供應農作物成長的需要;神也賜給人希望,並供應我們的需要。奉獻和燔祭都是一種表達敬拜神的方式,而不是藉以討好神的途徑。認識神,才是神對人的盼望。我們對神的認識有多少呢?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