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完全的時候

以西結書
14-15章
15章2節 人子啊,葡萄樹比別樣樹有什麼強處?葡萄枝比眾樹枝有什麼好處?

曾經有一些朋友在生孩子之前,來問外子有關為兒子割包皮一事,因為在嬰兒初生之時做這種手術最簡單,流很少血,也比較不痛。外子是醫生,我們都相信在聖經裡,神為以色列人所訂的事都有最好的考量。現代醫學也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包皮容易帶菌,給自己和配偶的健康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但是因為這也是醫學上各有所見的問題,所以問過的人十有八九並未去為初生兒做割包皮手術。所以詢問是一回事,相信又是另一回事。以西結也碰到類似的問題。

有幾個以色列的長老來向他請教求問,但是神說,別相信這些人表面殷殷求問,事實上他們並不是真的要知道你的答案,因為他們心中早有定案。有時和朋友談起交異性朋友之道,對方猶豫了一下說:“我媽媽帶我去算命,說我。。。。”言下之意:算命的已經給我算好了,你不用再說了。什麼叫做“將他們的假神接到心裡”呢?就是心裡早已把世俗的一套放在心裡做定案了,聖經和神的話只是參考。但也有些人真的把話聽進心裡,叫她別去墮胎,她就真的把孩子留下來了。在情欲和神的話之間有很多的角力戰,不管人想用多少“但是,因為”去推托,神卻早已把人看透。

在耶路撒冷淪陷之後,猶大餘民非常迫切地去請耶利米求問神,該何去何從;並且千保證萬保證一定按著神的指示去行。耶利米等了十天,終於等到神的話,叫他們不要下埃及。這些餘民立刻變臉,指責耶利米說謊,並且強迫耶利米和他們一起去埃及。現在坐在以西結面前的人和那些餘民大致上沒有兩樣。神說,他們心裡已經有假神,並非真心來求問耶和華的帶領。因此神給他們的答案是:“回頭吧!離開你們的偶像,轉臉莫從你們一切可憎的事”。因為只有離開假神,先知和子民才不會繼續被迷惑。人若想又拜假神又拜真神,根本不可能;就好像有外遇的人,根本不可能又愛妻子又愛小三;那樣的“愛”已經不完整,不再是“愛”,只是情欲和利用而已。

神所盼望的是子民不再離開神,不再因罪過玷污自己,“只要作我的子民,我作他們的神”,單一而完全的歸屬感,這才是神所要,也是人所要的愛。有趣的是,有外遇的人,往往也希望外遇的對象對他(她)專一;漠視自己的不專一,卻渴望別人的專一。可見這種專一是來自神放在人心裡的標準。愛情之間,只要有一方稍微不專一,另一方就受到傷害;我們和神的關係也是一樣,只要稍微不專一,神的心就受到傷害,整個的關係就有了裂痕。

神說若有國家干犯神,神要命饑荒、惡獸、刀劍和瘟疫將其滅命的忿怒傾在其上,好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其中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這三人,他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挪亞、但以理和約伯都是神眼中的義人,在第一次洪水的大審判裡,神只留下了挪亞一家;約伯為了神,勝過了極重大的試煉,使神在撒旦面前得到榮耀;但以理在巴比倫寧死不玷污自己。這三位都是神所看重的,但是他們的祈求也只能救他們自己。但是神把箭頭轉向耶路撒冷時,祂說:“我將這四樣大災,就是刀劍、饑荒、惡獸、瘟疫降在耶路撒冷,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豈不更重嗎?然而其中必有剩下的人,他們連兒帶女必帶到你們這裡來,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為的,要因我降給耶路撒冷的一切災禍,便得了安慰。”全世界都在神的審判之中,但是只有耶路撒冷有剩下的人,只有耶路撒冷必重新被立,只有猶大和以色列必復國。

在以賽亞書裡,神把以色列比喻為葡萄園。在這裡,祂說:“葡萄樹比別樣樹有什麼強處?葡萄枝比眾樹枝有什麼好處?”以色列人比其他人有何不同?葡萄枝不如其它樹枝,連做釘子掛器皿的份量都沒有,想拿它做什麼都不能,只能當柴燒。“完全的時候尚且不合乎什麼工用,何況被火燒壞”,這一句話罵得很徹底。我們當看自己的本相,小時候立大志,一過了十八歲就不再有夢了,就羨慕有工作的人;到了卅歲,已經明白有份工作有個家便是福氣;到了五十歲爬山直喘氣,六十歲看人爬山直嘆氣。完全的時候尚不合乎什麼工用,更何況我們從來不曾完全!這也讓我們明白,為何神肯使用我們,便是我們的福氣;能夠服事神,是我們的本份,神給的恩典。祂看得上你!千萬不要等到被放進火裡燒時才後悔。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