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以西結的雜糧餅

以西結書
3-4章
3章17節a  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

神給以西結吃的書卷,內容雖然充滿哀號、歎息、悲痛的話,但是他吃了以後,在口中覺得其甜如蜜。我覺得這很像每個人開始靈修的過程,一想到要讀聖經,就有很多靈裡的不樂意,寧可去瞎忙,也不想坐下來。但是只要安靜下來,神的話就讓我們心裡覺得甘甜。神差遣以西結的過程,就是要他先把神的話吃進去,其次才能奉差遣。心裡沒有神的話就出去傳福音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往往被人問幾個問題就下台一鞠躬,因此奉差遣的人必須有裝備才行。基督徒平時若不讀神的話,怎能面對每日的挑戰;若沒有神的話,我們又以什麼為選擇的原則?

神差遣的第二個方面,讓以西結看到是往自己的民那裡去。跟自己的同胞傳福音,其實最難。彼此之間沒有深奧難懂的文化之溝,便也沒有客套和禮儀。當初在大陸和台灣傳道的宣教士,不管是外國人或自己人,上帝都給了他們十分堅硬的臉和額,因為人心實在太悖逆,太剛硬了。有的宣教士被人澆糞,有的被人丟玻璃瓶,有的被冤枉,更多受委曲,但是為了福音的緣故,他們都咬緊牙根承受了,才生出我們這批信徒。

神稱以色列為悖逆之家,因為從出埃及到南北國滅亡,以色列人一直用悖逆的方式在拒絕神。雖然神用十大神蹟帶領他們出埃及,雖然用嗎哪餵養他們四十年,但是他們無時無刻不在找機會離開神。一有小小的引誘就像飛出籠的鳥不肯回頭,若不等神擊打管教,他們就任意胡為。以色列人其實是天下人的表徵,自然罪進入世界之後,人就想離開神,不要讓神管,用各種方法拒絕神。但是神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神,人住在神造的家,又不肯守神的規矩,這怎麼可以呢?

現在溫哥華有許多借宿家庭,每個月有一定的費用供給留學生在家裡住和飲食。這些外來的學生住到寄宿家庭,便要守那個家庭的規則,不能想聽音樂就把聲音開得三百里外都聽得見,不能不按時間回來吃飯,不能不打掃自己的房間,等等。而人住在神的家裡,卻不理會神訂的規則,反而想把神趕走,這就是人的悖逆了。神呼召人悔改,人不肯悔改;神呼召人敬拜,人不肯敬拜;神呼召人親近,人不肯親近;神呼召人順服,人不肯順服。人的自大頂在那裡,要和神一比高下,這就是悖逆。

神的靈把以西結提到提勒亞畢,住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那裡,在那裡住了七天。神要以西結做守望的人。這個守望的人不僅要警戒惡人,也要警戒義人。但是守望的人不能隨便指責人,神要讓他不能說話,直到神指著某人,叫守望者開口時,他才可以開口責備。這個原則非常重要,我們有時自以為義,看到某人某事不對,就加以論斷,那不叫警戒。警戒是出於聖靈的引導。並且,神的指示是,“聽的可以聽,不聽的任他不聽”,講了就好,不要去追蹤。我們有時覺得跟對方講了,他不改就等於不聽,使我們的自尊心大受損害而不爽,還要續炮,千萬不要這樣,守望者不是信徒警察,更不是牧師警察。

神又要以西結拿一塊在提勒亞畢建造房子所用的扁平泥磚,在泥仍然柔軟的時候,將耶路撒冷城牆的輪廓畫在上面,再把磚放在陽光下晒硬,使其地圖牢固地印在上面。再把磚放在地上,將一些圍城的工具擺在磚的四周。再拿一個鐵鏊,就是烙或煎麵包用的平底鐵鍋,放在以西結和磚之間,喻表鐵牆,表明耶路撒冷將被攻擊。

以西結還要在眾人眼前向左側臥,承當以色列家的罪孽390日,一日代表一年;向右側臥40日,擔當猶大家的罪孽,代表四十年。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神要用繩索捆綁以西結,使他不能輾轉,直等滿了困城的日子。就好像保羅說的:“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以前沒有什麼舞台劇,但是神已經讓先知用身體作為傳告預言的方法,使人印象深刻,難以忘記。

現代人因為飲食種類豐富,以致腦滿腸肥,疾病叢生。坊間的排毒和健康飲食紛紛出爐,連以西結的雜糧餅都是人們認為最健康的飲食。實際上,那時的以西結實在很不得已吃這種雜糧餅,還要用糞燒烤。我們都喜歡新鮮出爐的餅,可是以西結的餅一出“爐”時是臭的,因為是用糞燒烤出來的。真是令人食慾全消。這就是代表耶路撒冷被圍困時,被困之人的飲食。沒有什麼可挑剔的,有什麼吃什麼,肚子餓還管什麼味道。神本來要以西結用人糞燒烤,表示連牛羊都沒了;但是祭司出身的以西結,從小對飲食的潔淨必然十分謹慎,只好央求神改變一下。缺糧缺水,便是耶路撒冷的人民所將面臨的困境。

以西結這些奇怪的行為誓必引起被擄之人的圍觀,但是能不能引起他們的思考或反省?神不強迫人悔改,可是神的苦心能不能得到人的回應?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