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立約的血

馬太福音
26:1-35
26章7 節 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極貴的香膏來,趁耶穌坐席的時候,澆在他的頭上。

在這段經文裡,我們看到,耶穌對將要發生的事瞭若指掌,這使得整件事更加恐怖。剛剛過完春節,很多人彼此祝賀“萬事如意,心想事成”,可是也有很多人為了“萬事不如意,心想事不成”而感謝。因為若不是被女友拋棄,就不可能找到現在的如意夫人;若不是失業就不可能創業;若不是生病就沒有時間休息,等等。倘若萬事如意,很可能有的人命在旦夕,因為不知道有誰希望你快死;若心想事成,也不知要害死多少人。神不讓我們知道明天將如何,因此我們都有信心明天會更好。人若知道明天出去要跌一跤,可能都不敢出門了;若知道明天會發財,可能今天就歇工,反而失去發財的機會。神讓我們活在不知道的福氣裡,但祂自己卻不能不知道。

耶穌指責法利賽人,教導門徒和眾人,祂的心卻翻滾如海浪,痛楚如上刀山,因為祂知道最後的時刻到了。這些從神來的傾心教導和愛,他們能領會嗎?在前面幾章經文裡,法利賽人和文士屢次挑釁耶穌,陷害耶穌,卻沒有一次能難倒耶穌。耶穌有完全的智慧和能力可以救祂自己,但是現在,祂必須“自廢武功”,任人擺佈。祂若不自廢武功,沒有人能拿祂奈何;但是為了愛你,為了愛我,祂甘願任人宰割。

馬太記載耶穌在伯大尼長大痲瘋的西門家裡發生的事。馬可所記與馬太一樣,路加和約翰提到的在法利賽人西門家時間上並不一致;馬太記載是逾越節的前兩天,約翰記的是逾越節的前六天,路加記的時間更早。因此雖然有人認為是同一件事,筆者卻不以為然。馬太和馬可記載:“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極貴的香膏來,趁耶穌坐席的時候,澆在祂的頭上”和另兩本福音書記載馬利亞澆香膏在耶穌腳上又用頭髮擦的事,筆者以為是兩回事。因為把香膏澆在耶穌的頭上和腳上,意義完全不同。後者是感激耶穌,前者卻是“為耶穌安葬做的”,不該混為一談。雖然這個女人很可能不知道她把香膏澆在耶穌頭上的意義,耶穌卻明白其中的意義。

耶穌知道祂正面對死亡,也明白這苦難背後的意義。當祂與門徒喝葡萄汁時,祂說:“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祂的血若不流出,世人的罪就不得赦免。祂跟誰立約呢?英文比較清楚,提到這就是我們所謂的新約(For this is my blood of the new testament)。舊約是神與亞伯拉罕立的,新約是耶穌為我們立的,以祂的血寫下了誓言和對世人永不改變的愛。祂單方面承擔了人所有的過犯要付的代價,所要求的只是人憑信心接受,以完成神在律法上的要求:“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

但願在新的一年裡,我們求“萬事如神的意,心想神的事成”,因為祂是這樣地愛我們。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