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奧秘

羅馬書
9章
9章8節 這就是說,肉身所生的兒女不是神的兒女,惟獨那應許\\\的兒女才算是後裔。

在韓國歷史劇裡,有一個經常見到的主題,就是貴族與平民的戰爭。因為受到欺壓,平民經常不幸地淪為奴隸,他們的夢想,就是有一天,人人都能得到平等的待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有一位軍醫在監獄裡工作,待遇很差,工作卻十分勞累。有一次做到半夜十二點尚未有東西果腹,正想回去休息時,卻又要為一位要轉監的囚犯檢查身體。

那個囚犯被起訴了28條罪行,判了五年徒刑。這位軍醫看到囚犯時,或許面對犯人也煩了,說了一句:“哇,下一次會被判什麼樣的刑?”囚犯彎著身體,用溫柔的眼神看著他,說:“對不起,醫生,我實在不想麻煩你,也不怪那些判我罪的人。我的一生只是一堆廢墟,一堆大大的廢墟,就像你前面的這堆文件,我從來沒有成功過,醫生。從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是一個‘失敗者’,但是你如果問我‘最後的審判’我倒想告訴你,我常想到這件事,聽起來也許好像太不實際了。在牢房裡最寂寞的時候,我常對自己說:‘有一天,我會遇到一位法官,他了解我是一個很笨的人,根本成不了器,他是那麼的認識我,我不怕去見這樣的法官。相反的,我好期望這個最後的審判’,醫生”。

這件事在醫生心裡存了一輩子,終於明白,唯有真愛可以饒恕,真愛可以接納。也唯有在神面前,我們可以得到真正平等的看待。不再分以色列人或外邦人,不再分真割禮假割禮。因為在最後的審判裡,我們要面對的,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是不是從信心,在神的應許裡出生的孩子。這件事不僅對猶太人,對所有的外邦人都是個極大的奧秘。在韓國歷史劇裡,那些奴隸的抗爭和痛苦都是人所難以忍受的,所要爭取的,就是一個人的平等。那位囚犯所想要的,也是在人間有一個公平的審判,按著他的本相,而不是人間的階級和眼光。這些,都在神的恩典裡可以成為真實。

保羅說,窯匠從一團泥裡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器皿本無貴賤之分,乃為所需要的工作擺上而已,是人把它們分了等級,為自己上了枷鎖。因為人總是看不起別人,想要高人一等;但是在神的眼裡,每個人都是一樣,只是有不同的恩賜,可以對世上有不同的貢獻,神要這些不同的人互補相成建造一個完美的社會。但是人的自大破壞了這樣的和諧。因此保羅指出,神只要相信祂的人做祂的兒女。沒有比這再公平不過的事了。不管貧賤富貴,每一個人都能期望那個“最後的審判”給他一個公平的判決。因為相信那位審判者理解他一切的軟弱、痛苦和無奈。我們沒有權利選擇出生做哪一國的人,在怎樣的家庭,但我們有權選擇,要不要做神的兒女。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