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有定向的奔跑

哥林多前書
9章
9章26節 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

 

 

朋友從職場上退下來當宣教士,最感到不習慣的一件事便是:從前自己賺錢,凡事自己控制的生活,現在變成“仰人鼻息”,全靠奉獻的生活;經濟上不但沒法獨立,有需要時還得“昭示天下”。這對於有優越感的專業人士而言,簡直是受不了的卑下生活。這使我聯想到主耶穌在天上時,是何等地榮耀高貴,來到人間不但飽受歧視,還要讓人供應,對一個天上的君王而言,何等卑下?保羅也因而吐了一大堆苦水,想來這個飽學之士也因為傳福音而受了不少委屈。

有人盤問保羅,為何要供應他或其他宣教士的生活。那時教會剛剛建立不久,可能有很多人不理解為何要出錢供應傳道人的生活?神既然要保羅和其他人放下世上養生的工作,成為傳道人,那麼接受信徒的供應便是一件無可厚非的事。舊約裡的祭司沒有自己的產業,神就是他們的產業,也由以色列人的十一奉獻去供應他們。這是神所定意的,好讓所有屬祂的人都在祂的計劃裡成為同工,一起為神國擺上。這樣,戰場上爭戰的,和後方看守兵器的(支持聖工的)都同得恩典。

在《標杆人生》一書裡,華里克牧師說:“It’s not about you, it’s about God”(不是在於你,而是在於神)。每當我們想到人生時,就會想到自己的人生有何意義。華牧師卻告訴我們,人生的意義不在於我們怎樣去看,而是在於賜生命的神,怎樣看我們的人生。若我們是自己的創造者,我們便可以為自己定人生的意義:例如,我要怎樣配菜,怎樣為圖著色,怎樣建築一棟房子。若我是被聘用的,便要按著餐廳的規矩去配菜,按著僱主的意思去著色,按著房主的意思去蓋房子。當生命不是出於我們自己時,我們就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我們就會希望找出“生命的意義”;當我們遇不到賜生命者,找不到祂為我們所訂的生命意義時,我們就會感到很茫然。

保羅明白神的託咐,所以他奔跑不像無定向的,鬥拳不像打空氣的。他有目標,他知道神賦予他生命的意義。因此他願意為了福音付出一切的代價,為了拯救人的靈魂,甘願向什麼樣的人都認同;甚至還要攻克已身,叫身服他。攻克已身的第一件事便是放下過去的尊嚴,讓神全然得著;不再用自己的方式過日子,而以神的方式過日子;攻克已身包括節制自己的情慾,讓神在自己的身上作主。為了愛,不再無目標地奔跑;為了愛,不再盲目地打鬥;為了愛,不再放縱情慾;為了愛,甘願擺上自己,讓神全然得著,在我們的生命中做主做王。

因為祂是如此地愛我們,希望每個生命都在祂的恩典裡找到生命的藍圖,不再盲目地奔跑,都能像保羅一樣找到人生的意義,向著標杆直跑,得到最美的獎賞。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