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我為何不敢說真話

哥林多後書
10章
10章18節 因為蒙悅納的,不是自己稱許\的,乃是主所稱許\的。

今天在臉書上看到一姐妹寫:“真希望有一天可以把心裡的真話都講出來,明明感冒了卻要說沒事!”雖然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覺得她很可愛,這麼真情又這麼坦白,也為她已經步入成長的階段而嘆息,歲月不留人。只有已經有點“成熟”的人才會有要不要講真話的苦惱。特別是在教會裡,大家都希望有“愛心”,所以很多事假裝沒看見,很多不滿不想說,很多真話往肚吞,所以說出來的話都無關痛癢。希望不是太多人有這樣的感覺。不過你在教會時,何時會真的與人交心呢?

保羅在這裡提到說真話的不容易,他一再地重覆他是“勇敢”的,他必須“勇敢”。為何需要“勇敢”,因為他發現教會裡有“這等人”(以假證據與他對立,煽動信徒反對他,在教會裡爭權奪位之人)。他的“勇敢”是在教會裡站出來,對那些假使徒發出嚴厲的話。因此有人認為他靠血氣行事。在教會裡或基督徒群中,一旦生氣就會被認為是靠血氣行事。教會裡的範本是永遠溫柔,講話帶著微笑,反對也要斯文,所以什麼事都沒法進行。主耶穌也會生氣,甚至用鞕子趕人,祂不怕人家不來敬拜上帝,祂不怕人家不肯來相信祂。我們今天做好好先生,就真的能帶人信主嗎?
 
保羅並不反對我們是活在“血氣”之中,但是要面對惡勢力時,卻不是憑著“血氣”爭戰,而是為了攻破敵人的營壘。不要以為教會裡沒有撒旦的座位,因為有的牧者根本不相信聖經,因此解經時不斷以攻擊聖經來高抬自己;有的信徒不相信聖經,不順服神的話,要以自己的方法解決婚姻的問題,教會內的離婚率與未信者相差不了多少;有的人認為聖經的教導早已過時,婚前就已經與人同居、亂性;至於到教會做生意、倒會(騙錢)的都有。但是沒有人敢出來指責這些現象,這等人,因為我們都選擇有“愛心”、“包容”,包容撒旦的座位,以致神沒有位置可坐。

保羅說,要責罰那一切不順服的人?誰敢?我們個個都在“聽憑主怒”。保羅的“勇敢”很自然地引起別人對他的人身攻擊:“他的信又沉重又利害,及至見面,卻是氣貌不揚,言語粗俗。”我們也都很害怕人身攻擊,被人罵幾句就覺得冤枉委屈,希望早一點見主面。但是保羅有這份勇敢,因為他的愛堅強。他愛哥林多教會甚於愛他自己,我們愛自己甚於愛教會。保羅其實是對事不對人,因此當“那等人”悔改之後,保羅便要求大家重新接納他們。

保羅並不是為了要得人的稱讚,所以他敢於做該做的事,說該說的話;因為他對神負責,他若不說就有禍了。我們的心若要蒙主悅納,就會變得勇敢一點,不再允許有撒旦的座位存在神的家裡。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