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審判中的憐憫

耶利米書
48-49章
49章39節  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以攔人歸回。這是耶和華說的。

羅得是一個很有福氣的人。他本來和其他人是沒有福氣去迦南地,要老死在吾珥,拜偶像拜到死的人。但是因為他選擇跟隨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也願意帶著他,讓他可以有機會住到迦南的豐美水草之地,也有機會看到亞伯拉罕對耶和華神的敬虔。羅得因而認識神,但是他受不了世界的引誘,一直把帳幕挪移到所多瑪城裡。雖然在所多瑪城裡,他為那些人的作為難過,卻不但於事無補,還幾乎賠上一家人的性命。若不是神派天使把他和妻子女兒手拉手拖出來,他們也必死在琉磺的火勢裡。

他的妻子在逃亡途中回頭看,變成一根鹽柱;而他的兩個女兒為了有後代,把羅得灌醉,輪流與他就寢。大女兒的後裔是摩押人,二女兒的後裔是亞捫人。這兩族都算是亞伯拉罕的親戚,和雅各(以色列)也都是親戚。可惜羅得無法把對耶和華神的信仰傳給自己的後裔,女兒從自己生了孩子,雖不是自己願意,對一個義人而言,心裡很難過這關吧。怎麼還敢談敬虔?這些親戚從此也就成了和以色列“勢不兩立”的“化外之人”,永遠對立互恃。但是神很愛他們,當以色列人要進迦南之前,神說祂把摩押、亞捫和以東的地界都劃好了,是以色列人不可以侵犯的。可見他們雖不認識神,神卻認得他們,並且愛他們。

他們的作為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在審判的時候,神如何論摩押呢?一,你因倚靠自己所做的和自己的財寶必被攻取;二,他向耶和華誇大;三,摩押啊,你不曾嗤笑以色列嗎?這三大罪便是:一,倚靠自己和財寶;二,向神誇大;三,嗤笑神的子民。這三樣罪,我們有沒有犯過?若你會唱國際歌,那你在唱的時候,已經向神誇大了。我們可曾倚靠自己和自己所擁有的?我們可曾看不起神的子民?在不知不覺中,我們都得罪了神。因為這些罪,跟著而 來的便是審判和刑罰。摩押的各個大小城巿都要因而受到戰爭的蹂躝。但是,神說:“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摩押人歸回”。

瑪勒堪是亞捫人拜的神祗之名號,在此用為指亞們人。迦得支挀的分地在約但河東岸,和亞捫人為界,經常有戰事,在這裡指亞捫人侵佔了迦得支派的土地。亞捫人的罪在於,一為自己地界的山谷形勢不易攻打而誇大;二是倚靠自己的財寶。亞捫也要遭到懲罰,但是神說:“後來我還要使被擄的亞捫人歸回”。

以掃是以撒的長子,亞伯拉罕的孫子。以東是以掃的別名,也是“紅”之意,因為以掃出生時身體發紅,渾身有毛。以掃是雅各的哥哥,因為吃了雅各的紅湯,賣了長子的名份;又被雅各欺騙,奪去了父親對長子的祝福。因此這兩兄弟之間說有“深仇大恨”也不為過;不過後來兄弟和好,各住一邊,在世時也不再有爭執;反而是其後裔不斷為敵。以東的居地地勢很高,因此神說:“住在山穴中據守山頂的啊,論到你的威嚇,你因心中的狂傲自欺;你雖如大鷹高高搭窩,我卻從那裡拉下你來。這是耶和華說的”。

波斯拉以不能靠近之城而得名,雖然地勢甚高,仇敵必像獅子從約但河邊的叢林上來;仇敵必如大鷹飛起,展開翅膀攻擊波斯拉。以東如大鷹高高搭窩,神卻用如大鷹的仇敵把它拉下來。不管人自以為多麼有保障,神都可以摧毀。

大馬色原為亞蘭(敘利亞)的首都,哈馬、亞珥拔是大馬色以北的兩個城邦。主前732年亞蘭被亞述所滅。此次預言可能是描述巴比倫大軍進入哈馬、亞珥拔時,消息傳到大馬色,居民蒼惶而逃,及後城巿被毀的淒涼。

基達是阿拉伯半島北部的部落之一,是特別強悍的民族;這裡指的夏瑣是指夏澤爾人(h]as]erim),不是上加利利地區的夏瑣城。這些阿拉伯遊牧民族,本臣屬亞述帝國,亞述亡後,他們被巴比倫在攻打猶大後所征服。以攔位於底格里斯河東面的伊朗高原,在巴比倫東方,曾經幫助巴比倫人,主前七世紀被亞述征服,後來併於瑪代和波斯。神在審判之後說:“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以攔人歸回”。這些預言在都在猶大被滅之前被傳出來,表明神的審判是世界的,並不是只有猶大和以色列。但是審判必從神的家開始。因此當我們看到他人受苦難時,要記得謹慎自己的腳步,因為神若審察他,也必審察你和我。在審判之後,神對某些民族有特別的憐憫:“到末後必使他們被擄的人歸回”。因為國權是耶和華的;祂是管理萬國的。祂思念我們不過是人。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