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對埃及和非利士的預言

耶利米書
46-47章
46章27節a 我的僕人雅各啊,不要懼怕!以色列啊,不要驚惶!

麥可仕牧師說過一個比喻:有個美國牛仔神氣地呼嘯著穿過原野,趕著一批牛群,非常神氣;另一個場景是耶穌帶著一群羊慢慢地往前走。牛仔趕著牛群要去屠宰場,而牧者耶和華帶著羊群去青草地上,可安歇的水邊;因為祂應許羊群,凡跟隨祂的,必得到更豐盛的生命。世人都羨慕牛仔的帥氣、威勢和激情,都忍不住快跑跟隨,不知不覺就跟進了屠宰場。埃及就是猶太人眼中的牛仔大哥,勇猛帥氣,似乎可以與天下匹敵,連巴比倫大軍都要畏他三分,這樣的牛仔大哥,豈不比慢慢行走的耶和華牧者來得可靠嗎?

人都希望行動,不喜歡等待;喜歡被牛仔在原野上趕著馳騁,跑啊跑啊,非常快樂,但是不知目的地在哪裡;只是瘋狂地享受著行動中的狂熱,卻不知為何而奔跑。人不喜歡等待,因為耶和華作牧者時,祂要我們平靜安穩,看著祂的手,看著祂的眼,跟著祂走。這樣的人生有何樂趣呢?豈不是荒廢美好的青春嗎?因此人竟自奔跑,去尋找心目中的牛仔。埃及,猶太人心中的牛仔。

神卻對耶利米說,這些猶太人想作為倚靠的埃及軍隊,不就是猶大王約雅敬第四年被巴比倫打敗的軍隊嗎?他們上次既然已經吃了敗仗,這次巴比倫軍下來,他們會打得更神勇嗎?神的敘述很傳神:“我為何看見他們驚惶轉身退後呢?他們的勇士打敗了,急忙逃跑,並不回頭;快跑的跑不了;勇士也無法逃脫”,更糟的是,其中的雇傭軍好像圈裡的肥牛犢,他們轉身退後,一齊逃跑。雇庸軍是為錢去打仗,哪一邊輸贏都不重要,他的命最重要。神讓耶利米看到埃及人的軍隊外表強大,實際上卻是烏合之眾,不堪一擊。

當我們尋求人的幫助時,不也是看人的外表予以評價嗎?想找人幫忙打架,要找又高又壯的,但是有的人外表強壯,心裡善良如鴿,叫他捏死一隻螞蟻都不願意;想找人借錢,找開豪華房車住大房子的,說不定還在申請社會補助,溫哥華有不少這樣的“有錢人”,等等。我們想找人幫忙,人家也在想怎樣回頭找你幫忙,因為沒有白吃的午餐。每次猶大人找埃及人、亞述人幫忙,錢都搜刮給他們了,他們還是貪而無厭,比黑社會的高利貸吸血鬼更可怕。但是猶太人還是沒有學到功課,還是寧可倚靠吸血鬼,不要倚靠愛他們的耶和華神。因此神要讓猶太人知道,這些埃及人都無法自保,遑論保護他們!那時人們才會領悟到“埃及王法老不過是個聲音”,是個名字而已,並沒有真正得勝的能力。

在46章裡,除了27-28節之外,都是對埃及的預言。27-28節則講到以色列的復興。神對以色列(包括猶大)是從寬的懲治,是管教的刑罰,因此即使在苦難之中,神也與他們同在,並且也有復興的盼望。神對埃及也有安慰,神藉巴比倫王懲罰埃及之後,以後埃及必再有人居住,與從前一樣。神不僅是以色列的神,猶大的神,也是列國的神。

主前第七世紀裡,有大部分的時間裡,非利士都在亞述的統治之下。例如,非利士的一個主要城巿以革倫,是橄欖油加工和批發中心,使亞述獲得不少額外利益。主前627年,亞述巴尼帕王駕崩之後,埃及入侵非利士。推羅和西頓是腓尼基的海港,整個地中海都有他們商船航行,所載的貨物包括了來自愛奧尼亞、希臘、賽普勒斯的精美器具、金屬錠塊、瓶裝的油和酒。非利士和這兩個海港的關係,主要是在貿易和經濟方面。非利士地,尤其是其中的兩個大城亞實突和亞實基倫,也是與埃及、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交易商品的大巿場;因此埃及亦想發展和這兩個海港的關係,與巴比倫王互相競爭,終於導至非利士地變為廢墟,而巴比倫則佔領了推羅和西頓。“北方”指的就是巴比倫。

“用刀劃身”是一種外邦人拜偶像求神明時的儀式,他們以為如此自殘,可以使邪靈垂憐。好像當年在迦密山上,以利亞先知和450位巴力先知對決時,巴力先知在求神時,“他們大聲求告,按著他們的規矩,用刀槍自割、自刺,直到身體流血”。神卻不允許我們傷害自己的身體,因為我們受造奇妙可畏。法老攻擊迦薩之先,就已經把非利士人的結局告訴耶利米。不外乎希望有人聽到信息後,會謙卑悔改歸向神。

神的話語在歷史中一一應驗,但願我們謹記: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王子(詩118:8-9)。我們就可以不懼怕也不驚惶,因為耶和華神與我們同在,要做我們的力量。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