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做一個守約的人

耶利米書
34-36章
35章8節a 凡我們先祖利甲的兒子約拿達所吩咐我們的話,我們都聽從了。

在這三章裡都是談到守約,秩序上34章排在這兩章的後面。在約雅敬作王時,神要耶利米拿酒請利甲族的人喝。利甲族是摩西岳父基尼的後裔,後來他們就生活在以色列人當中(士1:16/代上2:55)。他們的先祖約拿達住在北國以色列時,和耶戶一起去消滅巴力的先知。約拿達為他的族人訂下了一些規矩,例如:不喝酒,不蓋房、不撒種、不栽種葡萄園,但一生的年日要住帳棚,使他們的日子在寄居之地得以延長。後來北國被亞述所敗,利甲人便南遷到猶大,因為尼布甲尼撒的攻擊,他們便遷進耶路撒冷。

當耶利米以酒試探他們時,他們的立場並不因為耶利米而有所改變。他們對視上傳下來的規矩之尊重,正是神要我們記得的榜樣。利甲人因為先祖的交代,便一心一意地遵守,相反地,猶太人卻不能遵守和神的任何約定。人和人之間的約定很重要,以前的人說定了一件事就握握手,現在光是握手已經行不通了,非得立字據不行。婚約那麼嚴肅的約,也都被當成說說而已,說分就分,想移情別戀時哪裡還想到什麼約。與人之約已經如此不可靠,更何況是與看不見的神所立的約?因此神說:“利甲的兒子約拿達必永不缺人侍立在我面前”,服侍神是一個極大的恩典。就好像若有人在總統府做事,即使是芝麻官,到外面一提是總統府的,也很神氣。我們的神比歷任的總統有過之而無不及,能夠服侍神,是神給人的特殊恩典。

大約在約雅敬第四年的年底,神要耶利米把預言都寫下來,讀給百姓和君王聽。可惜約雅敬和他的父親約西亞完全不同。約西亞聽了神的律法書之後,便撕裂自己的衣服,並要求按著書上的話悔改歸向神。約雅敬聽了耶利米的預言,卻把它一刀刀割了,放進火盆裡燒掉。與他在一起的,只有三個人勸他不要燒。大家可能還記得,約雅敬第三年背叛巴比倫,約雅敬第四年巴比倫王第一次來擄掠猶大,但以理也是在這年被擄去巴比倫。約雅敬卻不因而悔改,反而以憎惡的心態把預言給毀了。

當我們不肯面對自己的錯誤時,往往就會有惱羞成怒的表現;但是在預言裡,神不住地呼喚子民悔改,只要他們悔改,神就讓他們依然住在原地。在那時,神還願意給他們機會,直到西底家時,這機會就沒有了,過去了;剩下的是投降巴比倫以求生,或繼續反抗直到滅亡。所以我們不要以為得救的機會永遠在那裡,因為時間到了,救恩的大門也會關起來。神要耶利米再寫一次,因為神的話語永遠立定。神也保守祂的僕人,讓王找不到耶利米和巴錄。因為約雅敬對神的話如此大不敬,神說:“他後裔中必沒有人坐在大衛的寶座上;他的屍首必被拋棄,白日受炎熱,黑夜受寒霜”。果然他的兒子約雅斤作王三個月零十天,就被巴比倫王帶走,另立他叔叔西底家為王。

到了西底家時,耶利米極力勸他投降:“你必不被刀劍殺死,你必平安而死”。西底家登基之後,有一段時間因為埃及侵入巴勒斯坦,巴比倫軍隊為了迎敵,而暫時不攻打耶撒冷。也可能在這段時間裡,西底家和百姓們訂了一個誓約:“要向他們宣告自由,叫各人任他希伯來的僕人和婢女自由出去,誰也不可使他的一個猶大弟兄作奴僕”。釋放僕婢有可能是出於四個考量:A.出於經濟的考量:畜養奴隸在戰亂時是很重的經濟負擔;B.出於實際的需要:可以增加防衛城市的人手;C.出於真誠的悔改:敬虔的人認為這樣神也許會因為他們遵從律法而解救耶路撒冷;D.出於虛假的敬虔:在危難時向神立約反正不吃虧。

用意雖好,可是他們一下子就反悔了,又去把僕婢抓回來,強迫他們工作。他們在神面前立約,還和國中的眾民將牛犢劈開,分成兩半,從其中經過,在我面前立約,這樣的約是死約。他們卻為了自己的方便和需要而輕易毀約;這和利甲族人雖然要忍受很多生活的不便,也要遵守先祖的話,是何等不同。對於猶太人的毀約,神痛恨至極;我相信在生活中嚐過被人毀約的人,必然感同身受。守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卻是神的要求。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