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泥在窯匠的手中

耶利米書
18-19章
19章10節 你要在同去的人眼前打碎那瓶。

最近有位音樂界的朋友剛從北京回來,提到目前音樂的趨勢走向十分“印象派”。例如,拉小提琴的同一根弦,上上下下五分鐘都是同一個音,曲名是“太陽東昇西落”;有首鋼琴曲名:“流水”,真的在台上滴水配音製造效果。好早以前,就有藝術家拿棄之不用的垃圾作為藝術品的材料,有沒有人買是其次,但是“藝術”無處不在。現在音樂界的印象派也向人們呈現了音樂無處不在的美妙。這種“創造”的能力來自造我們的神。當我們可以隨心所欲地用我們獨特的方式去表達或製造時,正是神要我們透過自己,去認識祂的權柄。

因此神叫耶利米去看窯匠做器皿。我有一些朋友去學做陶器,她們很喜歡那種感覺,或許可以說是成就感吧。有人分享,在製造的過程中,特別令人感到心裡的寧靜。造物者和被造的之間,雖然一個有生命,一個沒有生命,卻似乎就有了連繫;而且造出來的東西,似乎就成了自己生命一部份。因為那個物品織進了自己的創造力和構想。不管是藝術或陶器,它們的表現都在於“創造”它們的那位。但在這裡,神更著重的,是要耶利米看到,“窯匠用泥做的器皿,在他手中做壞了,他又用這泥另做別的器皿;窯匠看怎樣好,就怎樣做”。窯匠有權柄決定用泥做怎樣的器皿,正如音樂家或藝術家有權決定,他心裡的想法要怎樣表達。

神要讓人知道,祂在人的身上有權柄。但是祂不濫權。祂說:“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拔出、拆毀、毀壞;我所說的那一邦,若是轉意離開他們的惡,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想要施行的災禍降與他們”;反之“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建立、栽植;他們若行我眼中看為惡的事,不聽從我的話,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所說的福氣賜給他們”。神的決定在於人對祂話語的反應。正如神在〈以西結書〉十八章說:“惡人若回頭離開所做的一切罪惡,謹守我一切的律例,行正直與合理的事,他必定存活,不至死亡”,“義人若轉離義行而作罪孽死亡,他是因所作的罪孽死亡”。換句話說,神雖然有權柄,但是祂卻把真正的決定權交給我們,讓人自己作選擇。

人不會讓自己的藝術品作選擇,因為藝術品沒有生命,不能思考;但是神願意讓祂的藝術品-人類,作選擇,因為神把生命給了祂的作品。人跟神之間是十分親密的,因為我們是祂創造,賦予生命的,所以神在意我們,祂愛祂每一個獨一無二的創造。這也是為何神對猶太人那麼傷心的原因。因為他們不僅去拜偶像,不認祂為神,並且還要傷害耶利米,那個替神去呼喚他們歸回的先知。耶穌曾經講過一個葡萄園的故事,葡萄園的僱工不僅不肯把葡萄園還給主人的兒子,還把主人差去的僕人和兒子都殺了。

因此神宣佈對他們的審判,叫耶利米去買窯匠的瓦瓶,再到出去到欣嫩子谷、哈珥西的門口那裡宣告猶大的罪行,並在同去的人眼前打碎那瓶,表明神毀滅猶大的決心。神還特地選了名為瓦片的哈珥西門。為何當時的人會對耶利米如此剛硬呢?一,是因為他的信息讓人不開心,討厭。誰都喜歡聽祝福的話,誰喜歡聽咒詛?二,是因為當時還有祭司、律法師等宗教帶領者的存在,為何要聽耶利米,不聽其他人?很難選擇,誰才是真正傳講神的話。三,這是最主要的,他們已經一直在拜偶像,所以根本心裡沒有神。

在今年10月11日巴西一末日教派領袖桑托斯率領上百名追隨者服毒自殺,幸好警方及時採取行動,阻止了這一慘劇的發生。桑托斯宣稱四年前曾有天使告訴他世界末日將在那天下午4點降臨。他帶領100多名信徒將自己封鎖在特雷西納一棟建築內,欲喝下一種名為卡茹果的有毒水果熬制的甜湯集體自殺。60多名軍警於那天下午3點左右包圍了桑托斯所在建築,卻有信徒出來告知:“耶穌已經進入先知體內,任何人禁止出入”。警方動用催淚彈和胡椒噴霧進攻,終於在他們要服毒的前十分鐘成功地救出那些人。現在許多人都深信瑪雅人對末世的預言,因此這種準備自殺以迎末世的信息迷惑了不少人。人不相信神的話,卻相信那些假的預言和預測,因為人心裡沒有神,就沒有智慧。他們不知道要相信什麼,卻寧可相信沒有證據的謠言。泥怎能勝過窯匠?我們若不認識自己是窯匠手中的泥和器皿,又怎能謙卑下來?

有什麼信息會動搖我們對聖經的信念呢?可能有些人認為耶利米對反對他的人所下的咒詛太沒有愛心了,但是他的痛苦使我們明白他只是一個像你我一樣的凡人,在受到逼迫時,也忍不住要發出怒吼。並且在主耶穌來臨之前,人不知道神的饒恕比咒詛更有力量,只有當耶穌在十字架上說:“父啊,饒恕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時,人類才開始明白何為饒恕,何為愛,也才開始看見愛所帶來的巨大改變。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