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

以賽亞書
23-25章
25章8 節a 祂已經吞滅死亡直到永遠。

大約在主前960年,繼唐朝之後的五代十國裡有一個國家叫南唐,由一位才華橫溢的詩人繼位為王,就是有名的“詞中之帝”李煜,他在政治上毫無建樹,亡國後被北宋俘虜。他被俘後寫了一首很出名的詩:“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怎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歷史評他:“性驕侈,好聲色,又喜浮圖,為高談,不恤政事”,成為俘虜後受了不少欺凌,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當我們讀到有關推羅希頓的預言時,想到它們當時也是數一數二的繁華大都巿,卻在亞述和巴比倫的攻擊下,終於黯然失色,成為荒涼,不禁想到神的審判何等真實。但是在虛榮中度日的人,有多少人願意面對生命的本相?

推羅與西頓在以賽亞的時代甚為富庶繁榮,航運十分發達,貿易非常興盛;他們的生意近則到埃及的尼羅河與西曷,遠至四千公里外西班牙的他施。正如今天的紐約或巴黎,這些都巿都有令人無比羨慕的繁華,有誰會相信以賽亞的預言,有誰相信它們會變為荒場?從主前約705年,亞述王西拿基立就試圖進攻推羅,但一直到主前677年,他的兒子艾薩克哈頓才控制住推羅,直到亞述亡國,推羅重新掌權。在巴比倫中興後,尼布甲尼撒用廿萬大軍狂攻圍困推羅十三年,卻未能攻下;後來被希臘的亞歷山大在主前332年攻下。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怎奈朝來寒雨晚來風”,世事多變,誰能預料?就好像所羅門王說的:“人活多年,就當快樂多年;然而也當想到黑暗的日子”。在神的審判裡也包括了對大地的審判:“看哪,耶和華使地空虛,變為荒涼;又翻轉大地,將居民分散”。因為:“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穢;因為他們犯了律法,廢了律例,背了永約。地被咒詛吞滅;住在其上的顯為有罪”。現在有一點環保觀念的人,都不能不承認我們這些住在地上的人是顯為有罪的。因為我們的無知,把科學當成進步,結果每一項“發明”的副(負面)作用,都使地球,我們住的環境受到傷害。

“地全然破壞,盡都崩裂,大大的震動了”,根據時代週刊統計,16世紀時全世界具有毀滅性的地震次數只有253次,到19世紀時增加到每年2119次,在20世紀時平均每年有一萬次。地震會傳導,不只震區東倒西歪,遠方地區也會搖來搖去,因為我們的罪過在其上沉重。每當車行到溫哥華巿郊,看到原本翠綠的山坡都已變成房屋,想到多少油船和工廠在河海中傾洩的污油,被砍伐的森林,飛禽走獸喪失其所,人的罪孽罄竹難書。我們有誰是沒有罪的?

但是神是何其有恩典的神。祂懲罰了推羅,荒涼七十年後,神要再一次眷顧推羅。當神刑罰了“高處的眾軍和地上的列王”之後,在祂的山上,萬軍之耶和華必為萬民用肥甘設擺筵席,用陳酒和滿髓的肥甘,並澄清的陳酒,設擺筵席。“高處的眾軍”應是指悖逆的天使,地上的列王則是不按著神的律法管轄百姓的諸王。試想今天有哪個國家的領袖是按著神的心意在治國?薄熙來的案子使許多官員驚心膽跳,網友譏諷“不查都是毛主席的繼承人,一查都是毛片的男主角”。人的作為又豈能瞞過神的眼目?

我們的罪惡重大,神卻應許:要“除滅遮蓋萬民之物和遮蔽萬國蒙臉的帕子”(因為羞辱而遮蓋自己的帕子,像不像伊甸園裡亞當和夏娃遮羞的樹葉?),又為我們“吞滅死亡直到永遠”,“主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又除掉普天下祂百姓的羞辱”。這就是神對人極大的恩典,我們使祂所造的美麗世界成為萬劫不復的地方,祂依然願意接納我們,只要我們願意成為祂的百姓,接受祂獨生兒子完成的救恩。祂沒有叫我們做苦役減刑,也沒有用鞭子抽打我們。但讓祂的獨生子為我們的罪接受鞭打酷刑,上了十字架。而有許多人還是拒絕成為祂的子民!他們以為自己可以承擔罪的後果,永遠的死亡。犯罪之後,依然要頂撞至死。這是怎樣的心態?

神要懲罰摩押人的驕傲。摩押人是羅得的後代,雖然來歷不倫(父親與女兒相交的後代),神卻因亞伯拉罕而眷顧他們,不准以色列人侵犯他們的境界。他們卻不懂得敬畏神。“他必在其中伸開手,好像洑水的伸開手洑水一樣”,就好像會游泳的人自以為很懂水性,但神卻要使其滅亡。“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 16:18),驕傲的人以為沒有神,卻還是要面對神的審判。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