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守望者

以賽亞書
20-21章
21章6節  主對我如此說:你去設立守望的,使他將所看見的述說。

我們讀聖經時一般只留意以色列和猶大的列王名字,不會刻意去記其他國家君王之名,在此稍微解釋一下亞述諸王的名字和其有關的事蹟。在以賽亞事奉的期間,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 III)又名普勒(Pul),是當時雄霸一方的大帝。普勒大敗聯合反抗他的亞蘭(敘利亞)和北國以色列,卻要求南國猶大加倍進貢。他死於主前727年。

普勒的兒子撒曼以色五世繼位,北國以色列的何細亞趁機反叛,聯合亞蘭的餘軍反攻。此次戰役,撒曼以色五世上到撒瑪利亞,圍困三年;何細亞被擒,北國以色列滅亡。撒曼以色五世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並瑪代人的城邑;又把外邦人運到撒瑪利亞,使他們與北國餘民混雜。

撒曼以色五世之後,撒珥根接掌王位,就是今天所讀的第廿章裡的亞述王,派其子他珥探攻打非利士的亞實突,圍困三年,終於滅了非利士人。巴勒斯坦的各小國又趁機聯合反叛亞述(如哈馬、迦薩、亞實突、以東、摩押等),卻在主前711年被撒珥根平定,全部收入亞述版圖。

撒珥根逝世後,西拿基立繼位。各處大小國又乘機背叛,停止納貢,南國猶大的希西家也加入反叛的行列。西拿基立的大軍四處剿亂,銳不可當。先收服東方的以攔及巴比倫、埃及,並向猶大施壓,圍困耶路撒冷。猶大王希西家接受以賽亞的勸告,不再倚靠外援,專心求神解救,終於脫困。西拿基立後來被兒子所殺,由艾薩克哈繼位,和亞尼帕先後滅非利士、埃及和古實;亞述後來被巴比倫所滅。這是主前722-681年之間的事,真應了李後主的詩:“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誰能穩坐高台,笑看人間變化?

在非利士人被滅的前三年,神要以賽亞解掉腰間的麻布,脫下腳上的鞋,如此行走三年。代表埃及和古實(今天的非洲)也會面臨和亞實突同樣的命運。“沿海一帶的居民”指非利士人,他們指望與埃及聯合,來對付亞述,不料埃及和古實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海旁曠野”是指靠波斯彎的巴比倫,巴比倫在主前539年被瑪代波斯所滅。以攔是今天的伊朗。度瑪是指以東,西珥是以東的首都;異象谷是指耶路撒冷。

神要以賽亞設立守望的人,其實先知本身就是守望者。他看到各國的未來,卻無法換醒人們自卑在神的面前。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不管早晨(白日)有多長,黑暗的籠罩也會臨到。因此人不能只為早晨而活,總要思想在黑夜時如何自保。不要看世間表面的繁華,因為災難如旋風一樣,令人措手不及。當亞述圍困耶路撒冷時,君王到林庫(兵器庫)視察軍力是否充裕,重修下池蓄水,又為了修補城牆破口所需的石頭而拆除房屋。他們努力地裝備,卻不尋求神。

在瀕臨滅亡之時,有人抱著及時行樂的心態:“我們吃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卻不向神悔改認罪。掌銀庫的高官舍伯那,在大軍來襲之際,只顧巡視自己的墳墓是否修得完美。因此神要奪去他的高位,讓以利亞敬取代他。最近薄熙來被開除黨藉和公職,當他得意時,也是不停地謀私利吧。那些利用權勢謀取私利的人,即使逃過人間的審判,也逃不過神的審判。我們以為得過且過是很無可奈何的心態,斷不會想到在神面前是個大罪;以為末日將到及時尋樂,或只顧自己不顧國之將亡,都不得赦免。神要我們在末世做守望的人,引領人歸向祂,讓更多人能蒙拯救,回歸於神。我們若以為末日將到,自己無能為力就醉生夢死,以後難免被審判。

希西家在位時,舍伯那被罷黜,希勒家之子以利亞敬替代其職,神將猶大的政權都交給他。即使如此,再“堅固的釘子”如以利亞敬也抵不過時運。當巴比倫勝過猶大時,它必壓斜,被砍斷落地,也不再有重擔了。“人的高傲必使他卑下;心裡謙遜的,必得尊榮”,惟有神斷定這一切事。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