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以賽亞書
17-19章
17章7節  當那日,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

埃及裔戴冕恩(David Demian)牧師在一個仇恨以色列人的文化中成長,雖然他敬虔愛主,也蒙聖靈充滿,但是心裡還是非常仇恨從未打過交道的猶太人。當聖靈光照他,讓他明白神對猶太人的愛和心意後,他開始學習擁抱猶太人,也因而被自己的族裔冠上了叛徒的帽子。有位姐妹去參加在卑詩省舉辦的,一個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一起敬拜的基督徒聚會,而寫下了她的感受。雙方參加的人都很少,顯然沒有什麼人願意和對方來往。

其中有位猶太拉比見證,神在某個聚會中除去他眼中的鱗片,讓他看到阿拉伯基督徒也是弟兄,神也除去他的石心,讓他能化解對阿拉伯人的仇恨。有次他在香港領會,在開會前,有位阿拉伯弟兄受感動,端水為他洗腳,他當場泣不成聲;並領悟到“以實馬利”,生命中缺乏的“大哥”是他心中空虛的原因。這篇文章令我感觸良多。因為當神說:“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我們的腦海中就充滿中東的戰事和血腥局面,他們怎麼可能聯合,成為世界的祝福?

但是在基督裡,凡事都能。今天我們看到神差遣許多宣教士進入伊斯蘭教的版圖裡,猶太教的地區裡,雖然阻撓甚多,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歸向主的人卻越來越多。不久之前,伊朗牧師尤素福因為信仰被當局迫害,坐牢三年,在全球基督徒的代禱和各方的壓力下,他在今年九月8日終於被釋放。人們為何冒著生命的危險,也不肯放棄這個信仰?那是因為他們確認這是真理,耶穌基督是唯一永活的真神。當我們需要用生命去捍衛自己的信仰時,你願意嗎?

在基督裡,有多少的仇恨都因為祂的愛而被溶解,我們沒有能力去愛,但是祂先愛我們,把我們的石心換為肉心,去除我們的冷漠,使我們重新有愛。祂使一切的不可能變為可能,先使猶大和以色列合一,好讓我們知道將來雅各家也要和以實馬利家重新修好。

大馬色是敘利亞(亞蘭)的首都,敘利亞曾經和北國以色列合謀要消滅南國猶大,以致猶大君王亞哈斯去求亞述的幫助,亞述滅了亞蘭,繼而滅北國以色列,但是滅不了猶大,因為猶大的希西家王倚靠耶和華神。亞哈斯雖然在耶路撒冷也造了一個和大馬色祭壇一樣的壇,但是神說:“當那日,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他們必不仰望祭壇,就是自己手所築的,也不重看自己指頭所做的,無論是木偶是日像”。亞哈斯的壇被燒了,日像被毀了,他的兒子希西家重新帶領百姓歸向耶和華神。

以賽亞先知又論到古實和埃及,古實(黑)人高大光滑,是指其高大俊秀,皮膚光滑。古實位於非洲大陸的國家,在以賽亞時代頗有野心,經常挑釁猶大。他們差遣使者在水面上,坐蒲草船過海,為的是和猶大同謀,反抗亞述。“古實河外有翅膀刷刷聲響”,是指他們大船搖漿之聲。在以賽亞的時代,他們佔領埃及南部,主前716年,統一南北埃及;此後並慫恿非利士的五個城邦組成聯盟,在亞實突的領導下與亞述抗爭。公元前 713 年亞述派大軍爭討非利士聯盟,並在711 年攻陷亞實突。之後,亞述就將箭頭對準埃及。並在多年爭伐之後,征服了埃及。

埃及是一個以偶像之多著名的國家,幾乎每一種和生活有關的事物,都被當作神去膜拜。尼羅河是整個埃及文化的命脈,因為尼羅河定期氾濫,使其兩邊的土地非常肥沃,使埃及成為一個富饒的國家。但是先知說:“靠尼羅河旁的草田,並沿尼羅河所種的田,都必枯乾。莊稼被風吹去,歸於無有。打魚的必哀哭。在尼羅河一切釣魚的必悲傷;在水上撒網的必都衰弱。”埃及人所倚靠的活命之源乾竭了。埃及的“頭與尾,棕枝與蘆葦”,是指埃及的所有人所定的計謀都無法解救埃及的危難。

但是“當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的人說迦南的方言,又指著萬軍之耶和華起誓。有一城必稱為‘滅亡城’(又譯為太陽城或公義之城)”。在神所定的時候,埃及要蒙神的恩惠,必有敬畏神的族裔,神也要拯救他們。在人看來不可能,在神卻凡事都能。

“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隆恩牧師說:“上帝把以色列人放在世界的十字路口,往東是巴比倫、亞述帝國,往西是埃及帝國,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位置。馬里斯大道是一條沿海的道路, 連通到幾個當時古老的帝國東邊是巴比倫、亞述、波斯等”。馬里斯大道和國王大道(Via Maris/ King’s highway)是否就是聯絡埃及至亞述(米索波大米)的通道?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