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

以賽亞書
9-10章
9章6節b 祂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西布倫地和拿弗他利地總使我聯想到柏楊寫的〈異域〉。有一群國民黨的老兵(稱:緬北孤軍),從雲南撤退到泰緬邊界,跑不到台灣,回不到大陸,最後由泰王圈地做難民村將其收容,並入籍泰國。但他們卻設立了近92所中文學校,以免後代忘記自己是中國人。這群緬北孤軍的遭遇類似西布倫和拿弗他利分地的人,他們住在在以色列的極北部,當亞述和亞蘭來犯時,他們首當其衝。北國撒瑪利亞政權根本沒有能力保護他們,因此他們長期活在敵人的欺負與蹂躪之下,苟延殘喘。正如以賽亞的描述,他們一向被藐視,在黑暗中行走。

但是神必賜下一嬰孩,這嬰孩要成為以色列的和平之君,折斷他們所負的重軛和肩頭上的杖,並欺壓他們的棍。何等的盼望和安慰。這也是給世人的應許,世人長久活在罪惡的綑綁和死亡的威脅裡,每一個人都是坐在死蔭之地裡,在黑暗中行走,列隊往地獄前行。在耶穌來了之後,人類才有了永生的盼望,在光中行走的喜樂,祂誠然是:“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給全人類帶來了活命的勇氣和希望。

以法蓮和撒瑪利亞的居民,就是以色列人,他們以為自己很有能力:“磚牆塌了,鑿石頭建築;桑樹砍了,換香柏樹”,卻沒有料到東有亞蘭人,西有非利士人,取走他們的一切。他們的罪在於太驕傲,在苦難中不肯歸向神,也不尋求萬軍之耶和華。他們犯了哪些罪惹動神的怒氣,以致遭罰?他們屈枉窮人,奪去困苦人的理,以寡婦當作擄物,以孤兒當作掠物。有很多貪官污吏,欺上枉下,收括民脂民膏,是國窮軍敗,民不聊生的主因。宋太宗〈誡石銘〉的“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正是神藉以賽亞的宣告。當神的審判臨到時,何等可怕。

亞述是神怒氣的棍,手中拿神惱恨的杖。神使用亞述管教以色列和猶大,但是亞述越權,倒想毀滅以色列,剪除猶大。因此神必要刑罰亞述的自大和高傲。原來真正的掌權者是萬軍之耶和華。亞述因一時的勝利就自認聰明,搶掠了一些財寶,就以為猛勇無比。但是神說:“斧豈可向用斧砍木的自誇呢?鋸豈可向用鋸的自大呢?好比棍掄起那舉棍的,好比杖舉起那非木的人”。我們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神若給我們一點能力比別人強,那點智慧又豈是自己得來的?

上帝要人學習謙卑:我們是斧,神是用斧砍木的人;我們是鋸,神是使用鋸的人;我們是棍,棍豈能掄起舉棍之人;杖豈能舉起非木之人?亞述的驕傲不容見於神,他的榮耀也轉瞬消失,後來亞述被巴比倫所滅。一個原來比它還小的巴比倫,卻在不知不覺茁壯變大,吞滅不可一世的亞述。

“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脫的,不再倚靠那擊打他們的,卻要誠實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歸回全能的神”。回看以色列人幾個世紀的翻騰打滾,被拋到世界萬國之中,卻又回到巴勒斯坦建國。這是一個神蹟,彰顯神主權的神蹟。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