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金詩三連篇

詩篇
57-59篇
59篇17節  我的力量啊,我要歌頌你;因為神是我的高臺,是賜恩與我的神。

 

 

詩篇 57: 我的心投靠你

今天讀的三篇都是金詩,也就是大衛看為非常寶貴的詩,因為是他用生命的歷練所換來的對神的認識。這詩的調用“休要毀壞”,有一個很特別的意思在裡面,不是不要毀壞這首詩歌,而是不要讓各種苦難和壓迫奪去神在我們生命中所栽種的品質。

在文革中有很多人受不了逼迫,為了救自己,或救家人,而做出種種偽證去害別人;在工作場合裡,有人為了升遷,搶奪別人的功勞,把別人踩到腳底;也有很多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出賣朋友,口裡出不誠實的話,甚至落井下石。但是大衛堅決不讓惡劣的環境,或壞人的計謀,影響他在神面前的立志。他定意投靠神,等到災害過去。他不與世人妥協,即使他們性如烈火,牙齒如槍似箭,舌頭像快刀;大衛也不肯變得像他們做一樣,做神所不喜悅的事。

大衛在那時已經活出了主耶穌的教導,不斷地忍耐退讓,完全仰望神。奇妙的事就發生了,當惡人設計網羅要害他時,反而掉進自己所挖的坑中。正如以斯帖記的哈曼,最後被掛上他為末底改做的五丈高的木架上。在隱基底的山洞中,掃羅正好去大衛藏的洞裡方便;大衛可以殺他,但是他不接受這個試探。若是大衛殺了掃羅,那他就遺臭萬年,永遠背上了“弒君”的惡名。但願我們也像大衛一樣,立定心志倚靠神,不讓任何試探毀壞神在我們生命中所立的根基。

詩篇 58: 行判斷的神

當大衛殺死歌利亞時,大家都歡呼;當掃羅要殺他時,卻沒有人為他說話。因為掃羅是王,誰願意得罪有勢力的人?在埃及、中東和印度有許多玩蛇(虺)的人,只要吹笛,眼鏡蛇就會出來跳舞。牠雖然很毒,但還會聽音樂而行止。但是惡人就好像故意塞住耳朵的毒蛇,不僅不聽音樂,就是用極靈的咒語也不聽。表示惡人一意孤行,不聽人勸。當這樣的人追殺你時,怎麼辦呢?

大衛求神敲碎他們口中的牙,把他們的箭頭弄壞;在他們想用荊棘燒火時,鍋還未熱,神就用旋風把青的和燒著的荊棘一齊颳去,讓他們的意願不能得逞。大衛希望他的敵人消失,有如蝸牛消化。蝸牛的身體作為腳用以起伏曲伸向前移動,在牠所行的路上,會不斷分泌出像人的鼻涕一樣的粘液;若感覺受攻擊,就會分泌出一種淡黃色的毒性粘液來保護自己。所以蝸牛一路行走,一直在分泌粘液,都在消耗自身。若是走過乾燥的砂石地,就可能消耗掉只剩下一個空殼。大衛沒有求神殺他們,但求神使惡人的計謀失敗,並在自己的計劃中消耗掉。以表明神的公義,並讓世人知道困有施行判斷的神!

 

詩篇 59: 神是我的高臺

掃羅終於讓大衛和米甲結婚時,大衛何等高興,他一個小小牧羊人,竟然成了王的女婿。好景不長,在那個陰沉的下午,掃羅又被惡魔糾纏,大衛像往常一樣被叫去彈琴。在彈琴時,他感覺到掃羅怒視他的眼光,他的心起了警戒,但怎樣也沒想到,忽然之間,掃羅用槍刺他。他閃到一邊,槍刺入牆內。大衛逃回家,跟米甲說了這件事。沒想到,掃羅的兵已經包圍住他們的住處,在緊急中,米甲先將大衛從窗戶縋下去,讓他逃走;再把家中的神像放在床上,頭枕在枕頭上,用被遮蓋。這就是這首詩的背景。

大衛去投奔撒母耳。他立志要繼續倚靠神;雖然他不明白掃羅為何要殺他,但是那些人的言語肯定深深地刺傷他。在巨大的傷害中,大衛選擇爬上耶和華這個高臺作為他的避難所;神要成為他的力量,也要成為我們的力量。今天選用的詩歌是讚美操“我要歌頌”,正是本詩的16-17節。在片中有殘障人士一起作運動讚美神,更讓我們感受到,在困難中真正體會到神是賜恩給我們的神,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的高臺。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