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大衛作王

撒母耳記(下)
1-2章
2章11節 大衛在希伯崙作猶大家的王,共七年零六個月。

掃羅戰死沙場,大衛知道他的逃亡結束了。換了他人,必然欣喜若狂。但是出人意料之外,大衛卻悲痛到作了一首哀歌。為約拿單悲哀是當然,為掃羅,一個長年無故逼迫他的人悲哀?在大衛寫的詩篇裡,對於掃羅有如此的描寫:“他們埋伏要害我的命;有能力的人聚集來攻擊我。耶和華啊,這不是為我的過犯,也不是為我的罪愆。我雖然無過,他們預備整齊,跑來攻擊我。求你興起鑒察,幫助我!”大衛不是愚笨,他完全知道掃羅無故追殺他,但是在他的哀歌裡,他依然稱掃羅是以色列的尊榮者、大英雄;並提醒以色列女子:“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使你們衣服有黃金的妝飾”。

當那位亞瑪力人來獻掃羅的冠冕、臂上的鐲子,以為可以領賞時,不料卻被悲怒交加的大衛殺了。大衛是殺一個不尊重神的人,在他的心中,只有不尊重神的人才會下手殺神的受膏者。不管在怎樣的情況下,神的受膏者的性命只有神有權處置。尊重神的受膏者便是尊重神。大衛賞賜基列雅比人,也是根據這個原則。大衛的執著從一開始就是如此,因此他對掃羅的敬重也從沒改變,即使有能力殺掃羅,勝過掃羅,他卻寧可在掃羅面前自稱是“虼蚤、鷓鴣”。這是一般人很難理解的。因為人都按自己的判斷去定是非,唯有大衛能跳過自己的心情,直接考慮神的心情。

也因而在大家都摩拳擦掌要擁戴他為王時,他卻先求問神:“我上猶大的一個城去可以嗎?”若有人找到新工作,會不會求問神:“我可以接下這份工作嗎?”大衛對神的敬畏不是在落難時才如此,即使已經有康莊大道,他依然敬畏神。他不先尋求人的意見,而先尋求神的意見。神要他先去希伯崙。希伯崙是迦南地最高的城巿,因此說“上”希伯崙。希伯崙是亞伯拉罕和羅得分手後選擇定居的地方,又名基列亞巴,是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後,迦勒打下的城;位於兩座山脊之間,是交通要道,易守難攻,也是猶大支派的屬地。

大衛已經是被膏的王,因此猶太人膏他,只是正式登基的儀式。再一次,他寧可守在希伯崙,也不去爭取其他的以色列地,讓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繼續作王。大衛尊重神,他情願等待。從大衛這些等待的功課裡,我們可以稍微明白,為何神說大衛是合祂心意的人;也明白要怎樣行事為人,才能合神的心意。

大衛願意等待神的時候,他的僕人們卻不見得願意等待,時時和伊施波設的僕人發生爭戰。伊施波設的元帥是押尼珥,大衛的元帥是約押,都權高位重,也心高氣傲,兩邊都不服輸,爭執的後果必然有傷亡,導致許多悲劇。大衛的等待,是尊重神,也免去流無辜人的血;僕人們不肯等待,反而傷害了自己。

站內搜索